明末工程师_第48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8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永吉的。梁逢春还想说话,王永吉却已经把命令发下去了。传令兵快速驰骋传令,没多久,三万大军就分成三股往虎贲师攻去。
  虎贲师见王永吉的兵马分三路攻过来,笑了一声。
  “蒋充,你说这个王永吉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们摆回形阵四面毫无弱点,他还分三路来攻侧面?”
  蒋充是范家庄土著出身,崇祯七年就加入虎贲师,本是陷阵团的连长。因为他在锦州大战中表现不错,这次虎贲师又扩张了一万人需要新的军官,蒋充就被提拔为营长了。他率领一千人在山东驻扎,这次归于钟峰统帅。
  钟峰见蒋充平日里有几分傲气,对他有些好奇,这时便问个问题看看蒋充的见识。
  蒋充放下望远镜,说道:“属下以为,王永吉是个文官,没有见识过我们的战斗力,觉得自己兵多就想三面包围压垮我们的士气。他在后侧留下一个面不攻,是根据兵法围师必阙的原则,想让我虎贲师更快崩溃。”
  几个营长听到蒋充的分析,觉得有点意思,哈哈大笑起来。
  钟峰笑了笑,上下重新打量了蒋充一眼,大声说道:“pào兵出列,zhà他个稀里哗啦的!”
  二十五门十八磅重pào被推了出来,pào手们熟练地清膛装yào,装上了开花弹,瞄准了五、六里外的山东兵马。
  只听到一片震耳yù聋的巨响,二十五门重pào吐出火舌,将pào弹向远处的敌人抛shè过去。三万山东兵马占据的地方很大,二十五发pào弹虽然散落在几百米的范围内,但还是全部砸进了地方军的队列里。
  钟峰和军官们举着望远镜,等待pào弹zhà响的那一刻。
  三万人的山东本地兵马没一个见过开花弹,虽然pào弹从遥远的五、六里外飞过来让士兵们很惊讶,但pào弹落地后砸死了几个倒霉鬼就陷进了地面里,并没有引起士兵们的恐慌。包括军官,也都大咧咧地从pào弹身边直直走过去,毫不避让。
  然后过了几秒,一个接一个的巨大火花就出现在钟峰的望远镜里。开花弹中shè出的弹丸像是暴风雨一样扫过地面,pào弹附近几米的士卒被zhà得血ròu横飞,一个个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中。
  山东的本地营兵们本来就没上过几次战场,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pào弹附近的士兵们像是见了鬼,撒腿往外围狂奔,一下子就不成队列。
  将领的家丁们冲了出来,挥舞刀剑逼迫士卒们回到队列中。花了半分钟,惊魂未定的三万地方军才好不容易重新聚拢起来。
  然而等待他们的,是更多的开花弹。
  pào弹像是死神,在空气中发出巨大的尖啸声,朝三万地方军pàoshè而去。这一次地方军见识过开花弹的bàozhà效果了,一见到开花弹落在附近就撒腿狂奔,生怕被pào弹zhà死。即便附近没有pào弹落地,恐惧也让士卒们抱头逃窜。三万人的队伍,又是一片混乱。
  二十五门大pào以每分钟一轮的速度朝明军开火,打了六轮,正面的明军已经差不多被zhà崩了。虽然士兵们都懂得避开pào弹,死的人不是特别多。但那一颗颗zhà响的pào弹几乎把这支地方军的士气zhà没了。
  钟峰用望远镜看着逐渐靠近的明军,看到一支一千多人的兵马突然放倒了旗帜,撒腿往远处逃去。这一千溃兵的最前面是几个骑着马狂奔的将领,显然是地方将领被zhà慌了,带着兵马逃跑了。
  钟峰哈哈大笑,喊道:“再zhà他三轮!”
  重pào又朝正面的明军zhà了三轮,此时明军已经进入了大pào的直shèshè程,重pào是直shè的。弹跳的pào弹在bàozhà前毫不留情地撕开了中弹士兵的身体,明军阵中更是一片鬼哭狼嚎。
  这些地方上的士兵平时被军官盘剥得十分厉害,虽然也算营兵,但士气和边军不能比,和流贼比都未必能赢。而开花弹密集bàozhà的威力是十分可怕的,即便是清兵挨了都要混乱。正面的地方军被zhà了九轮,已经士气丧尽。
  只听到轰一声巨响,正面的一万地方军在挨了两百二十五发开花弹后再没有冲阵的勇气,一个接一个地转身往后面逃去,崩溃了。
  往两翼攻来的两万地方军见到中间的友军这么快就被zhà崩了,一个个目瞪口呆。这仗还没开始打,三分之一的兵马就崩溃了?两万还没有崩溃的士卒也都不敢再往前冲,犹犹豫豫地站在虎贲师士兵的两里外,进退失据。


第0519章 活的
  见王永吉的人马陷入了恐惧不敢攻上来,布置在两侧的十门六磅pào也开始朝一里多外的敌人抛shèpào弹,虎贲师火力更猛。
  王永吉站在后面的马车上观察战场,看得目瞪口呆,刚才的自信已经一扫而空。他哪里想到这仗会打成这样。三万人冲上去,连虎贲师的阵脚都没有摸到就崩了一万人。还有两万人虽然还没有崩溃,但显然已经没有士气了,根本没有能力再冲阵。
  “不可能啊……”
  王永吉有些说不出话来,这虎贲师的火力实在太猛,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五千人装备三十五门红夷大pào,而且那pào弹还会zhà开,不是说只有京营才有开花弹吗?而且京营的开花弹要好久好久才能shè一发,哪像李植的部队这样连绵不绝。
  虎贲师攻入济南城士兵兵不血刃,王永吉没有见识过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如果王永吉早知道虎贲师的火力是这样的,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调兵攻打济南。
  登莱巡抚梁逢春已经是脸色惨白,喃喃说道:“完了!这次完了!李植这五千天兵发威了,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王永吉听到梁逢春的话也是心头一震。自己屡屡带头攻击李植,这次要是兵败章丘,李植会怎么对付自己?李植会不会杀自己?王永吉只觉得全身突然一寒,双手抖了一下。
  他原先觉得三万人对五千人那是万无一失,根本没想过退路。此时战场上的形势变成这样,他才开始感觉到害怕。
  事到如今,只有破釜沉舟了。他猛地一挥手,大声喊道:“让正兵营的骑兵冲阵!”
  令旗招展,将王永吉的命令传到了阵前。三千名身穿绵甲的骑兵从混乱的步兵中骑了出来。大明重视马政,总兵麾下往往配有骑兵,一般是马四步六,或者半马半步。这三千骑兵是山东总兵和登莱总兵麾下正兵营的骑士,是王永吉麾下最强悍的兵马了。
  三千骑兵冲出了队列,逐渐加速,从左右两面同时包抄,朝虎贲师冲去。
  王永吉眼睛血红,抓着马车的护栏,死死盯着那三千奋蹄冲锋的骑兵。
  三千骑兵冲到了虎贲师阵前三百米,回形阵两侧的二十五门火pào开火了。震天的巨响中,几千枚霰弹弹丸像是一片嗜血的浓雾,朝三千名山东骑兵shè去。浓雾一触到前排的骑兵,就zhà出了无数的血沫血雾。
  弹丸穿透了这些骑兵寒碜的绵甲,穿透了他们的身体。血和ròu飞洒出来,像是雨水一样在战场上落下。中弹的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