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5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是贫寒出身。虽然这些识字的大多有些优越感,和士绅们走得近些,不太愿意为百姓读报。但只要十个里面有一个人把报纸的内容说出来,百姓们就能知道真相。
  一般的报纸内容不涉及百姓切身利益,除非是大规模念报人口口传播,否则很难把报纸的内容传到各家各户。就算有一、两个念报人读出内容,传播也仅仅到此为止。所以士绅们很容易控制。
  但此时情况不同,对于遭兵灾的京城百姓来说,此时真相是急于知道的,是关乎切身利益的。只要有一个读书人把报纸上的消息告诉给百姓,百姓们就能口口相传,把这个致命的真相飞速传播出去。
  听到李植办报人的吆喝,百姓们一个个拥了上来,抢夺报纸。办报人们在京城分成五十个点一份一份地分发,只用了半个时辰,就把十万份报纸全部发了出去。
  有零零星星的士绅子弟出来阻挠报纸传播,都被李植的密卫放倒在外面。等到听到消息的士绅们渐渐反应过来,有组织的出现想阻止报纸传播,报纸已经全部发出去了。李植的人员脚底抹油,撤了。
  很快,就有个别热心的识字者为百姓读了报。然后百姓们口口相传,将报纸上的内容传播了出去。
  十六万边军为什么围城,为什么如此义愤填膺,围城不攻有什么诉求。锦州大战为什么本可以不战而胜,太仆寺藏匿银子有多么恶劣,津国公率兵围城要杀哪些人,这些真相像是一阵风似的传遍了全城。


第0492章 京城
  五月初四,李植的报纸已经在京城内发酵了四日。
  正是朝会的时间,皇极殿上,朱由检诧异地看着稀稀拉拉的官员队伍,不明就里。
  今天的朝会,竟有三分之一的文官迟到了,内阁首辅周延儒、吏部尚书郑三俊,全都不在。这算什么事情?尤其是户部和太仆寺的几名官员,全体缺席!文官们哪里去了?怎么会一起迟到?什么意思?集体抗议?
  王承恩去见李植和九名总兵是私底下去见的,文官们并不知道。朱由检目前只是把私调兵马的吴甡打入大牢细细审查,并没有抓捕其他文官,文官们有什么好抗议的?
  难道是京城内出了什么变故?
  朱由检看了看左都御史刘宗周,问道:“刘宗周,今日怎么这么多文臣迟到?”
  刘宗周犹豫了一阵,拱手出列,含含糊糊地说道:“大臣们可能路上碰到了些问题,很快就会到了。”
  朱由检见刘宗周话不说清楚,知道这里面有问题,追问道:“路上遇到什么问题?竟能让文臣们无法上朝?”
  刘宗周见无法隐瞒,只能说道:“圣上,今天城中刁民闹事,拦住朝臣的道路不让上朝。这些刁民成百上千,啸聚道路堵塞官员。臣上朝时候在绿豆巷子被拦住,全靠家丁拼死挤出一条道路来,才进入皇城。”
  朱由检愣了愣,却不知道京城中竟出了这样的事情。京城是紫禁城所在,京城情况关系到紫禁城的安危,十分重要。这么多朝臣不能上朝,莫非都是被刁民拦住道路,这可是大事。
  京城的百姓见惯了大官,所谓抬头不见低头见,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天子脚下的百姓对朝臣并不畏惧。万历年间的首辅申时行,就有上朝时候被京城老fù拦住道路的笑谈。但那只是个例,像今天这样文臣大规模无法上朝,还是第一次。
  朱由检十分担心地说道:“这些刁民何故闹事?”
  刘宗周拱手说道:“恐怕是津国公见天子不答应他的无理要求,就在京城煽动民变,才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刘宗周避重就轻,不说拦路百姓的诉求,却告了李植一状。朱由检听到这话,知道刘宗周不想说实话,皱了皱眉头。
  缺了这么多文官,朝会无法举行。朱由检也不说话,就看着远处的内金水桥默默等待。百官们站在皇极殿里往南面使劲张望,翘首等待其他官员。
  等了一刻钟,却看到一个惊惶的身影手手扶着歪斜的乌纱帽,十步一回头地穿过奉天门,仿佛深怕后面有人冲上来抓他。等这个衣衫略微凌乱的人走到皇极殿丹樨上,众人才看清楚,这分明是吏部尚书郑三俊。
  再走近些,众人看到郑三俊额头上赫然有一道血痕,也不知道是摔的还是被人打的。
  吏部尚书号称“天官”,怎么如此狼狈。
  郑三俊走到皇极殿中,仓皇跪下,举牌唱道:“圣上,臣郑三俊来晚了。”
  朱由检好奇问道:“谁人敢伤尚书?”
  郑三俊听到这话眼睛一红,差点哭了出来。他摸了摸额头上的血痕,往前一匐磕了个头,说道:“圣上,若再不整治津国公,国将不国啊!”
  朱由检抚须问道:“此话怎讲?”
  郑三俊大声说道:“圣上,李植在京城煽动民意,蛊惑百姓。这两天京城里的刁民倾巢而出围堵官员。还有人趁夜里往臣家中扔石头,仿佛要把老臣砸死才罢休。”
  “今天臣一走出家门,就发现有百余刁民在道路上挡住我的道路。这些刁民大呼小叫,拦住臣的轿子。臣急着上朝,指挥轿夫想冲出一条道路,结果轿子都被这些刁民撞翻,臣当场把额头撞伤。”
  “这些刁民仗着津国公撑腰,有恃无恐,围着臣大声斥骂。其用语之刻损,闻所未闻。”
  “臣无奈,只有回到宅邸出后门步行走小路,才堪堪走到了皇城内。”
  朱由检没想到郑三俊上个朝上得这么艰难,看来京城里面是zhà开锅了。
  不过郑三俊和刘宗周话里回避,都不说这些刁民在闹什么,这些百姓如此义愤填膺集体行动,是受了李植的蛊惑?李植怎么有这么大的本事?
  这么闹下去,李植都不用攻城,京城就要乱了。
  朱由检看着郑三俊,沉吟不语。
  突然,皇极殿外跑来几个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千户。几个千户走到了皇极殿中,跪下行礼,爬起来喊道:“圣上,前太仆寺卿陈继善的家里昨夜被人点火烧了,大火烧了三间屋子,差一点就把整幢宅邸烧起来了。”
  另外一个千户拱手说道:“圣上,内阁首辅周延儒的院子被几百刁民团团围住。周延儒的轿子试图冲开人群,结果轿夫被百姓打了。首辅实在是冲不过来,今天是没法上朝了。”
  朱由检吸了口气,没想到京城里已经乱成这个样子了。李植用了什么招数,让百姓义愤填膺如此?
  户部和太仆寺的官员集体缺席,想必是同样的原因。这些官员,不知道又受到百姓们怎样的对待。
  不会被百姓围殴了吧?
  朱由检正在担心城中的情况,却突然听到午门外传来一片齐声喊叫。那声音像是几千人一起发出,穿过了皇极殿外的广场传入皇极殿里,只是听不清喊的是什么。
  听到那一阵阵喊叫,朝堂上的文官们面面相觑,赫然变色。
  朱由检见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