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6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6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
  沉吟片刻,朱由检又说道:“这次抄斩三十七名jiān臣,查抄出大笔的银子。加上太仆寺的藏银曝光,朝廷一下子阔绰不少。训练新兵的事情前段时间因为没有银子停下来了,如今又可以开始。朕要造上几百门红夷大pào。他日有了这些兵马拱卫皇家,津国公的跋扈之气也会收敛不少。”
  听到天子要重启练新兵,王承恩这才破涕为笑,擦了擦眼泪,大声喊道:“皇爷圣明!料想十万新兵练出来以后,李植再不敢逾矩一步。”
  朱由检看着远方,笑了笑。他信心满满,大步迈进了乾清宫。
  ……
  郑芝龙带着亲将随从,慢慢骑行出了京城。
  郑芝龙的弟弟郑芝豹看了看身后的京城,摇头说道:“大哥,这次入京打点,当真又花了不少银子。”
  郑芝龙淡淡说道:“这些银子算什么?只要我们占据福建,占据东南海疆,多少银子赚不到?这些年我们的船只、兵马越来越多,再过几年,就是福建的文官任免朝廷都要听我郑芝龙的,又何必心疼这一点银子?”
  郑芝豹还是有些心疼银子,想了想说道:“大哥,李植肯不肯让出新竹的收益?”
  郑芝龙摇了摇头。
  郑芝豹眼睛一翻,怒道:“这个李植好大的胆子,他不知道海面上大哥说一不二?我们的几千战船若是断了他在新竹的航道,他那十万人要困死在小琉球岛上!”
  郑芝龙笑了笑,说道:“这个李植,恐怕以为他那几十条船可以和我们对抗哩!”
  郑芝豹说道:“大哥,我们去劫了李植的船?让他知道什么叫做郑家。”
  郑芝龙笑道:“不急,不要急,我们的手下都是海贼出身,没有章法,厮杀打劫可以,搞起开垦拓荒不行。有李植在小琉球为我们忙碌,我们何必急着去打碎他的美梦?让他继续把新竹搞大搞富,过些时日我们再去取来!”
  郑芝豹看着郑芝龙愣了愣,许久,才笑了起来:“大哥好气魄!”
  郑芝龙瘪了瘪嘴,说道:“这到了海上,我郑芝龙说话还是算数的。”
  ……
  李植的大军缓缓往天津开去,到了五月二十,回到了天津境内,进入了范家庄。
  天津巡抚冯元飏率领天津文武官员迎出三十里,在范家庄远郊迎接凯旋的李植。队伍抬着猪羊米酒,敲锣打鼓等在路上。
  天津的名士儒生们虽然对李植都有些不满,但李植牢牢统治着天津,这些人哪里敢在天津表达一点不满?一句话说错被李植的密卫听去了,就是要倒霉的。此时李植又升为津国公,权势更是熏天。他们为了巴结李植,全部站在道路两侧翘首等待。
  从清晨登到上午,众人总算等到了李植。一看到大军的前列,冯元飏等人就小跑着迎了上去。几百文武官员、衣冠人士在冯元飏的带领下快步小跑,场面有些滑稽。
  几百人跑到李植的亲卫队伍两侧,一个个全都是一揖及地,高声欢迎李植凯旋。
  李植看了看这些官员文士的巴结模样,笑了笑,在马上朝众人点了点头,就算是打招呼了。
  冯元飏看到了津国公的点头,暗道自己的巴结津国公看到了,喜上眉梢。他使劲朝后面的锣鼓队挥手,让那些乐人弄出更大的声音来,让欢迎的气氛更加热烈一些。
  李植率领大军继续往前走,走到了范家庄十里外,看到了自发聚集在这里的百姓们。
  这些百姓也是来欢迎虎贲师凯旋的。几万百姓不少人是虎贲师大兵的家属,挤在道路两侧看自家的子弟回家。他们在队列里认真地搜索,直到确认自己的孩子真的活着凯旋,才一个个欢喜起来。有的年轻人欢呼雀跃,有的老人泪流满面。
  李植正在马上观看兴奋的人群,却看到一家人泪流满面的站在道路两侧。看到李植骑行过来,这一家人跪在了路边。
  李植不知道这家人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停下了马,说道:“乡亲们请起,你们为何哭泣!”
  那家人中的家长,一个白发老人颤颤悠悠地爬了起来,拄着拐杖说道:“我的二儿子随将军出征,在虎头坝战死了!半个月前已经埋在了烈士陵园。”
  李植脸上一沉,拱手说道:“李植未能把天津的子弟都带回来,对不住父老!”
  老人笑了笑,脸上的眼泪却流得更多。他擦了擦眼泪,说道:“自古沙场征战,几人能还?我一家人来这里迎接国公爷凯旋,是想和国公爷说,我儿是为了保家卫国光荣战死的,我们一家人以他为荣。”


第0502章 扩军
  李植率领大军往前走,在范家庄西城门看到了留守的李兴。李兴这几个月瘦了一些,看来留守天津处理整个天津的政务,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挑战。既要维持范家庄各项产业的良好运转,又要管理天津的大小事务,想来他这几个月挺忙。
  李兴走上来摸了摸李植的御赐骏马,笑道:“大哥你可回来了,这几个月要把我愁死了。”
  李植问道:“这么多人帮你管天津,你愁什么?”
  李兴往地上一站,抱怨说道:“这天津真是不好管。你不知道,你一走,不知道多少人冲到我的参将府里走后门。认识的不认识的,当官的做买卖的,都来了。我媳fù家的亲戚,以前井边坊的街坊,各种见缝chā针,总想贿赂我一把就可以横行天津了。”
  “我开始还不知道利害,收了三个儿时玩伴做法庭里的小吏。这下子就捅了马蜂窝了,各种人都涌来了。后来我把这些人都赶了出去,这些人就背后说我坏话。韩金信告诉我,如今在井边坊我已经被骂惨了。”
  李植笑了笑,没有说话。
  “大哥,你回来了,我算是可以轻松一些了。”
  李植朝身后的侍从一挥手,取出一封圣旨出来,jiāo给了李兴。李兴打开一看,吓了一跳。
  “我升做天津总兵了?”
  李植笑道:“如今你大哥我是天津提督了,总管天津各路兵马,天津总兵就空出来了,便由你来做吧。”
  李兴想了想,说道:“大哥,我还是喜欢待在范家庄,这里的人都读书看报懂事理,好管理。到了天津卫城,那些做生意出身的市民一个个人精似的,见缝chā针花招百出,做起事来要绞尽脑汁。”
  “那你就还是驻节范家庄。反正这些产业也要人管。”
  “天津总兵驻节范家庄,兵部会不会有意见?”
  “我是天津提督,哪里需要管兵部的想法?”
  李兴闻言这才高兴起来,一路把李植送到了总兵府才回去。
  李植一走进总兵府院子,便看到影壁后面,儿子李欢正在逗弄妹妹李淑。李欢拿着一块状元糖在手上摆弄,就是不给流口水的妹妹吃。几个侍女蹲在一边,不吭声地守护着世子和小姐。
  院子中间,几个侍女的招呼下,崔合挺着肚子坐在一把椅子上,伸长脖子盯着大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