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穿得破破烂烂,手上拿着生锈的刀剑长qiāng。李植一眼望过去,估计来的兵丁还不到三十个。而且其中大多数都是老弱病残,根本没有战斗力,一看就是从军户中抓来凑数的。估计大多数凑数的兵丁根本拿不到军饷,难怪对集合命令拖拖拉拉。
  两个总旗穿得好一些,站在队伍前面。只是这两个军官看上去也疏于武艺,只感觉吃得好一些不是那么瘦弱。
  庄里唯一有战斗力的恐怕是严越的六个家丁。不过这些家丁属于严越的私人武装,并不属于庄内的庄兵。
  李植翻了翻黄册,向严越问道:“账上不是说有庄兵五十七人么?”
  严越翻了个白眼,似乎在心里骂了李植一句明知故问,这才说道:“有逃额!”
  李植心里嘀咕:这拉了这么多军屯余丁上来凑数都只能凑三十个不到,那实际的逃兵情况得有多严重。李植又瞥了严越一眼,暗道这军官拉了这么多余丁来凑数,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空饷。天津镇的营兵月饷是二两银子,这严越光吃空饷一项上一个月就要贪墨好几十两银子。
  不过李植又想,估计不光严越要吃空饷,严越的上级对军饷也要雁过拔毛,严越可能也贪不了那么多。而且他还要养家丁。想到这里,李植朝严越问道:“每个月发下来的月饷,能有几成?”
  严越似乎对李植的追问极为不满,哼了一声,答道:“发下来你便知道了!”
  见他这种态度,李植也不再多问。
  jiāo接完毕,严越拍了拍手,便带着家丁骑马走了。


第0052章 整顿范家庄
  从严越手里接下范家庄,李植便正式上任,成为管队百户官了。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李植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范家庄这个屯堡内大扫除,清除堡里的垃圾和人畜粪便。
  李植穿越到这个时代,最不习惯的就是明朝差劲的卫生。以前李植是一介商人只能管着工厂和作坊,但此时李植是一庄之主官,有能力改变范家庄一地,他当然要从范家庄做起提高卫生条件。
  此时是七月,并非农忙时候,整个庄子的所有军民都被李植动员起来参加扫除。
  李植组织庄丁在庄子外面挖了一个大坑,要把清理出来的垃圾全部运到这个坑里面。明代没有塑料什么的,不需要考虑降解问题,埋在地下过几年就全部腐烂了。
  李植带头,全庄人忙活了一天,在庄子里清出了一百多车垃圾。垃圾实在太多,才运一半就把那个大坑全填满了,李植只能组织人手在旁边又挖了一个坑。
  清理完现存的垃圾,李植又和军户们约法三章,严格规定以后不许军户们乱扔垃圾。所有垃圾全部丢到李植布置在全庄各处的二十个大垃圾桶里,由李植安排人专门清理。
  乱丢垃圾的,杖责十下!
  不仅如此,李植针对庄内大多数军户家庭没有茅厕的现状,组织军户们改造了二十间废弃的屋子,把这些屋子挖成公厕。平均每十五个人使用一个公厕,这十五个共用公厕的人轮流清扫公厕。如果专人检查时候发现公厕没有清洗干净,前一天清扫的人杖责十下!
  每个公厕都建有化粪池,用来基肥。
  把这些事情做完后,整个屯堡顿时面貌一新,就连那令人作呕的臭味都消失了。走在庄里的道路上,那道路上下十分清洁,再找不到什么垃圾。
  道路两侧的垃圾粪便清除了,李植又带人在道路两侧挖排水沟,防止下雨天道路积水无法通行。
  庄里卫生条件一下子改善了,军户们都十分欣喜,看向李植的目光都多了几分期待。说实话,军户们也是正常人,也不愿意像猪狗一样在垃圾粪便堆里过日子,但明末这个时代最缺乏的就是组织力,凡事都坏在一个各自为政上。以前的管队官不管这事,百姓们无人组织,垃圾粪便只能乱扔。李植稍微一组织,成本无非就是雇佣两个人每天专门收垃圾,庄内便焕然一新。
  整顿完庄里的卫生,李植就开始处理庄里的人事关系了。
  李植这几天在庄内观察下来,发现庄内最大的贪官就是前任管队官。他不但克扣军饷,吃空饷,而且还役占士兵。克扣军饷好解释,就是欺占士兵的月饷。所谓吃空饷,就是兵士逃亡后管队官不重新招募,把逃亡兵士的兵饷吞进自己腰包。所谓役占士兵,就是把士兵当农奴用,让士兵去百户的私田上劳动。
  士兵的月饷都是管队亲手发放的,百户以下的总旗小旗都无法对军饷动手脚。不过钱上动不了他们就动人,两个担任甲长的总旗同样役占士兵。
  这样层层剥削士兵,士兵的生活十分艰苦,难怪范家庄的庄兵们逃亡地这么严重。除了跑不掉的老弱病残,年轻人几乎都逃走了。
  李植首先做的,是把两个正七品的总旗甲长找来,向他们划红线。
  两个总旗跪在地上行礼后,李植故意让他们在地上等了一下,这才说道:“免礼!”
  等两个总旗爬起来,李植坐在椅子上,让两人站着听自己说话:“我不知道以前的管队官是怎么和你们说的,但如今到了我这里,以后就再没有役占兵丁的事情了。庄兵是士兵,以后一律不许参加私田耕种,你们知道了么?”
  两个总旗互相看了一眼,由年长的一个总旗发声说道:“管队大人,这让兵丁耕田一事也是循例了,那些兵丁也都习惯了,也是我们两个甲长唯一的一点好处了,管队大人又何必为难我们?”
  李植知道这些中年人积习已深,要改变他们在官场上的作风几乎不可能,也根本没打算和他们好好讲,只是冷冷说道:“既然我来了,我便要励精图治把范家庄打造成能养兵能练兵的屯堡!我今天是警告你们一次,如果你们再明知故犯,军法处置!”
  听到这话,两个总旗身子一颤,脸上浮现出怒气。
  年纪较轻的那个总旗壮着胆子拱手说道:“管队大人,防守大人没和你说么,在下和防守大人尤化超是老相识了。嘿嘿!管队也不能把我们逼得太紧了!”
  这个年轻的总旗见李植凶悍,便抬出千户尤化超来压李植了。所谓老相识,大概就是他每年都要去尤化超那里孝敬一番,送上几两或者十几两银子。这个年轻总旗以为,李植动他的利益就等于动尤化超的利益。
  明末官员贪腐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像一张网一样从上到下互相扣死。试问一个普通的百户,又怎么可能为了士兵的利益秉公执法,去断千户的财路?倘若是个普通人,是根本没有力量打破这种关系网的。
  不过,李植是个穿越者,拥有未来科技带来的强大实力,这种实力可以一点点把这种关系网轰破。
  “尤化超?你大胆去告!”李植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们看见我的乌孙宝马了吗?那是巡抚大人亲自送给我的!”
  听到李植的话,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