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7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7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多的士绅不但再养不起下人,甚至一家人吃饱饭都成问题。
  钱的问题如果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是命的问题了。
  一个中年缙绅跳了出来,大声说道:“李植以为在济南杀一百多人就能吓住我山东的士人,却不知道我齐鲁大地的士人都不是软骨头。如果李植敢在齐东县设置法庭,我就是被李植抄三族也要带家丁把法庭砸了。”
  另一个秀才拱手说道:“就是血溅李贼的法庭,我也不会坐视李贼吞并山东。我要让天子知道,李贼在山东的所作所为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
  两人的话,引起其他缙绅的叫好声。
  不过在座的其他缙绅虽然叫好,倒是没有这两个人这么激动。世人皆知李植的蛮横嗜杀,齐东县的几个秀才地主就算被李植杀了也激不起多大的风浪,是无法阻止李植把法庭开到山东来的。
  如果李植大开杀戒吓住了其他士绅,反而要坏事。
  众人齐齐看向了知县王思永。
  王思永虽然只是一个县令,却是山东有名的清廉知县,即便是山东巡抚看到王思永,都要礼让他几分。在山东,王思永在百姓中口碑极好,他在山东两个县当了十几年知县,铁面无私的美名广传。山东的乡老民fù,哪个不知道齐东县有个王清官?
  如果王思永站出来反对李贼,李贼或许还有所忌惮。
  王思永见众人都看向了自己,点了点头,说道:“我把诸位召集而来,正是要宣布老夫的决定。老夫在山东有些名声,各地的官员士绅都给老夫一点薄面。老夫既然得了大家的礼遇,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就绝不会沉默。”
  “李植一个津国公,有什么道理把手伸到山东来?老夫已经决定要带头反对李贼的法庭。老夫不日就会书信通知山东各地的官员士绅,要以个人名义号召整个山东的士绅站起来对抗李贼的法庭。如果法庭开到齐东县来,老夫就拿着自己的拐杖冲进去和李贼的爪牙拼命!”
  “世人都说老夫是个清官。老夫要让世人看清楚,李植是怎么对待老夫这个清官的。”
  “如果李植杀了老夫,老夫就是为了山东的百姓死的!山东的百姓会看清楚李贼的面目,看清楚《山东日报》的谎言。山东的士绅到时候齐声呐喊,和百姓一起把李贼的法庭砸个粉碎。只要事情闹大了,天子也会明白李贼的祸国殃民,一定会调大军来讨伐李贼。”


第0513章 欺世盗名
  李植听着密卫大使韩金信的汇报,皱紧了眉头。
  这个齐东县的知县王思永让李植感觉有些棘手。此人不贪钱财不好女色,恪守儒家礼法。虽然他是士绅出身,但在百姓和士绅有官司时候素来不偏袒士绅,秉公执法。不仅如此,此人对百姓实行仁政,虽然他也对有功名的士绅优免田赋,但另一方面,对于无力上缴田赋的小农,他也从来不逼迫。不少赤贫百姓拖欠田赋几年不jiāo,他也不罚。
  王思永这样为政,收取的田赋自然较少。但是他却从藩王的庄田上搞出不少银子出来。山东的藩王庄田由地方官员管理,只有一部分jiāo给藩王,大部分都被地方官拿去用了。王思永在这笔银子上死死把住,不让手下任意侵吞,而是作为田赋上缴。
  这样一来,每年下来王思永也能勉强完成朝廷征收田赋的下限,虽然吏部考核起来总是评价较低,但也不至于因此丢官。王思永进士出身干了几十年,始终做个七品县令,脾气却是丝毫不改。
  王思永这样做官,当地的百姓自然称颂,山东的百姓称其为大清官。他在山东做官十几年,声名fù孺皆知。
  这样的人带头反对李植的法庭,影响力是很大的。
  钟峰见李植为难,大声说道:“师长,什么人不是一条命?我带兵去把他砍了。”
  李兴啐道:“钟峰你动动脑子,如今的世道这样的清官多难得?在百姓心中地位多高?你去把他砍了,百姓会怎么看我们?到时候士绅们一煽动,发生民变都有可能。”
  钟峰笑道:“民变就民变,镇压便是了。”
  李兴说道:“大哥的官位是天津提督,我们往山东渗透,在朝堂上是说不过去的。平稳jiāo接就算了,若是激起大规模民变,天子说不定会派兵来讨伐我们。到时候我们两万人打十几万边军,还真不一定打得过。”
  钟峰笑道:“迟早是要打的,便和朝廷打一把吧。”
  李兴愣了愣,骂道:“狗杀才,不说胡话你是浑身发痒是不是?”
  钟峰眼睛一瞪,就要朝李兴骂回去,李植却挥了挥手让两人不要吵。李植朝韩金信问道:“韩参将,这王思永不可能无中生有从自己口袋里变出银子出来,他既然向士绅免除田赋,就不可能不伤及百姓的利益。你一点问题都没有查出来?”
  韩金信这些年跟随李植功劳颇大,李植每次报功时候都把韩金信放在前面,如今他已经升为都指挥同知,充任李植家丁队参将。官是大了,但韩金信在李植面前却更加恭谨。他想了想,说道:“国公,这确实是个清官,属下查不出问题。”
  李植想了想,说道:“他免除士绅的田赋又不逼迫贫民,最后肯定缺银子。一缺银子,到处都会出问题,从这里入手查。”
  韩金信又说道:“齐东县衙门确实穷,前年县衙里面垮了一间签押房,到现在都没有盖起来。衙门里衙役吏员的月钱,堪堪让这些人温饱。就连县城的城墙被大雨冲垮了都没钱修,后来是王思永号召士绅出钱百姓出力,才把城墙补上。”
  郑开成和李老四听到韩金信的话,对视了一眼,满脸的诧异。想不到大明还有这样的清官,当真是个另类。
  然而这样的另类却始终是士绅的人,还是要和李植死磕。
  李植冷哼了一声,说道:“帮助士绅逃税,这是盗窃国家的财政。处处摆出清官的姿态,欺世盗名,看上去不逼迫小民,但无论如何是掩盖不了为士绅逃税后财政资金的不足的。这里不出问题那里就会出问题。”
  韩金信想了想,又说道:“齐东县的道路驿站,港口码头,这些年都没有钱修葺,十分破败。县里的书院也破破烂烂,但读书人们碍于县令的清官美名,都没有抱怨的。”
  李植点头说道:“这些都不足以让百姓愤怒,你再想想,齐东县因为缺钱有没有出过大事。”
  韩金信拱手说道:“国公稍候,我下去问那几个齐东县的线人。”
  李植点了点头,韩金信便退下去了。过了一个时辰,韩金信满头细汗地跑了回来。
  “国公,有问题,问出来了。”
  李植点头问道:“如何?”
  “一个因为酗酒被王思永辞退的衙役说了,齐东县境内大清河河堤残破,前年就有当地的士绅提议要大规模修缮了。但王思永没钱,只在关键部位加固。结果去年大水一处河堤决口,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