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7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天子已经震怒于李植的谋叛野心,只苦于外有建奴虎视眈眈内有军阀不听调令,无兵可用。天子已经秘密筹备千万军资,集聚十五万精忠大军,准备一鼓而下灭掉李植。”
  听报的群众听到这里,越来越疑惑,有人弱弱地问道:“津国公有这么坏吗?”
  读报的读书人放下报纸,挥舞着拳头说道:“李植狼子野心路人皆知。他敢公然造反围攻京城,还有什么他不敢做的?”
  《三王日报》造谣了十几天,效果算不上特别好。围观的群众对视了一阵,有些不相信。
  人群中一个腰佩宝剑的英俊年轻人冷哼了一声,突然拂袖而去。这个年轻人头戴方巾身披罩甲,一看就是个读过书习过武的。年轻人的行为,让围着听报的百姓们对三王日报更加疑惑。
  读报的读书人瘪了瘪嘴,又举起了报纸,准备继续颂读。但他一个字还没发出来,却看到前面一群人儒生屁滚尿流,从北面慌不择路地跑了过来。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跑得头巾都掉了,他冲到这个读报人面前,大声喊道:
  “快跑!有山,快躲起来,李植的大兵入城了!说不定要屠杀读报人,快跑!”
  读报的读书人眼睛一瞪,大声喊道:“不可能,李植这个反贼就要被天子讨伐了!他不可能敢和王爷们作对!”
  跑过来的中年人跺了一下脚,拉着读报人就跑,读报人却僵在那里不愿走。
  “你读报读傻了?那报纸上的东西是假的啊!”
  中年人心里着急,上去左右开弓啪啪打了读报人三巴掌,愣是把读报人打得眼冒金星。中年人这才扯得动这个读报人,拖着他往城里逃去。
  看到这幅场景,听报的群众对视了一阵,哄堂大笑。
  虎贲师攻入济南城这是第二次了。津国公的大兵素来仁义,这次进城大概是对付《三王日报》的,料想不会骚扰民居。百姓们倒是不怕李植的兵马,一个个慢慢往家里溜达回去。
  过了一刻钟,只听到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从城北传来。五千身穿板甲的虎贲师大兵手举钢刀,从北城门进入了济南城。
  济南城此前就驻扎着一百名虎贲师士兵,虽然人少,却足以打开城门。倒不是说济南的守军打不过一百虎贲师大兵,而是城外的五千虎贲师太吓人,螳臂当车显然不是上策。所以城内的一百虎贲师朝北城门一攻,城门上的守军就做鸟兽散了。
  守军们丢弃了盔甲兵器,直往民居里躲。
  虎贲师士兵入了城,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在大道上,齐声吼道:“《三王日报》造谣攻击津国公,煽动百姓,罪大恶极。《三王日报》办报文人,一律问斩!”
  百姓们躲在门板后面,拿眼睛偷看秋毫不犯的虎贲师。一些胆子大的,打开房门站在门口张望虎贲师的行军。
  五千虎贲师走到鼓楼,以班为单位分散开来,在城中密卫的带领下开始在全城拿人。
  钟峰站在鼓楼之上,看着一个接一个的三王日报办报人员被抓来,绑在鼓楼下面跪了一大片,心情很好。这些文人逃到民宅里面,哪里顶得住五千大兵的全城搜查?被一网打尽只是时间问题。
  那些文人们听说李植要斩他们,一个个吓得面无血色。这些被拿住的办报人跪在鼓楼下面,涕泪横流,拼命地叫嚷磕头,想求得一条活路。
  不过无论这些没有底线的办报人如何求饶,他们这次落到钟峰手上,是死定了。
  钟峰此前很担心的是这些文人全躲进德王府里。王府虽然没有守兵,但那毕竟是大明的亲王的家。如果德王藏匿这些文人,虎贲师还真不能强攻,只能包围德王府,慢慢威胁逼迫德王了。
  但德王显然没有和李植死磕的准备,听说虎贲师攻城立即关闭王城大门。想躲进德王府的报社人员们一个都没成功。实际上三位亲王虽然在《三王日报》挂了个名,但具体办报事宜全是文人们办的。三王日报污蔑李植,挑事在先,德王此时听说李杀神的大病入城报复,当然不会引火上身。
  钟峰在鼓楼上看了一会,就跨上战马,带着亲卫往《三王日报》的报社骑去。
  三王日报的报社在巡抚衙门外面的衙门街上,和几家城内最好的酒楼挤在一起。钟峰走到那报社门口一看,发现那是一座不小的院子。院子正门上挂着一副红字匾额,上面用隶书写着“三王日报会馆”六个大字。
  钟峰进去看了一圈,发现院子里几百套活字印刷设备。不过院子里真正用于印刷和排版的房间有限,装饰华丽的会客室倒是不少。显然城中的士绅已经把这个报社当作是一个jiāo流意见,声讨李植的场所。
  这些士绅办报不专业,记者网络基本没有,习惯的还是聚众声讨那一套东西。这个报社被封掉后,城里士绅反对李植的气焰估计要弱小很多。
  报社的头目,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举人躲在报社的茅房里,被虎贲师大病擒住,押了出来。
  百姓们见三王日报报社被虎贲师大兵占领了,纷纷跑来看热闹。他们不敢靠近,在五十步之外挤了几百人。
  钟峰走出报社大门,冷哼了一声,说道:“烧了!”


第0509章 钱雪都
  那个被擒住的报社头目听到钟峰的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喊道:“不能烧,不能烧啊!这本来是山东最有名的文社,为了盘下这个院子办报,不知道花了多少人情!”
  钟峰见这个举人死到临头还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该什么,觉得有些滑稽,笑了起来。
  钟峰笑了一阵,把举人的袖口抓住,一把将他举了起来。
  “你叫什么?”
  “钱雪都。”
  “钱雪都,你每日血口喷人,在报纸上污蔑一心救国的津国公。山东的百姓被你骗得半信半疑,你胆子不小啊?知道本官可以杀你多少次吗?”
  钱雪都支支吾吾看着钟峰,半天才憋出一句:“君子不以言罪人!”
  君子不以言罪人,是明末文官和士子们最喜欢说的一句话。以这句话为倚靠,明朝的文官士绅们造谣诽谤谩骂什么都敢干。言官们指着天子鼻子骂的事情,在崇祯朝不是一次。
  在这些文人眼里,骂天子都可以,诽谤李植算什么?
  钟峰心里涌出一股怒火,冷笑一声,说道:“狗东西,你胆大包天煽动百姓污蔑国公,我诛你三族!”
  钟峰朝身边的密卫总旗一挥手,说道:“把这无耻之徒的父、兄、子三族都抓出来,明天一起问斩!”
  钟峰的亲卫们都知道钟峰喜欢杀人,见钟峰一下子就定了钱雪都三族的死罪,几个亲卫对视了一眼。
  听到钟峰赶尽杀绝的话,钱雪都这才知道怕了。他脸上变得惨白一片,整个人控制不住发抖起来。
  “大……大将军……”
  不过虎贲师的大兵们却不给他求饶的机会了,拖着他就往外面走。
  三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