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7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7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李老四大声说道:“兀那汉子,记清楚了,如果陆家以后找你的麻烦,你就到法庭来告他。切莫要让这些屑小觉得你软弱可欺。”
  那个农民点头答道:“小民知道,以后小民的日子,就全凭法庭保护了。”


第0516章 讨伐
  九月初九,皇极殿的早朝上,群臣汹汹。
  山东的消息昨天已经传到京城,李植果然在山东私设了法庭,控制了山东一省的司法。百姓们对李植的法庭十分欢迎,上门诉讼的小民接踵摩肩。本来在官司中总是受到地方官偏袒的地方士绅们,在李植的法庭上失去了权势,被含冤陈述的贫民们控诉,十个就有九个败诉的。
  李植又扩大了自己的势力。不但控制天津一地,还把自己的权力触手伸到了山东。
  这是朝堂上诸公不愿意看到的。
  如果山东的司法权被李植夺去,山东的文官们还剩下什么?只能埋头搞建设了?那还算是官吗?朝堂上的文官们是大明最有权势的一个群体,岂能眼睁睁看着大明的权力体系在李植的攻击下溃败?
  而且一旦李植控制了司法,就掌握了山东真正的权力。有了这样的权力,后续什么商税,田赋,都会毫无悬念地陆续加诸于山东。这样的后果,是文官们无法忍受的。
  皇极殿中,都察院左都御史刘宗周大声说道:“臣以为,李植在山东所作所为,已经擅权越职甚矣。李植以天津提督的官位津国公的爵位,控制天津,已经是骄纵妄为。如今竟擅自在山东设置法庭控制司法,实在是令人发指。”
  “圣上三令五申令李植撤兵山东,李植反而攻下济南屠杀办报士人,如今更是堂而皇之开设法庭。在李植眼里,何曾有朝廷,何曾有天子?这样下去,事不可为矣。”
  朱由检坐在御座上,没有说话。
  “臣郑三俊有话说!”
  “说!”
  “臣以为,李植野心勃勃。今日他染指山东司法,倘若不受天子惩罚,他必定会得寸进尺。他日山东的商税,田赋,都不会少。然后不消几年,他就会图谋控制河南,山西、湖广。天下虽大,然又比得上李植不断膨胀之野心?”
  “今天李植只有军马两万,就敢南下攻夺山东。他日李植在山东招兵买马羽翼丰满,坐拥雄兵十数万,圣上即便调集全国的兵力也无法阻止他的扩张。届时李植尾大不掉,江山社稷危矣!”
  朱由检看着说话的郑三俊,还是没有说话。
  “臣周延儒有话说!”
  刘宗周和郑三俊两名大佬说完,就轮到内阁首辅周延儒总结了。文官们配合得很好,进退一致举止有度,让天子朱由检看得微微皱眉。
  “如此千钧一发之时,圣上绝不能有所迟疑,纵虎为患。如果说李植率领边军包围京城还情有可原,还是被jiān臣所害后的义愤行为,那他染指山东,所暴露的就是赤luǒluǒ的狼子野心。”
  “如今建奴势力已经不如从前,臣以为可以抽调宣大、蓟镇和关宁的兵马讨伐李植。李植虽然新练一万多兵马,但可战的兵力只有老兵一万九千。此时若是有十余万王师猛攻天津,李植根本无法抵挡,可以一劳永逸地拔除此dú。”
  听到周延儒的话,文官们十分赞赏,纷纷站出来表态。
  “臣附议!”
  “附议!”
  朱由检看着同进共退的文官们,没有说话。许久,他才淡淡说道:“朕累了,退朝!”
  朱由检起身离开了皇极殿,回到了乾清宫书房。
  回到书房中,朱由检坐在御座上,用手指敲打着御案,抬头凝思。
  想了好久,朱由检叹了一口气。
  王承恩看了看天子的脸色,问道:“皇爷,如今我们拿津国公怎么办?”
  朱由检吸了口气,说道:“朝臣们对李植满腹仇恨,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然而若是真的调集十数万边军讨伐李植,此战恐怕不是一年半载能打完的。以李植虎贲师在青山口守寨的表现来看,若是李植死守范家庄,边军根本无法攻打,只能死死围住等待城中粮食耗尽。”
  “今年各省都有旱情,李自成死灰复燃在陕西攻城略地。其他的流贼也一一冒头,各地剿贼的兵力都有不足。此时若是把我大明的十数万主力全投入天津和李植耗上一、两年,恐怕形势就更加糟糕了。”
  王承恩想了想,脸上一沉,低头说道:“皇爷圣明!”
  朱由检又叹了一口气,说道:“然而勋贵越权地方政务,是本朝大忌。国初曾有藩王管理地方事务的情况,但靖难之役后就全部废除了。若是对李植这样的越权行为毫无反应,恐怕李植当真要以为朝廷软弱可欺,得陇望蜀。”
  王承恩说道:“圣上,那可如何是好?”
  朱由检摇了摇头,说道:“此等关头,不能不有所动作,必须让李植明白朕的怒火。调集宣大、蓟辽的十三万兵马屯兵天津北面的香河县,逼迫天津,看看李植的反应。”
  王承恩眼睛一亮,拱手说道:“皇爷睿智。”
  朱由检摇头说道:“这一来一去,又要花朝廷多少银子?”
  ……
  九月二十三日,李植正在天津总兵府二堂教女儿李淑说话,却看到密卫大使韩金信满脸惊慌地从院子里跑了进来。
  这晚秋的凉爽天气里,韩金信却是一头的大汗。他也知道自己慌张,怕被门槛绊倒,进二堂时候是用力跳进来的。跳进二堂以后韩金信快步走到李植面前,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颤声说道:“国公爷,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李植看了看韩金信,眨了眨眼睛,问道:“什么事情?你不要慌张,慢慢说!”
  韩金信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大声说道:“国公爷,皇帝发兵讨伐我们了。细作回报,宣大的杨国柱、大同的王朴、蓟镇的曹变蛟、白广恩,密云的唐通,还有关宁的兵马,都已经出兵了,方向直指天津。”
  “合起来,怕是有十几万兵马!”
  李植愣了愣,把怀里的女儿抱到旁边一张椅子上。
  天子终于对自己忍无可忍了?怎么会这个时候发难?
  李植看着二堂外面的院子想了想。
  “从山东调四千兵马回来。在天津集齐一万四千兵马迎战。”


第0517章 王永吉
  十月初十,山东巡抚王永吉坐在青州府知府衙门里,看着济济一堂的山东文臣武将们,含笑抚须。
  天子调集兵马屯兵天津北面一百多里的香河县,调动了十三万边军,一时朝野震动。这次发兵,天子只让大军齐集香河县,却并没有说明下一步要做什么。边军士卒们驻扎在香河扎营建寨,反正有饷拿,倒是无所谓。但在外面,这次调兵的目的,就被炒得沸沸扬扬了。
  香河和天津那么近,大多数文官士人对着地图琢磨,都觉得这次的行动是针对天津的。李植刚刚违抗圣旨染指山东,天子就调集这样一支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