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6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6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贯和名字。每个举着头盔和牌位的士兵都是满脸的肃穆,将头盔和牌位托在腹部前面,朝前面迈着整齐的步伐。
  百姓们被这些头盔和牌位震撼到了。
  是这些将士们用他们的生命守护了大明,守护了九州上下大江南北每一个大明百姓的日子。
  李植看到一个花季的少女突然抓着母亲的手,满脸是泪地哭了起来。
  道路两侧的百姓不再喧嚣,不再欢闹,他们脸上都严肃起来,像是潮水一样拜倒。道路的两侧,只看得到百姓们黑压压的头颅。百姓们齐齐朝那些战死的英魂长揖及地,展示他们最高的崇敬和感激。


第0498章 英雄
  一千虎贲师士兵举着头盔和牌位走在大道上,气氛十分肃穆。部队的前段走到哪里,哪里的百姓就齐齐拜倒。这些为国捐躯的战士们已经战死了,再也享受不到人间的繁华。他们的勇敢配得上富贵锦绣,但他们已经得不到,百姓们能给他们的,唯有这长长一揖,唯有这满腹的崇敬。
  yóu xing的队伍很长,百姓们作揖把腰都弯酸了,就站直休息一会,然后再深深地揖下去。
  路边的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好奇地拉着妈妈的衣角,问道:“娘亲,这些牌位是谁的牌位?”
  他的母亲答道:“我的儿,这是为百姓战死的王师的牌位,我的儿,这都是最忠义的王师。”
  男孩问道:“娘亲,这些王师为什么战死了?”
  fù女摸了摸儿子的脑袋,说道:“我的儿,这些王师都是为了保家卫国,为了天下的苦难百姓战死的。”
  男孩眨着眼睛想了想,突然说道:“娘亲,我长大了也要做保家卫国的王师!”
  fù女听到这话眼睛一红,又怜惜地摸了摸儿子的脑袋,说道:“我的儿,那你可要记住了,这是天津津国公的虎贲师。等你长大了,你就去天津去……”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叟拄着拐杖站在道路边上,看着那些牌位流下两行浊泪。他的儿子见老父情绪激动,怕老人出状况,上来说道:“老翁,莫要流泪。”
  老叟拄着拐杖,看着儿子喟然说道:“你一介匹夫,每日碌碌,尚有一子一女绕膝。可叹这些为国捐躯的英雄,年纪轻轻就死了,便再无子嗣了。”
  他的儿子听到这话,不知道怎么回答。
  老叟摇头说道:“天津的王师哪里是反贼?都是我大明的英雄!以后哪个人说津国公的坏话,老叟我第一个上去拼命!”
  yóu xing的虎贲师将士们抬着亡者的牌位,想起惨烈战死的袍泽,看着齐齐朝自己作揖的百姓,不少人都感动了,为死去的战友们流下了热泪。
  有这些百姓的崇敬礼遇,不愧英雄抛洒热血,为国捐躯。
  虎贲师走过去以后,后面其他的明军也走了过来。这些明军也举着牺牲者的牌位,一路yóu xing。这些战死的各镇明军虽然杀敌不如虎贲师勇敢,战绩不如虎贲师辉煌,但也是大明的忠义勇士,同样受到百姓尊敬。
  从皇城承天门到京城朝阳门之间的道路上,气氛庄严肃穆。十几里的长街上,只听得到yóu xing将士的脚步声。没有人大声喧哗,也没有人欢呼鼓噪。
  山海关总兵马科和大同总兵王朴骑马行在长长游戏队伍的中间,各拿着一把马槊和大刀,在百姓们崇敬的目光中行得昂首挺胸。两人的兵马在锦州大战中冲击皇太极的火铳兵,死伤最惨重。
  虽然五千检阅名额有限,两人麾下有些将士必须一人举着两个牌位。但两人后面的队伍依旧是各军中最长。王朴这些天搞来了一些麻布,此时大同的兵马都是披着麻举着排位的,那场面更令人心酸。
  不过王朴走在京城大道上,头虽然抬得高,心里却有些发虚。越靠近皇城,王朴就越紧张。他张望了一下前后,突然对旁边的马科说道:“马总兵,我等前些天还包围京城,天子这么快就不生我们的气了?”
  马科挺胸说道:“当日血往脑袋上涌,做事豁出去了,哪里想那么多?即便是天子有气,如今也无可挽回了!”
  王朴眨了眨眼睛,说道:“马总兵,我们把大军撤了,率不带武器的五千将士入城,会不会有些凶险?”
  “若是天子在宫内埋伏刀斧手,把津国公和我等九人全部拿下,那可如何是好?”
  马科愣了愣,看了看皇城的方向,心里也有些发虚。
  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镇静,说道:“王朴你别怕,盘踞在锦州的祖大寿是何等老谋深算的人物?天子历次召他入京他都不敢来。这次他敢入京,一定是算准了天子不会拿我们怎么样。祖大寿都敢入宫,我们怕什么?”
  王朴听到马科的分析,舒了一口气。
  马科又说道:“若是天子突然动手,撤走的边军不知道有多少会投贼投鞑。你看看这两边的京城百姓。百姓待我们以国士,若是天子拿我们,京城百姓会如何看天子?天子是明君,断然不会和百姓作对!”
  王朴想了想,这才释怀,尴尬一笑。
  yóu xing的队伍慢慢往前走,走到了承天门前。在太监和宦官的引导下,队伍从承天门进入,走到午门前。李植率领九名总兵站在将士们的前面。后面的五千将士手举烈士的头盔、牌位,站在将官的身后。
  密密麻麻的牌位在士卒的手上排列过去,浩浩dàngdàng。这每一个牌位后面,就有一个浴血厮杀为国捐躯的义士。可以想象,锦州那一战的残酷和血腥。
  引导礼仪的宦官们看着那些牌位,一个个脸上动容。一些血xìng的小宦官,看着看着就流下眼泪出来。不过此时正是检阅大礼,他们流了眼泪也不敢用手去擦,只敢端端站着任眼泪从脸上流下来。
  过了一刻钟,上百个“大汉将军”走上了午门城门。接下来天子的仪仗被摆了上来,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先崇祯一步走上午门,往下面看了看。
  看到那几千个牌位,王承恩愣了愣。
  想了想,王承恩叹了一口气,收回了脑袋。
  过了一会,上百个大汉将军齐声喊道:“天子驾到!检阅将士!”
  午门下面的将士们整了整衣襟,端正了头盔和牌位,准备迎接天子的检阅。
  天子朱由检走上了午门,走到了午门之上。
  走到城墙边上,第一眼,朱由检就看到了那几千个牌位,毫无疑问,这是锦州之战战死将士的牌位。
  若不是这些为国捐躯的将士,大明的江山社稷恐怕已经岌岌可危。这些年轻的战士,为了国家,早早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朱由检喟然长叹,许久说不出话来。
  沉默了好久,朱由检才缓缓说道:
  “血勇义士,都是我大明的英雄!”


第0499章 升赏
  天子朱由检想了想,说道:“锦州大战战死的将士,都是为国捐躯的英雄。所有阵亡将士,升二级追授。”
  天子想了想,又说道:“战死的普通士卒,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