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6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6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官位,想控制山东必然会遭到中央和地方的激烈反弹。这此中的博弈,就需要李植妥善cāo作了。
  六月初五,李植看到了山东三位亲王和官员士绅联合发行的《三王日报》。
  这份《三王日报》,是仿造李植的《山东日报》制造的。《山东日报》办得非常成功,山东的士人们看在眼里。这年头没有专利制度,山东的士绅们剽窃李植的种种新事物也毫不手软,办出来的《三王日报》看上去几乎和《山东日报》一样。
  同样的纸张,同样的两页八版,同样的白话文,就连报纸中缝的各地趣闻《三王日报》都学去了。唯一版面上的不同,就是《山东日报》报纸总标题是用楷体书写的,《三王日报》的文人们为了体现他们的文化水平,用了隶书书写。
  不过虽然照抄了报纸的种种规格样式,《三王日报》在内容上,却完全和《天津日报》相反。
  《三王日报》第一天的头版头条,就是《谁给了津国公胆量兵围京城?》
  评论全文,都围着李植兵谏的事情反复批评,恨不得给李植贴上乱臣贼子的标签。文章的最后,更是煽动煽动的百姓对抗李植。
  “皇皇大明,几百年帝统,已经危在旦夕。若再没有忠良义士拍案而起,登高一呼,恐怕权臣的脚步绝不会停下。司马懿诛杀曹爽之时,桓温废立君上之日,若有忠义之士舍命相博,反贼的篡夺野心能继续扩大吗……”
  看到报纸含沙shè影的攻击,李植冷哼了一声,把报纸拍在了茶案上。
  李植的报社总管桓义华吸了一口气,说道:“国公,若是任《三王日报》这样诋毁,恐怕山东的百姓要视我等为敌寇啊。”


第0505章 竞争
  《三王日报》的出现,让《山东日报》的舆论垄断地位一下子失去了。
  以前山东只有一份报纸,李植在报纸上说什么,百姓就只能听什么,可以完全牵着山东的舆论走。比起士人茶余饭后的议论,拥有广泛念报人的报纸影响范围更广,影响深度更大。报纸上有远新于坊间的新闻,有专家的社论。那些社论文章是专家人士的精雕细作,说的话十分雄辩,不是普通士人的议论可比。
  山东只有一份报纸的时候,李植的《山东日报》可以让山东的士人失去话语权,让百姓们的情绪跟着报纸的用词起伏。这样发展下去,要不了多久,李植的势力就会一点点渗透入山东。
  若是谁得罪了李植,李植登载官员的受贿证据,官员们还能不能当官?若是李植在报纸上揭露哪个商人卖国,他的生意还能做下去?若是李植在报纸上反对某项行政举措,群情激愤之下,当政者的管理根本没法执行。
  最后的结果,就是山东的各方力量都畏惧李植,李植可以通过舆论压制山东的各种力量,最终为自己入主山东铺路。若是李植同时拥有报纸和军队,他的势力在山东基本无人可挡。入主山东,只是时间问题。
  但《三王日报》打破了这种舆论垄断地位。三王日报不但登堂入室,让山东出现了两份报纸,而且这份新报纸一上来就和李植死磕,一副要把李植搞臭为止的气势。这就不仅是夺去一半的舆论影响力了,而是摆出架势想要把《山东日报》的影响力降到零。
  这份新报纸,可以说是李植往山东扩张的重大阻碍。
  桓义华担忧地说道:“国公,这《三王日报》来势汹汹,恐怕比想象中还要难对付啊!”
  李植问道:“如何?”
  桓义华是个没什么胆略的文化人,这些天似乎因为《三王日报》的出现焦虑坏了,叹了口气说道:“国公,我们的报纸在山东传播,靠的是茶铺、茶楼雇佣念报人读报。这些念报人毕竟是拿钱读报,一个乡镇上往往只有一个。乡村的百姓若是哪日有空想听报,还要到镇上去,花几个铜板进茶楼听报。”
  “但是我们的扩张如今让山东的士绅如临大敌,如今为了保住他们的既有利益,一个个都抱成了一团。《三王日报》名义上是三名亲王办的报纸,实际上却是山东的文官和士绅办的。如今山东的读书人有了这份报纸,都十分兴奋,一个个不要钱免费为其他人念报。”
  桓义华叹了口气,说道:“城里街上,每条街都有读书人念《三王日报》。就连村落里,村里的士绅子弟也跳出来给农民念《三王日报》。有这些免费的劳力,三王日报的人手远胜于我们的山东日报啊!”
  桓义华摇了摇头,似乎十分为《山东日报》的前途命运担忧。
  钟峰听到这里,一拍大腿喝道:“这三个亲王站出来办报,不就是怕我们在他们的庄田上收田赋么?当真是自私!师长,你给我五千兵马,我杀过去把这《三王日报》的报社砸了!把报社里的文人全抓起来砍了!”
  李兴听到钟峰的话,冷笑了一声。
  钟峰眼睛一翻,骂道:“李兴,你笑什么?”
  李兴笑道:“我笑你不动脑子!”
  钟峰听了这话却不生气,说道:“如今报纸办不下去了,你倒是说个动脑子的办法给我听听。”
  李兴啐了一口,说道:“三个亲王好歹是大明的亲王,在大明地位仅次于天子。就是巡抚平日里也丝毫不敢得罪亲王。《三王日报》是三个亲王的产业,亲王们办报纸又没有违反律法,我们天津的兵马莫名其妙杀到山东去杀亲王的人,这如何说得通?这不是强盗么?”
  “这可是亲王,若是惹火了天子,觉得我们藐视皇家,调兵讨伐我们如何?我们两万人再能打,能打得过十几万边军?”
  钟峰笑道:“你便会说我不对,自己又没有好办法。”
  李兴翻了翻眼睛,没有说话。
  众人没有什么办法,都看向了李植。
  李植摇了摇头,说道:“这《三王日报》,确实有些棘手。我们好不容易垄断的山东舆论,倒是被它一下子抢去了不少。”
  众人听到这话,叹气不已。
  顿了顿,李植又说道:“不过他办他的报,我们做我们的宣传。我们失去的,只是垄断地位罢了,我们还是可以很大程度影响山东的舆情。只要我们不断提高报纸质量,最后百姓们争着听的还是我们的报纸。”
  李植的手下们只见过李植的报纸,没有见识过后世动辄几十份报纸在一个城市共同竞争的情景,不知道报纸的竞争是看质量的。实际上,只要一份报纸有特色,都能在广大群众中找到自己的受众,越办越大。
  李植说道:“我们的《山东日报》新闻这块做的比士绅的报纸好。士绅的报纸只会抄邸报,没有深入天下各地的情报机构,做出来的新闻既不全也不快。想要知道新闻的人,还是回到茶馆里听我们的报的。”
  “而我们的新闻力求客观,我们的社论就事论事,说的是公正的道理,代表的是最广大贫苦百姓的利益。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