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6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6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太仆寺马政银子,险致锦州大败。全赖十七万边军将士死战不退,才险险获胜。”
  “锦州若败,大明危矣,华夏危矣。吴甡等三十七名朝廷命官,不可不杀,以彰国法。首犯亲族,不可不诛,以儆效尤。十六万边军陈师乞命,诚可听也。今诛杀罪犯和亲族三百一十五人,以正视听。”
  太仆寺藏银差点毁了这个国家,差点让天下百姓变成亡国奴,知道了真相的京城百姓们对这些jiān臣恨得咬牙切齿。听到太监的圣旨,百姓们义愤填膺,高举拳头大声喊杀。
  此时聚集过来的百姓已经挤满了城东的十几条大街小巷,后面的百姓看不到刑场上的情景,只听到前面的百姓喊杀了,知道这是要行刑了,便也大声跟着喊了起来。一时方圆几里的城中都是百姓的喊杀声,声音震天。
  内阁次辅吴甡这次自作聪明,最终身败名裂九族皆墨。他在百姓的喊杀声中身子一摇,再也坚持不住,噗通一声晕倒在刑场上。
  不过即便晕倒了,也阻止不了行刑。
  两个个五大三粗的刽子手走到了吴甡面前,其中一个熟练地扶正了吴甡的身子,把吴甡背后的斩标一拔。另外一个高举大刀,手起刀落。
  血花四溅,喷了几米高。
  吴甡的脑袋掉在了地上,在地上咕噜咕噜滚了几圈。
  台下的百姓们见首恶得诛,一个个拍手称快大声叫好。
  其他的刑犯们见到这场面,哪里还有原先的官员派头,一个个倒在刑场上瑟瑟发抖。前太仆寺卿陈继善也不知道是那根筋搭错了,突然拼命朝李植磕头起来,大声喊道:“津国公,你饶了陈继善三族,陈继善下辈子给你做牛做马!”
  趴在地上的李待问也身子一抖,惊疑地看着李植,仿佛李植最后时刻有可能饶了他们一样。
  李植看也不看二人。
  刽子手们哪里给这些败类求饶的时间。几个刽子手冲了上去,将陈继善和李待问扶了起来。
  两人惨叫了几声,却拦不住锋利的钢刀,被一刀两断割下了脑袋。
  三名官员的亲族,也被刽子手一一斩杀。
  见祸害国家的元凶被一一剪除,场下的百姓们更加激动,后面的百姓看不清刑场,拼命往前面挤,在台下面竟挤得有些混乱,人群像是波浪一样涌动。
  百姓们看到四名元凶中的贺世寿还在刑场上,高举拳头,大声吼道:
  “杀贺世寿!”
  “杀贺世寿!”


第0496章 贺世寿
  贺世寿听到四周百姓的怒吼,知道自己时候已经不多。
  他怒视着李植,大声吼道:“李植,你在天津草创时候无依无靠,谁都想咬你一口。若不是我保你几年,你早就被人啃得尸骨无存了,今天你就这样报答我?”
  李植坐的观刑台和贺世寿跪的地方挺近,贺世寿的话,倒是让观刑台上的官员们都听到了。官员们微微变色,都看向了李植。
  李植淡淡答道:“贺世寿,你祸国殃民罪大恶极,若是我李植放过你,十六万边军不答应,天下百姓不答应。”
  众官听了李植的话,对视了一阵。众官都道这津国公是个大公无私六亲不认的人,和他打jiāo道时候可千万要小心。若是在津国公面前为了私利损害了公利,恐怕要被津国公视为仇寇。
  贺世寿气得须发倒竖,大声喊道:“李植,早知道你是这样的jiān臣贼子,我在天津就该灭了你!”
  李植看着贺世寿,没有说话。
  贺世寿突然跪在地上哈哈大笑,说道:“李植,你不要以为杀了几个我们朝臣你就赢了。你已经得罪死了天下的士绅,天下的文官。天下只要有圣人文章的地方,就有你的敌人。天下士人恨不得喝你的血,吃你的ròu。你孤身一人拿什么和天下士人斗?你身败名裂的那一天,要不了多久了。”
  李植答道:“巡抚过虑了!”
  见李植最后时候叫自己巡抚,贺世寿怒目圆睁,死死看着李植。
  刽子手见李植不再和贺世寿说话,大喝一声,手持钢刀摁住了贺世寿。斩标被高高拔起,钢刀飞快地从贺世寿的脖子上斩了下去。血花四溅,贺世寿的脑袋咕噜咕噜滚到了地上,在地上转了一圈,又对向了李植。
  那头颅怒瞪着李植,断了气。
  围观的百姓们见贺世寿也死了,四个元凶全部被斩,齐声叫好。后排的人看不到刑场,见前排的百姓叫好,忙着拉前面的人问。得知贺世寿也已经被斩首,后排的人也开始大声叫好,最后堵在十几条道路上的几万人齐声喊叫,叫声直冲云霄。
  贺世寿的家人也被拉了出来,斩首示众。然后是户部和太仆寺的官员,一一枭首。菜市口前面血流成溪,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几个刽子手一路杀过去,最后竟杀了一个时辰,才把三百多人全斩杀在刑场上。
  围观的人群见jiān臣被一锅端,十分兴奋。前排的百姓们看得眼睛发红,围着刑场叫好,又喊了半个时辰。等前排的百姓心满意足地撤了,后排的百姓又挤上来看jiān臣的尸首,挥手叫好。整整一天,城东的菜市口刑场外都是人潮如涌,喊声如潮。
  jiān臣被杀的消息随着退下去的百姓传遍了全城,听者无不拍手称快。
  ……
  等李植和王朴看完了刑场杀jiān臣回到了城外的营帐中,还没下马,八个总兵便围了上来,着急询问菜市口行刑的情况。
  王朴哈哈大笑,骑在马上一挥手,大声说道:“斩了,全斩了。天子这次完全站在我们这一边,吴甡诛九族,陈继善和李待问诛三族,贺世寿杀全家,一共斩了三百一十五人!一个都没有跑掉。”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一个个豪爽大笑,说不出的高兴。九个总兵冒着被打为反贼的风险陈兵请命,为的不就是杀死这些谋害大军的jiān臣?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一个个满脸的欣喜。
  杨国柱大声喝道:“王家小子,天子不是站在我们这一边,是站在公理一边!”
  王朴哈哈大笑,说道:“管他站在谁一边,总之我十七万将士的大仇得报!”
  马科后退一步,扶着帐前的大旗旗杆,喟然说道:“我那六百战死的家丁,总算是报了仇!”
  曹变蛟吸了口气,眼睛刹那间已经是激动得血红,沉声说道:“我们在前线浴血厮杀,天子是知道我们的艰辛的。”
  王朴看了看曹变蛟,诧异说道:“曹少保,你怎么这么激动?当初你一心跟随津国公兵谏,我还以为你是要造反了哩!”
  曹变蛟冷哼了一声,斥道:“王朴,你不要空口白牙的说胡话。曹变蛟对天子的忠心,天日昭昭。”
  “只是不忍心看天子被jiān臣蒙蔽,曹变蛟才不得不追随津国公陈兵请命!若是津国公当初有一丝反心,曹变蛟第一个和津国公决裂!”
  王朴见曹变蛟发火了,不敢多说,赶紧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曹少保是大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