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7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日报报社是山东士绅聚众诋毁李植的场所,名声在外,钟峰不准备把这幢建筑留下。他一挥手,士兵们冲进院子里四处点火,很快就把整个报社烧起来了。
  噼哩啪啦的木头燃烧声中,整座院子火光冲天。要不是院子建的时候很讲究,院子外墙和周围的建筑之间留了两米宽的间隙,那火势怕是要往旁边的其他建筑蔓延过去。
  一把火后,污蔑李植煽动百姓的三王日报报社,已经不存在。
  钟峰拍了拍手,又转身去看士兵们抓人的事情。花了一天的时间,在密卫的帮助下,五千虎贲师大兵四出抓捕,一百四十六名三王日报办报人就全部被擒住。士兵们把这些哭哭啼啼的文人全部关在《山东日报》的大院里。
  虎贲师进城后,济南各衙门的官员、衙役、捕快和弓手等没有一个还敢上街,一个个躲在衙门里一动不敢动,整座城池暂时处于无政府状态。钟峰抓完了人后,让大兵们背扛步qiāng,以班为单位巡弋在城池里,一边维持秩序,一边宣传明天的问斩:
  “三王日报污蔑津国公煽动百姓,罪大恶极。其中一百余名jiān人明日午时在城北菜市口刑场问斩。热心百姓届时可以去见证!”
  “明日午时城北菜市口杀《三王日报》jiān人,百姓要去观看!”
  宣传了一下午一晚上,到了第二天午时行刑时候,城北菜市口刑场外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这津国公李植被《三王日报》骂了大半个月了,百姓们还以为这些文人们可以这样骂一辈子呢。没想到津国公杀到济南来杀人了,一杀就是几百人。这是天大的热闹,不能不看。
  钟峰站在刑台上面,一百多名死刑犯前面,面对着黑压压的围观人群掏出了当天的《山东日报》。《山东日报》当天为杀《三王日报》的jiān人做了一期特刊,历数三王日报的无耻下作,罪该万死。钟峰这些年虽然学会了识字读书,但还是不擅长慷慨陈词,干脆准备照着《山东日报》的评论员文章念一遍。
  钟峰朝百姓甩了甩手,十名步qiāng手走到刑场前面朝天开了一qiāng。百姓们知道要开始杀人了,安静下来。
  钟峰点了点头,对着报纸大声念道:
  “山东的百姓们!这些年!津国公南征北战,为了拯救国家殚精竭虑,为了大明中兴鞠躬尽瘁,若是没有津国公,这个国家不知道要残破到什么程度,不知道多少人要被鞑子杀死,不知道多少人要被流贼杀死……”
  “……然而就有一些小人,因为津国公不允许他们逃税,不许他们欺压小民,就视救国的津国公为仇寇。三王日报就是这些小人的先驱!三王日报的jiān人们,毫无底线和廉耻,污蔑诋毁津国公,煽动百姓反对津国公……”
  “……津国公办法庭,平田赋,最后获利的是世间的百姓。津国公南征北战,最后获利的是天下的小民。污蔑津国公的jiān人,和百姓为敌,大恶难赦!”
  钟峰念完,一挥手。一些安排在百姓人群中的虎贲师老兵举起了手上的报纸,大声朗读,将钟峰念的那一篇重复了一遍,让在场的上万百姓全部能听到这次行刑的原因。
  读完了报,钟峰又一挥手,喊道:“时辰已到,行刑!”
  报社的头目钱雪都和他的父,兄,儿子三族被首先被押到了刑场前端。一族人哭得泪流满面,拼命地朝钟峰磕头想求得一条xìng命。钱雪都此时终于知道自己闯下大祸了,在地上摊成一团,尿了一裤子,竟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不过无论这些人说什么都晚了,虎贲师的士兵们踩住了他们的肩膀,将步qiāng对准了他们的后脑勺,摁下了扳机。
  硝化棉的发shèyàobàozhà时候不产生白烟,百姓们只听到噼哩啪啦十几声qiāng响,钱雪都一家人后脑勺开花,一声不吭往前倒,全倒在了刑场地面上。
  后面的死刑犯看到这血腥场面,一个个面无人色。
  一个个子高大的文人带着秀才方巾,怒视钟峰吼道:“李贼破坏祖宗制度,和天下读书人为敌,终将不得好死!你们助纣为虐,天下的士人不会放过你们!”
  这个秀才跪在地上往前挪了几步,还要骂人,行刑的士兵却有些不耐烦了。士兵一把将他摁在地上,对着他的左胸就是一qiāng。
  秀才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全身剧烈的抽搐了几下,死在了血泊里。
  钟峰冷笑一声,又一挥手。
  两百名大兵走上刑场,对准了一百多名死刑犯的后脑勺,摁响了步qiāng。
  血花和血雾像是一柱柱喷泉一样喷了出来,染的行刑的士兵们一身血红。bào豆一样的qiāng声中,一百多名文人惨叫都没有发出,就扑通扑通地死在了刑场上。


第0510章 强弱之势
  天子朱由检看着山东巡抚王永吉的奏章,眉头紧皱。
  上个月月底李植一封奏章发到京城,说山东《三王日报》污蔑他,这事朱由检知道确实属实。
  《三王日报》是大明的第二份报纸,又是三名亲王联合发行,朱由检曾有些期待,让人带来一份看过。若是三个藩王能振作向上办起一份有水平的报纸,也能提高朱明皇室的声誉,让江山社稷更加稳固。
  结果《三王日报》的内容让朱由检十分失望,新闻全是抄的邸报,迟滞落后不说,那上面还满是对李植的诽谤之词,说是用词下作恶dú也不为过。三个藩王和山东的士人联手办报,就办出这样一份东西出来?
  朱由检收到李植的奏章后就立即发出圣旨责备了三名藩王,让他们改正报纸。停止对李植的造谣诽谤。
  当然,朱由检也知道自己的圣旨没什么用。朱由检的圣旨大概能让《三王日报》老实十几天,要不了半个月这报纸就会故态复萌。大明朝不以言罪人,这些文人造谣诽谤都习惯了。想想魏忠贤倒台后阉党被骂成什么样子就知道了。李植和天下士绅水火不容,这些文人既然有了报纸这个舆论通道,又岂会放过李植?
  不过李植的反击,却让朱由检有些恼火。李植又一次率兵攻入济南城中,城墙上的守兵几乎是一触即溃,一百四十六名《三王日报》办报人全部被李植擒下,刑场斩首。
  不仅如此,李植的五千虎贲师士兵进了济南城后,就赖着不走了。虎贲师士兵以维护局势为名控制了济南城的城墙和道路,俨然成为了这座省城的主人。朱由检两次发旨让李植撤兵,李植都拖着。
  朱由检把王永吉的奏章往御案上一扔,发了一阵呆。他站起来,走到书房的窗边,看着窗外那些巍峨的宫殿沉吟不语。
  许久,他才叹了一口气。
  王承恩见天子叹气,凑上去说道:“圣上,津国公这次草菅人命,确实令人失望。”
  朱由检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好久才说道:“朕失望的,不是李植。朕失望的,是这些不知国家,不明进退的士人们。”
  “我皇皇大明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