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5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城墙上。然后天子的金瓜、金伞和金扇等仪仗被一一举了上去。
  华丽的仪仗,即便是几里外也能一眼就知道是天子的队伍。
  最后天子才抬步登楼。
  朱由检一上城墙,就看到了列阵在朝阳门外五里外的边军队伍。看到浩浩dàngdàng的边军列阵十几里,朱由检吸了一口气,许久才说道:“我大明王师,壮矣。难怪能在锦州大破鞑子的二十三万大军。”
  洪承畴脸上发白,走到天子身边说道:“圣上小心,若是看到开花弹飞过来,一定要伏地躲避。”
  朱由检扶着城墙看了好久,才大声说道:“都是我大明的王师,都是忠臣,岂会造反?”
  过了一会,朝阳门外的边军看到天子的仪仗了。
  那些金瓜,金伞,金扇,金柱,金旗,耀眼夺目,显然是天子登城门了。列队站在朝阳门下面的将士们面对天子,想起锦州的血战,想起战死的袍泽,想起朝中的jiān臣,一个个泪流满面。十六万边军在前线舍命杀奴,哪一个是想做反贼造反的?
  此时看到天子,只恨不能上去陈述十六万边军的艰难和委屈。
  几万人直直站着,看着天子的仪仗发呆。没人呼万岁,也没有人下跪,一个个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突然有人大声唱起红巾军军歌起来,那歌声像是星星之火落入草原上,瞬间就引起了周围士兵的共鸣,激起所有人的大声歌唱。
  在锦州,在粮草不继的危急关头,就是这首歌激励着将士陷阵杀奴的。
  “风从龙,云从虎,功名利禄尘与土。望神州,百姓苦,千里沃土皆荒芜。看天下,尽胡虏,天道残缺匹夫补……”
  “好男儿,别父母,只为苍生不为主。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才罢手……”
  几万人对着城门上的天子仪仗大声歌唱,那歌声响彻云霄。
  文官们听到几万边军齐唱的威势,一个个脸色发白。
  朱由检抚须沉吟,说道:“这是红巾军军歌!洪承畴,边军将士见了朕为何唱红巾军军歌?”
  洪承畴脸上一白,说道:“圣上明鉴,当日锦州大战之时,十七万将士便是唱着这支战歌上前血战,死战不退,打败了二十三万鞑子的。”
  朱由检沉吟许久,才喟然长叹,说道:“边军的将士这是在和朕说,说他们在锦州大战的艰辛,说他们被jiān臣谋害的不甘啊!”
  朱由检听着城门外的战歌,突然也感同身受,潸然泪下。
  “这哪里是津国公的叛兵?都是我大明的忠臣!哪里有反贼?”
  见天子落泪,太监和文官们慌张跪下,匍匐在地。一时间,城门上跪了一大片。
  “王承恩,传朕的旨意,十六万边军乞命一事,朕已明白。边军血战东奴,却被jiān人所害损伤惨重,若不是大军身怀忠义之心陷阵冲锋,锦州已是大败,我大明已是危局。”
  “十六万将士的陈兵乞命,不可不听。祸国jiān人,不可不杀!”
  “便按津国公所奏,诛杀jiān臣!”


第0495章 刑场
  五月初七,东厂的番子手按钢刀一身劲装,将太仆寺藏银案的三十八名涉案官员和论罪当斩的罪犯亲族,浩浩dàngdàng全部押到了京城外城城东菜市口。几百名死刑犯,在无数京城百姓的注视下跪在临时搭建的行刑台上。
  这一次藏银案,因为涉及极广影响极大,险些造成大明国运的衰微,已经被天子定为“太仆寺逆案”。天子朱由检五月初五下午下令,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五月初五晚上连夜全体出动,根据津国公李植的奏章名单顺藤摸瓜,一日一夜之间将千头万绪的案情全部掌握。
  这次三司会审,部分文官有所抵触。刑部尚书和都察院左都御史就不配合天子的行动,朱由检跳过此二人,钦点素来服从皇权的刑部侍郎张光航和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文凯亭负责,才保证了三司会审的高效执行。
  五月初七中午,看杀jiān臣的百姓们挤满了城东菜市口附近的大街小巷,站满了菜市口旁边的刑场空地,甚至连附近民宅的屋顶上也站满了人。那些颤颤巍巍的瓦顶,也不知道能不能支持上面的观众。从高处望去,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
  几百名犯人背chā斩标被押到了菜市口,哭声震天。不过围观的百姓却没人同情他们。
  看到犯人一个个押上来,百姓们义愤填膺,大声喊杀。不少人在地上找石头往行犯人们扔去。一个、两个石头还能躲,一多了,跪在台上的犯人们根本无处躲藏,被砸得头上出血,只能低头伏地躲避。
  东厂掌印太监王德化代表天子坐镇刑场观刑台最上方,他旁边坐着三司官员,呼啦啦一大堆。上百名东厂番子手摁钢刀将整个刑场四周围住,让整个场面显得庄严肃重。因为是钦定逆案,王德化身边还竖立着一杆象征天子的金色旗帜。
  十六万边军的代表自然也不能少,津国公李植被受到邀请,被邀请亲自进城亲眼见证藏银一案几十jiān臣的枭首。和他一起被邀请的,还有大同总兵王朴。
  李植骑着御赐骏马“踏风”,率领二十亲卫,打着国公仪仗,从重新打开的朝阳门进入了京城。到了刑场,李植发现前面密密麻麻全是人,正琢磨怎么进去,却看到人群突然朝两边分开。
  “津国公来了!”
  “杀鞑子的津国公来了!”
  拥挤的人群让出了一条道路,让李植和王朴进入。
  上了观刑台,百官连忙给二人让座,让二人坐在了代表天子的王德化两边。
  李植在观刑台坐下,往刑场上一看,便看到几十个披头散发的官员,以及被他们连累的家人们。
  内阁次辅吴甡这次被杀九族,下场最惨。他跪在刑场上已经是面无人色,只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一动不动。若是不仔细观察,还以为他已经跪在那里死了。
  户部尚书李待问被诛三族,跪在刑场上老泪纵横,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刑台上。
  太仆寺卿陈继善连跪着的力气都没有,伏在刑场上,身子一抽一抽。
  其他的户部、太仆寺官员们也一个个抽泣嚎哭,说不出的悔恨。这些官员无视国家利益都已经习惯了,何曾想过按照上官的jiāo待做事也会落罪问斩?
  李植在刑犯中搜索了一阵,看到了礼部尚书贺世寿。
  贺世寿此时穿着一件灰色的中衣,身上五花大绑。几年未见,李植觉得贺世寿倒是一点都没有老,脸上依旧还是那几道皱纹,这些年显然过得很滋润。不过这些天知道大难降至,可能没睡好,贺世寿脸上血色不太好。
  贺世寿也看到了李植,对李植怒目圆睁,仿佛要上来咬李植一口。
  午时一到,一个小太监走了出来,打开一份圣旨。
  “锦州一战,事关大明国运,至关重要。九州华夏,无不群策群力全力支持,共赴国难。然此等危难时刻,吴甡等三十七人却yīn谋藏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