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6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6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这是什么意思?这李植是不但要拿下这个爵位,而且要看看天子对他兵谏一事的态度啊。
  这李植,真是胆大妄为。
  就连天子身边的王承恩听到李植的话,也微微变色,紧张地看向天子。
  天子在这个谦让环节当然不能接受李植的谦让,但天子怎么说,却很关键。如果天子话里对李植有一丝不满,毫无疑问此后文官们会一拥而上攻击李植,煽动天子调兵讨伐李植。
  当然,如果天子有不满,李植回天津后也会提防起来。天子讨伐兵强马壮的李植,必然只能倚重文臣调动天下士绅的力量。如此一来,不但不会再有李植一点点蚕食士绅的利益,皇权也会再次受到削弱。那样的局面,是文官们极为希望看到的。
  天子朱由检哈哈大笑,仿佛没有看到文官们窥探的目光,侃侃说道:“李卿虽然陈兵京郊,却是应十六万边军之义愤讨伐jiān臣。若不是李卿谏议,朕尚不知道吴甡等人祸国殃民之深也。如今jiān臣已除,公理得伸。十六万边军各返原处,一个个都是忠心耿耿,李卿何罪之有?津国公之爵,不可不封!”
  听到天子的话,百官们对视了一眼,十分的失望。
  天子话里话外,对李植是没有一点不满。天子是害怕逼反李植?还是真的对救国良将宽宏大量?
  李植脸上一喜,拱手说道:“皇恩浩dàng,臣谨受命!”
  朱由检点了点头,大声说道:“李植,朕封你为‘奉天翊运推诚’津国公,世袭罔替。”
  “臣李植谨受命,臣愿以微薄之力,拱卫皇皇大明!”
  太子朱慈烺走了出来,将册封诏书和国公铁券亲手jiāo给了李植。
  承制官大声读道:“李植妻李崔氏,持躬淑慎,誉重椒闱,可为国公夫人,李植母李郑氏,克尽敬慎,慈著螽斯,可为太国公夫人!”
  十几个太监走出来,将复杂的国公仪仗和官服印信jiāo到李植手上。李植一一接受,放到了身后宦官的托盘上。
  忙了半个时辰,一套礼仪才全部走完,承制官大声喊道:“礼毕!津国公谢恩!”
  李植跪倒在地,大声唱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殿上百官齐齐跪倒,齐声大唱:“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殿外的千名官员全部跪倒,拖着长长的声音齐声唱颂:“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千名官员唱颂,那合声直冲云霄,传出了数里。
  在跪伏在地的官员敬拜之时,天子站了起来,退出了皇极殿,往宫后的乾清宫去了。
  鸿胪寺的官员一甩响鞭,大声唱道:“大典已成,百官退散!”
  李植这就算正式受封了。他爬了起来,正要整整身上的官服,却看到一个陌生的身影上来打招呼。
  “福建总兵郑芝龙见过津国公!”
  李植听到这名字,愣了愣。
  李植如今大力开发台湾,发展海军,当然知道郑芝龙的大名。郑芝龙海盗出身,在明末成为了东亚海域的霸主,在东亚的海面上具有统治xìng的武力。郑芝龙曾打败荷兰舰队,而且就是历史上割据台湾的郑成功的父亲。
  到了崇祯十五年,郑芝龙已经实际上割据福建一省。福建的大小军务,没有郑芝龙的命令,天子都无法调遣。天子去年底想调遣郑芝龙的兵马援剿辽东,郑芝龙根本不听调令,赖在福建一动不动。
  如果说李植这个军阀还为大明南征北战,郑芝龙就纯粹是蚕食福建的诸侯了。
  当然,郑芝龙这样的军阀不会向士绅收税,不会引起天下士绅的反对。
  李植看了看郑芝龙,笑道:“原来是福建的郑总兵,久仰久仰!”
  听到久仰两个字,郑芝龙十分得意,仰头哈哈大笑。他伸手拍了拍李植的肩膀,笑道:“津国公在小琉球的产业,发展得十分迅猛啊?”
  李植见郑芝龙举止轻浮,知道来者不善,淡淡问道:“郑总兵什么意思?”
  郑芝龙说道:“津国公的小琉球产业,郑芝龙也参一股如何?”
  李植不知道郑芝龙要怎么参股,不过新竹的开垦一本万利,怎么参股都是李植让利。李植想了想,说道:“如今产业尚小,就不招徕郑总兵了。”
  郑芝龙上下打量了李植一番,说道:“想必津国公也知道,郑芝龙也在小琉球也有个码头。只是移民小琉球的人上去不是被生番袭击,就是水土不服逃回福建,码头的规模迟迟做不大。”
  “而津国公的水利器械奇巧,在新竹听说已经有了十万人。”
  “郑芝龙有战船五千,最知道海上的凶险。津国公不让郑芝龙参股小琉球的移民事业,可要注意海上的风浪。”
  郑芝龙这话里,就有些威胁的意味了。
  李植冷冷看了郑芝龙一眼,懒得和这个海盗多说,抬步走出了皇极殿。
  ……
  朱由检带着王承恩走回乾清宫,一路无语。
  王承恩看了看天子的脸色,拱手问道:“圣上,李植居然胆敢把兵谏的事拿到封爵时候来说!圣上,你怎么不借机责骂他一顿,让他也知道天威!”
  朱由检无奈地吸了口气,摇头说道:“对李植不可轻责!若是让他觉得朕记恨他,生出防备之心,局面要大坏!”


第0501章 为荣
  王承恩听到这话,眼睛一红。他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他低头擦了一把眼泪,抽泣说道:“圣上贵为天子,为了国事夙夜辛劳,殚精竭虑。然而还要在权臣军阀面前忍辱负重,处处退让。都怪我等无能,不能为天子分忧。”
  朱由检吸了口气。
  不过他的心情却没有王承恩那样沉重,摇了摇头说道:“王承恩,这津国公终究是个忠心的。如今我大明朝的总兵哪个不是军阀?祖大寿、郑芝龙这些人物,哪一个是听从调遣的?都在地方上盘踞一方。”
  “津国公这次兵谏,说到底是因为他为国家出生入死,才会对谋害他的jiān臣胸怀怒火。若是李植像郑芝龙那样拒绝服从调遣,他也不会在锦州被jiān臣谋害,他也不会冲冠一怒,十六万边军也不会听从他的号召陈兵京郊。”
  “但那样一来,就没有人为国家出力了。那样的话锦州早已大败,我大明岌岌可危。与其说津国公咄咄逼人,倒不如说他实在是为国家出力巨大!”
  王承恩擦着眼泪说道:“圣上所言极是,但所谓主辱臣死,奴婢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李植的气势已经越来不像一个臣子了,这样下去如何了得?”
  朱由检看了看远处的宫殿,沉默了一会。
  好久,他才说道:“如果局势到了最坏的地步,朝廷讨伐津国公,打个旷日持久两败俱伤,不但朝堂之外的各地军头要蠢蠢yù动,朝堂之上的文官恐怕也不会再把朕放在眼里。津国公今日咄咄逼人,只是因为他功劳殊著。如果来日四海承平,没有他立功的地方,他的气势自然也会淡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