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7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7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
  王思永听到那嘈嘈杂杂的喊叫声,心里一抖。他拨开了轿子的窗户,往前面看去,果然在县衙门口看到几百个百姓跪了一大片。百姓们显然都被《山东日报》报道的事实吓到了,不想被大水淹死,拦轿子要王思永修河堤。
  王思永哪里有钱修河堤?他当官几十年积累的好名声,关键就是免除士绅和贫民的田赋,齐东县的财政收支是一塌糊涂。能给衙役开出月钱维持县城的秩序,已经算是精打细算了。
  以前百姓们都觉得决堤是天灾人祸,就算知道内情的少数几个人也不会到处去说,王思永就糊弄过去了。如今《山东日报》这样大肆报道,这事情如何收场?
  王思永看着那些跪地磕头的百姓,知道这事是好不了了。他一挥手,朝轿夫们说道:“冲过去。”
  见县令不理睬请命的百姓,要从人群中间冲过去,跪在县衙门口的百姓们都有些愤怒。
  还要淹死多少百姓,大清河的河堤才能重新修缮?
  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突然站了起来,大声吼道:“欺世盗名的狗官,你去年淹死了我父母,今年还不修河堤,我和你拼了!”


第0515章 保护
  九月初三,在山东的各府、州、县,“津国公法庭”全部开始运行了。
  八月底,随着《山东日报》的不断攻击,齐东县县令王思永腹背受敌。他不但名声毁了,在山东到处都被百姓们骂,成为茶余饭后的笑话,而且在齐东县的行政也无法再开展。大清河沿岸上万百姓包围了齐东县县衙,要求王思永修生死攸关的河堤,而王思永根本拿不出钱做这事。最后王思永被堵在县衙五天后,半夜逃出县衙,辞官不做了。
  王思永一逃,山东的士绅们士气大泻。各地的官员害怕李植的报纸和军队不敢出头,士绅更加畏惧李植的血腥手段,最后万马齐暗,竟再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反对李植。
  李植将法庭人员派往各地,在早就买好的宅院里打出招牌,将法庭开出来了。
  这些充为法庭的院子必须是在县城中的显要位置,占地也必须有一定的规模,才能容纳法庭办公人员。加上各种器材和装饰,这些办公场所花了李植十多万两银子。
  每个县的地方法庭,李植配备法官五人,书记员三十人,法警五十人。这些人员都是李植从天津雇佣的。尤其是法官,都是李植从产业工人和士兵中选出的优秀人才,经过一年多的法律培训才上岗。
  法警人数不多,但五十人足以对付一般的家族或势力。若是有更大势力武装抗法,李植驻扎在山东的虎贲师士兵就会出动,镇压抗法者。
  虽然天子三令五申要李植把兵马从山东撤回天津,但李植一直没听。如今山东境内李植驻扎九千兵马,足以威慑全省。
  明代的法律有《大明律》,全称《大明律集解附例》,是太祖高皇帝制定的法典。这部法典定下了大明的种种秩序,是法学历史上评价颇高的律法。李植如今是大明的臣子,实行不同于大明律的法律不但会让天子生疑,还会让百姓们无所适从。所以李植的法庭使用的法律,暂时还是《大明律》。
  随着李植以后势力的发展,如果以后百姓在李植的管理下生活方式和文化都发生了变化,李植自然会修改大明律,发展出自己的一套新律法。
  整个山东,李植的法庭系统雇佣了近万人员。法警和书记员都是二两五钱月钱,包一日三餐,法官的待遇更高一些。这些人员每个月消耗李植大量的银子,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李植计划从未来山东的商税和田赋中弥补这笔开支。
  当然,饭要一口一口吃,商税和田赋的事情直接触动山东各群体的利益,面临的阻力更大。要在法庭把司法权控制住以后,才一步一步推进。
  九月初三,各地装饰一新的法庭打出巨大的招牌,开始接受诉讼了。
  经历了这么多困难,山东的法庭总算是开了出来。从此山东一省的司法,就控制在李植手上,这也算一件大事。这一天李植专门赶到了山东,在各地检查法庭的运转情况。第一站,当然就是济南的地方法庭。
  济南城城东铁人巷子,一座四进的大院子外面立着几层楼高的大旗。大旗上面写着“济南城地方法庭”几个大字,随风飘扬。
  李植带着亲卫轻装简行,骑行到法庭前面。到了那巷子口一看,李植发现来打官司的人已经在法庭外面排着长长的队,起码有上百人等在队伍里,正在等待进入法庭大院中登记受理。
  显然,经过山东日报几个月的宣传,济南的百姓们对津国公法庭十分期待。平日在城里受到豪强欺负的百姓,受到地方官不公正对待的百姓,都来法庭打官司了。
  李植正往法庭大门口骑去,看到一个身材矮小农民打扮的中年人带着几个亲友、乡老,欢天喜地地从法庭里走了出来。说他是走出来都有些不准确,他实际上是兴奋地跳出来的。
  他的身后,一个身穿茧绸圆领的微胖中年人脸色铁青,带着两个家丁走了出来。这个中年人狠狠瞪了前面那个农民一眼,然后就快步往巷子外面走去。
  李植见这架势,知道这是原告被告打完官司了。李植笑了笑,骑行到那个农民面前,朝他说道:“庄稼汉子,你来打得什么官司?”
  李植今天没穿官袍,从外貌上也看不出是什么官。那个农民诧异地看着李植的骏马,不知道李植是什么身份,想了想说道:“这位官爷,我家的十三亩旱田在城外赵家河河道边。去年赵家河发大水,把我家的旱田淹了。大水退去后,村里的豪强陆家就以无主地的名义占了我家的旱田。”
  “这陆家和衙门里的吏员有些jiāo情,那些吏员昧着良心帮他,硬是说我家的旱田是无主地。我投诉无门,只能看着肥田被别人霸占。”
  “好在津国公的法庭为我等小民做主,法庭上的老爷,不,法官只看了几眼我家的地契,又听了村里的三个老人说了几句公道话,就把我的田地判还给我了。法官还说陆家人霸占十三亩田地一年,要赔我三十二两五钱银子损失,另罚六十四两罚款。陆家人jiāo了银子,法官才放他们走。”
  李植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便要往前面骑去。李植身边的李老四却说道:“兀那汉子,你面前就是津国公,还不谢过津国公给你主持公道?”
  那个庄稼汉子愣了愣,脸上慌张起来,噗通一声就跪在了李植马前,大声喊道:“小民不知道大人就是津国公!津国公的恩德,小民以后做牛做马报答!”
  农民后面的亲友,乡老也一个个赶紧跪在地上。
  李植笑了笑,说道:“起来,都起来。本公既然开了法庭在山东,自然就会为百姓做主,说什么做牛做马?”
  那农民和他身后的亲友、乡老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