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5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5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理想国,岂能为了一己私利饶了贺世寿。李植若是这么做了,天下人怎么看李植,天津的百姓怎么看李植?那些战死将士的父母妻儿,如何看李植?”
  “那些将士死战不退壮烈捐躯,若是知道李植为了私利放过元凶,九泉之下也不会放过李植。”
  许敏策狠狠给李植磕了一个头,惨声说道:“贤弟,哥哥知道你是要做大事业的人,不能为私心坏公利。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是哥哥求你!你大发慈悲,就为哥哥破例一次。这一次之后,你还是你的津国公,位高权重,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闲话。”
  李植沉默了好久,心中竟有些挣扎。许久,李植才苦笑一声,无奈说道:“大哥,李植做不到。”
  许敏策突然大笑一声,猛地爬起来往后退了一步。他眼睛已经是血红,指着李植怒声喝道:“李植,你以为你是谁?当初要不是哥哥救你,若不是我二舅贺世寿保你,你已经是夺你产业的陆化荣棍下死人了。你的什么津国公,你的什么理想国,全都是放狗屁!”
  李植被许敏策骂得脸色发白,站起来说道:“许大哥,贺世寿祸国殃民,实在该杀,你又何必如此执着?”
  许敏策愤怒地一挥袖子,大声吼道:“我不管贺世寿多祸国殃民,他是我许敏策的恩人。人要忠义!否则和猪狗有什么区别?我就是粉身碎骨也要救他!”
  “我许敏策救过你李植,你若不报答我一次,你和禽兽有什么区别?”
  李植无奈地坐了下来,沉声说道:“我只能照顾许大哥的生意,照顾许大哥一家。要放过贺世寿,李植做不到!”
  许敏策怒发冲冠,跳了起来,指着李植喝道:“小人!李植!世人都说你是救国英雄,只有我许敏策知道你是个小人!”
  许敏策愤怒至极,丝毫不畏惧李植的位高权重,言语间已经和李植决裂。
  李植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说不出话来。
  “小人!你是个小人!”
  许敏策愤怒地把头上的儒巾往地上一甩,大声喝道:“救不下二舅,二舅养我许敏策一家何用?我要这功名何用?”
  “都是我许敏策看走了眼!救了你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小人。若是让陆化荣害死你,我二舅如何有今日之败?”
  李植吸了口气,说道:“许大哥!若是当初你不救下李植,恐怕大明也要完了,天下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强词夺理!”
  “都是我许敏策看走了眼,帮了一个小人害死了二舅!是我害死了二舅!”
  许敏策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他披头散发地站在那里哭着,最后竟又惨声大笑起来,哭着笑着,仿佛已经痴了。
  他惨声大笑,披头散发地跑出了李植的大帐,一个人往营帐的外面跑了出去,头也不回。


第0494章 朝阳门
  五月初五,天子朱由检站在乾清宫内,听着东厂掌印太监王德化汇报京城中的情况。
  这些天京城暗流汹涌,锦衣卫指挥使骆养xìng亲近文官,却对京城中的情况拖延不报,让朱由检如同瞎子。朱由检无奈,只能让东厂来干锦衣卫的事情。东厂人员相对锦衣卫来说较少,本来是监视官员的,此时被崇祯派到了京城大街小巷了解京城百姓的动向。
  王德化是个身材瘦削的年轻人,看上去比朱由检还年轻一些。他的两道眉毛竖着,有些英气。不过在朱由检面前,他的身段放得十分柔软。
  “皇爷,奴婢查清楚了。四月三十号,津国公李植偷运了十万份《天津日报》入京,在大街小巷散发。那天的《天津日报》专讲太仆寺藏银的事情,把这藏银的前因后果传到了全城。这一下子百姓全zhà了。”
  “皇爷,如今每天都有百姓聚在承天门前叫嚷,要朝廷杀人。这些百姓每天都换人,不是一群人,是全城的百姓换着拨儿来喊。”
  “如今各个菜市场门口都聚集着百姓,时不时有人慷慨陈词。这些人站出来说话的人东厂的番子们都上去查过,确实是平头百姓。这些人每天喊着要杀jiān臣,围观的百姓们只管叫好。”
  “五月二日,津国公又偷运了一批报纸入京,火上浇油!”
  “首辅周延儒、几个阁老,吏部尚书,这些关键部门的官员们都被百姓们骂得狗血喷头,说他们提拔的jiān臣谋害国家,说要他们何用?百姓们每天堵路,不让这些官员上朝。”
  “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的官员专管刑名审讯,迟迟不办太仆寺藏银的案子,被百姓们骂得更凶。都察院左都御史刘宗周家里两个家丁出去买杂货时候被百姓蒙着头打了一顿,血流了一身。”
  “如今文官人人自危,在街上都不敢公开穿文官官袍。”
  王德化说了一大堆,最后说道:“皇爷,若是这太仆寺藏银一案再不办,恐怕不但边军不答应,京城的百姓都要乱起来。如今文官们都失了方寸,再没有当初那样团结起来对付津国公的气势。”
  朱由检听着王德化的报告,吸了一口气。
  “王德化,你办得很好。朕日日在这紫禁城里,连外面的市井消息都不知道,要是没有东厂,朕当真是个瞎子!”
  “十六万边军陈兵京郊七天了吧。这支在锦州血战的凯旋之师驻兵城下,朕却见也没有见过。王承恩,你去准备仪仗,朕要上朝阳门,去城门上看一看这陈师乞命的大军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王承恩愣了愣,说道:“圣上,这城门上……”
  “速去准备!”
  王承恩不甘违逆,赶紧下去准备了。
  朱由检等了一刻钟,天子的仪仗准备好了。朱由检带着护卫,浩浩dàngdàng离开紫禁城,往朝阳门开去。
  路上的百姓见天子仪仗来了,赶紧让出道路跪在道路两侧,匍匐在地不敢仰视。朱由检的队伍一路往东面开去。过了一会,天子出巡的消息传了出去。没有受到百姓攻击的工部尚书、兵部尚书、以及已经入京的蓟辽总督洪承畴等官员骑着马从后面追了上来,冲到天子仪仗两侧护驾。
  洪承畴跃马而下跪在天子的车驾下面,大声喊道:“圣上,朝阳门万万上不得!十六万边军昨天已经移到城墙外五里处,李植的开花弹在这个距离上已经可以抛shè城门!”
  几个尚书听到这话,一个个匍匐在地,大声请求天子停步。
  朱由检哈哈大笑,说道:“洪承畴,你是说津国公要开pào弑君么?他杀了朕,对他什么好处?”
  洪承畴愣了愣,却答不出这句话。
  朱由检大声说道:“朕相信李植是大明的忠臣,断不会做出谋反的事情。”
  朱由检说完这话不再停留,带着仪仗站往朝阳门走去。
  到了朝阳门,先是东厂的侍卫冲了上去,检查城门是否有jiān细。然后是宫中的“大汉将军”上门,守住各个方位。接下来高大的天子金色旗帜被一杆杆举上了城门,立在了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