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6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6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臣,王朴无知戏言,曹少保不要介意!”
  曹变蛟冷哼了一声,没有再发作。
  祖大寿走到李植面前,单膝跪地大声说道:“这次全靠津国公为我等武夫出头,我等才得偿心愿杀尽jiān臣!”
  马科也单膝跪在了李植身前,大声说道:“津国公这份义气马科记得了。来日有机会,马科一定报答。”
  其他七个总兵也纷纷一揖及地,大声说道:“津国公为我等武夫出这个头,这份恩情我等铭记在心!”
  “津国公我辈楷模,这番辛苦了!”
  “津国公以后有什么事,一句话,杨某人若是不帮忙,就不是人了。”
  李植虚虚一抬手让众将起来,淡淡说道:“这是本公该做的事情,诸位何需记挂?”
  众将站了起来,对视了一阵,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众人正在那里高兴,突然看到远处骑来十几个太监和宦官。
  为首一个宦官骑着高大的战马,手上高举着一封金色的圣旨,显然是来宣旨的。把守关卡的将士们见这阵势,都不敢阻拦,让十几个宦官直接骑行到了大军的中军大帐门口。
  “津国公,京外九名总兵接旨!”
  众将赶紧跪伏在地,接受圣旨。
  “锦州大战,津国公和诸将功勋卓著,十七万边军浴血厮杀,朕意重赏。五月初十,朕在午门检阅此战有功将士,津国公李植率九名总兵,选五千有功将士午门宣捷,入京受赏,不得有误!”


第0497章 烈士
  圣旨让各将入京受赏,同时带上五千在锦州大战中有功的士兵接受天子午门检阅。这可是好事,说不得这些受检阅将士都会有升赏。
  这五千士兵名额,引起了九名总兵的争夺。武人打仗就是为了功勋,谁不想多带些将士入京受天子检阅?如果别的总兵带上千人站那里,自己身后只有百来人,谁会把你当成功臣?所以众总兵都想多带些自己的人马。
  众将虽然官位有高低,但都是总兵,谁也不服谁,最后只能由津国公李植裁决。
  但李植一席话,让众人有些汗颜。
  “我虎贲师有功将士,事后自有内部的官位调整,功勋奖赏。但这次入京是一种荣誉,我虎贲师将派遣一千零七十二名普通兵士,举着虎贲师牺牲的一千零七十二名烈士的头盔和牌位入京,接受天子的检阅,百姓的欢呼。”
  虎贲师这次一千三百多人死伤,最后战死和重伤不治的战士有一千多,这些士兵,是李植心中最大的英雄。
  这些战士的遗体,都已经由李植的辎重队运回天津安葬了。将士们的牌位,将永远在范家庄褒忠祠中接受香火供奉。李植带领天津的官员们,每年会在春秋两季赴褒忠祠祭祀。将士的一名家属将获得授勋成为范家庄“英雄”。不仅如此,牺牲将士的家属将收到丰厚的抚恤金,每月二两五钱。
  但这样,还不够。这次天子午门检阅,李植还要让牺牲将士们在京城享受哀荣。
  李植将让士兵们举着牺牲士兵的头盔和牌位入京受阅,把所有荣誉归给这些战死的英雄。
  众将听到李植的话面面相觑。李植的虎贲师尊重战死的英雄,但其他的明军抚恤制度还十分落后。李植还保存这牺牲士兵的头盔,其他明军中牺牲士兵的装备已经乱成一片了。此时牺牲士兵的装备,是无论如何找不出来了。
  不过李植对战死士兵的尊重,还是让其他总兵们动容。总兵们想了想,最后曹变蛟说道:“我部也仿照津国公的做法,头盔虽然是找不出来了,但也可以举阵亡士兵的牌位入京。”
  其他的总兵想了想,都说到:“我等也如此!”
  “我等也仿效津国公,如此行事!”
  总兵们统一了意见,便各自下去统计亡者,制作牌位了。
  除了接受检阅的五千士兵,其他的十几万大军上京请命的任务已经完成,大军不需要再围着京城了。再围着京城,朝廷就要怀疑众将的野心了。而且大军粮草吃紧,也到了走的时候了。五月初八,上京请命的十数万边军分散行军,各自往本部军镇驻地返回。
  关宁的祖大寿、吴三桂和马科等人立即发兵返还关宁。大军来的时候威风,回去的时候粮草倒是十分吃紧。三个总兵从各自镇守的城池调来军粮,勉强能撑到大军走回驻地。
  至于兵饷,打完仗就又开始拖欠了。
  蓟镇和宣大的兵马距离军镇驻地较近,粮食能够调来。不过为了表明忠心,表明无心留恋京城,杨国柱和王朴五月初八也已经往西南方向行军了,一天走了四十里,去势甚急。
  李植的粮草可以从天津调过来,本没有其他总兵们那样着急。不过其他总兵一下子全散了,李植也不好赖在京城。五月初八,李植也往天津退了三十里,已经走出了京城的范围。
  到了五月初九下午,包围京城的各军已经全部撤去,京城附近已经没有了请命的边军,京师解严。
  五月初十上午,五千边军将士排着队列,举着烈士们的牌位,从朝阳门进入了京城。
  锦州之战是决定国运的大战,胜负关系到每个百姓的生活。凯旋而归的英雄们入京检阅,谁不想看看?朝阳门到紫禁城午门之间的大道是很宽的。道路两侧,此时挤满了观看英雄的百姓们。屋檐下,屋顶上,大道两侧的小路上,到处都是京城的百姓。
  李植骑着骏马带着亲卫,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穿过巍峨的朝阳门,走在前面的李植一走出城门,道路两边的百姓们就zhà了。
  “快看!津国公!!”
  “津国公来了!”
  “杀鞑子的津国公!”
  “大将军来了!”
  欢喜的人们满脸的崇拜,齐齐向李植挥舞手臂。从李植的角度看过去,道路两侧的那些手臂就像是一片片沸腾的潮水,不停地翻滚着。百姓们大声呼唤李植的爵位,跳跃欢呼,表达他们对李植的崇拜!
  有年轻人不知道哪里摘来的野花,拼命往李植和亲卫们身上撒。
  不过李植走在这些沸腾的人群中,表情严肃,并没有回应百姓们的欢呼。因为他知道,后面沉重的队伍,会很快让百姓们安静下来。
  果然,当那些烈士的头盔,还有沉甸甸的烈士牌位被士兵们端进了朝阳门后,兴奋的百姓们立即就安静下来。
  那些被举着的头盔都不是新的,是战死的将士们的。不少头盔上满是鲜血,都已经干了,像染料一样粘结在头盔上,把那些银色的钢盔染成了暗红色。头盔不都是完整的,有些头盔上面有钝器重砸造成的凹陷,有些头盔上更有令人触目惊心的大洞,一看就是重兵器造成的。可以想象,那些大洞曾对死去的英雄造成怎样的重创。
  头盔上的这些鲜血和破损,仿佛在向世人展示锦州大战的残酷,展示战死将士的无畏和勇敢。
  头盔下面的牌位上,写着牺牲士兵的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