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5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5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官见天子始终不说话,渐渐安静下来。
  内阁首辅周延儒拱手出列,大声唱道:“圣上不必过虑,臣周延儒以为,李植断断不会攻打京城。其有三不能!”
  朱由检听到这话打起了一丝精神,挥手说道,“你说。”
  “第一不能反,是李植是天下士绅之敌。圣上仰赖其东征西讨给予其爵位官职,世人敬畏圣上给予李植的高爵显位,才百般隐忍和其合作。若李植攻入京城,恐怕天下士绅皆要举旗讨他。”
  “李植向士绅收税,让多少人倾家dàng产?天下哪一处能容忍反贼李植控制朝廷?到时候天下几百万士绅私军举旗倡义,李植四面楚歌,两万虎贲师就算是神兵天将,也抵挡不住!”
  朱由检在御座上端坐着,想了想周延儒的话。
  周延儒又说道:“第二不能,是李植的产业。李植以产业养军,而他的产业要行销天下,仰赖天下人的合作。”
  “倘若李植胆大妄为杀入京城,将被天下人打为反贼。到时候无需人号召,大江南北都将摒弃反贼的商货。不消三个月,李植就要财政枯竭,拿什么养兵?拿什么对抗天下人的讨伐?”
  周延儒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朱由检打起了精神,认真地思考起来。
  “第三不能,是李植的天津民心。”
  “李植在天津,是以朝廷忠臣身份进行管理。李植在报纸上宣传的,都是大明如何,如何救大明。天津百姓认的,依旧是大明。如果李植一日之间改弦易张攻入京城,被天下人打为反贼,天津的百姓如何还信李植描绘的未来?哪里还敢追随朝令夕改的李植?李植苦心培养的官吏如何还信李植宣传的‘公德’?还不一个个抢着贪腐?到时候恐怕比一般的朝廷吏员都不如。”
  “恐怕不待天下人讨伐,天津就要生乱。一年之内,李植在天津的基业,将彻底坍塌。”
  听了周延儒颇有道理的话,朱由检抚了抚长须,没有说话。


第0490章 底线
  四月二十九日,李植和九个总兵坐在中军大帐中,等来了崇祯派来的天使王承恩。
  如今十六万边军陈兵北京城城外十里,从东面和北面两个方向包围了京城。京城已经宣布戒严,十三座城门关闭了十二座,只余最西南角的广宁门白天开放,供京城百姓运送必需的日常物品入城。
  京城的局势,已经十分紧张。
  京城中的百姓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明白为什么凯旋而来的王师怎么突然就把京城围住了。百姓们刚刚庆祝完锦州大战的大胜,还准备挤着看看津国公和诸位总兵入京受赏的盛况,结果却等来了大兵围城。
  城外居住的百姓们投亲靠友,慌张躲入城内。京城东面和北面几十里,一下子都变成了无人区。
  当然,十六万边军是来请命的。李植三令五申严肃军纪,约束十六万边军不得破坏百姓们暂时抛弃的民居。大军在城外郊野扎营,远离市镇村落,秋毫不犯。
  王承恩走在连绵的营帐中,十六万边军联营几十里的气势,让他有些紧张。他没有带很多人,只带着两个随从宦官,从十六万联军的大帐辕门中进入李植的中军。
  一见到李植,王承恩就拱手作揖,唱颂:“王承恩见过津国公!”
  王承恩是天子的头号亲信,众将都是知道的。看到了王承恩,九个总兵不敢怠慢,赶紧鞠躬行礼。
  李植上前扶起王承恩,笑道:“天使王公公驾到,李植有失远迎,请上座。”
  王承恩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随李植坐到了并列的位置上。
  一入座,王承恩就直奔主题,直直问道:“津国公何日退兵?”
  李植脸上一沉,答道:“只要天子杀了三十七名jiān臣,十六万大军自然各还其部。”
  王承恩看了看态度恭敬的九名总兵,一拍桌子大声叱道:“我从未听闻有人臣率大军包围京城,逼人君诛杀朝臣的。李植,你可是要造反?”
  听到王承恩的话,几个总兵面面相觑,暗道王承恩上来就斥责李植,天子竟是这样强硬?吴三桂一下子吓得满头是汗,脸上发白。王朴诧异地张大了嘴巴,看了看祖大寿。见祖大寿脸上毫不变色,王朴才稍微安定了心神,闭上了嘴巴。
  李植半响没有说话,只是淡然地看着王承恩。
  许久,李植才缓缓说道:“十六万将士激于义愤,陈师乞命,岂是造反?王公公言过了!”
  王承恩厉声问道:“若是天子不答应你呢,你又如何?”
  李植淡淡说道:“李植一介匹夫,一日喝水不过二升,吃饭不过四碗,能够如何?关键是十六万将士受人谋害,如何作想。天子若是不顾是非公道维护jiān臣,就要看义愤填膺的十六万边军如何反应了。”
  王承恩身子一抖,变声问道:“李植,莫非你要攻打京城?”
  李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王承恩看着李植,惨声说道:“李植,你这是挟兵自重!”
  李植把茶杯放下,淡淡说道:“十六万将士和鞑子浴血厮杀,岂非精忠报国之辈?如果李植不是顺应义理讨伐jiān臣,十六万将士早就乱刀把李植杀了。”
  王承恩看了看李植,突然冷冷说道:“李植,你若是攻打京城,以后也讨不得好!”
  李植淡淡说道:“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王承恩听到这话,脸上气得一红。他盯着李植,脸上表情从怒到嗔,又从嗔到悲,变了又变。最后王承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彻底软了下来,脸上再没有一丝斥责神色。
  看到王承恩色厉内荏软了下来,王朴长舒了一口气。他有些欢欣地看了看旁边的总兵,想分享一下喜悦的心情,却发现没人理他。王朴想了想,有些佩服地看了气定神闲的祖大寿一眼。
  吴三桂擦了擦头上的细汗,吞了一口口水。
  王承恩从怀里掏出一张白纸,仔细看了看,然后悉悉索索地递到李植面前,说道:“圣上说了,虽然锦州大战大胜,但是此四人欺君罔上,圣上本来就是要杀的。此前百官气势汹汹逼宫,天子一时无从下手,才让他们活到现在。如今津国公大兵压境,舆论有所不同,圣上正好杀了此四人。”
  李植看了看那张纸,见上面写了吴甡、贺世寿、李待问和陈继善四个主谋的名字。
  李植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太少!”
  王承恩看了看那张纸,瘪了瘪嘴,一挥手喊道:“拿笔来!”
  一个宦官赶紧打开一个包裹,从里面取出了笔砚。王承恩接过毛笔,略一沉吟,挥毫在纸张上又加了一个太仆寺少卿和一个户部侍郎的名字。
  把那张纸推到李植面前,王承恩说道:“如何?”
  李植摇了摇头,说道:“太少!”
  王承恩抬头看了看旁边看热闹的九个总兵一眼,见武官们对自己一脸期待,不禁咬了咬牙。他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