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5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5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地喊道:“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了,便打溃这支京营,杀到京城脚下兵谏!”
  一直沉默不语的吴三桂突然发声,厉声朝马科喝道:“马科,你这是造反!”
  马科眼睛一翻,大声说道:“十六万大军在手,只要我们不攻城,哪个敢说我们是造反?”
  吴三桂喝道:“带兵攻击京营,这是重罪,朝廷一定不会轻饶!我们说好是率军请命的,若是闹到和京营开战,便偏离了本心,和我们入伙时候的说法大不一样了!”
  马科哈哈大笑,说道:“吴三桂,你想溜了吗?那些京官差点把你害死,你就做一个缩头乌龟?”
  吴三桂被马科噎得说不出话来,下意识地看了看李植。
  众人对视了一阵,都看向了李植。
  辽西军阀祖大寿拱手说道:“津国公,你是我等武夫领袖,此时是战是走,津国公做个决断吧!”
  李植正闭着眼睛养神,听到祖大寿的这句话才打开了眼睛。看着前面的京营兵马,李植沉默了一会。
  众人直直看着李植,等了一会,才听到李植一字一顿地说道:“太仆寺陈继善藏匿粮饷、户部李待问欺瞒天子,如今又有内阁次辅吴甡私调京营试图逼反请命大军,此三人三族可诛,我必为天下人杀之!”
  听到李植杀气腾腾的话,众将都是脸上一凛。
  这李植,似乎什么都不曾放在眼里。只要是祸国殃民的罪人,似乎多有权势都拦不住李植杀人。什么尚书巡抚,什么内阁次辅,在李植眼里似乎都是纸糊的一样。
  然而李植手握强兵,两万兵马拉出怕有十万明军的战斗力,也确实有这样的实力。众人暗道这样的杀神当真可怕,轻易不能得罪。
  王朴吞了吞口水,问道:“津国公,这黄得功的兵马拦路,怎么办?”
  李植淡淡说道:“黄得功螳臂当车,我大军将其击溃便是。”
  吴三桂脸上一白,拱手说道:“津国公,我等本是来请命的。这攻击京营的罪名,可是不小!”
  李植淡淡问道:“这算什么罪名?”
  吴三桂脸上更白,勉强说道:“我大军率大军上京攻击京营,这恐怕已经算是造反了!到时候朝中百官jiāo章弹劾,恐怕我等都讨不了好!”
  李植冷冷看了吴三桂一眼,说道:“朝中jiān臣做崇,十七万将士险些被谋害得全军覆没。我等兴师请命,只杀jiān臣不问朝政,堂堂正正无可驳斥。这吴甡敢私调兵马阻拦大军,罪该万死,我等岂能在此等伎俩面前偃旗息鼓?”
  “至于攻击京营的罪名,诸位放心,本公一力承担。只要李植一日在天津,就不会让诸位因此受到牵连。”
  李植这么说,就是要挑这个头,独力承担攻击京营的责任了。
  李植手握重兵雄踞天津,就算打垮一万京营,只要他出头,天子能拿李植怎么样?众将对视了一眼,一下子又跃跃yù试起来。就是犹豫不决的吴三桂,也无话可说,骑在马上不再发言。
  “几个jiān臣的伎俩,在本公的虎贲师面前仿如愚人把戏一般!”
  李植一挥手,朝虎贲师诸将问道:“谁人上前,为我击溃这一万京营?”
  选锋团代团长薛三库抢在众人面前抱拳出列,大声说道:“我为师长pào轰这些土包子!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火力!”
  曹变蛟往李植这边骑了几步,大声说道:“津国公,此等大事,岂能不让曹变蛟露一手?”
  祖大寿哈哈大笑,说道:“祖某人麾下八千骑兵,不能作壁上观!”


第0487章 混乱
  十六万兵马调整布置,将负责进攻的人马让到了前面。
  虎贲师的六十九门重pào被从容地拉到了阵前。pào兵们从pào车上将大pào卸下来,齐心协力把pào口转了过来。pào架兵转动螺杆调整pào架,清膛兵则掏出蘸水的裹棉布木杆清理pào膛,来回三次,再用干燥的裹棉布木杆清理三次。
  装yào兵从弹yào筒里取出一包一包固定重量的黑火yào,剪开包装将黑火yào装入pào膛内。压yào兵立即拿着压杆走上来,压实火yào。开花弹被小心地抬了出来,木质弹托朝下装入了pào膛中。压yào兵再次拿着压杆压实pào弹,将pào弹的弹托和发shèyào压在一起。
  与此同时,pào组副pào长拉开大pào燧发点火装置的火镰,将一些黑火yào粉末倒入到火门上,然后再把火镰关上。
  pào架兵继续调整pào口,直到将pào口对准二里外的京营兵马。pào长对着照门瞄准了敌人,大叫着让pào架兵再调整几分角度,就完成了发shè的准备。
  六十九门大pào只用了四十秒,就把完整的一套开pào准备工作全部完成。
  九个总兵立在大pào后面看着李植的pào兵,看到pào兵一气呵成地完成装弹,脸上一个个都露出艳羡的表情。津国公的pào兵实在是太犀利了,锦州一战,这些大pào不知道杀伤了多少鞑子,当真是战争利器。
  这些大pào比一般的重型红夷大pào轻,机动灵活,火力又比一般的重型红夷大pào强。这些火pào制作精良,参数统一cāo作方法明确,没有zhà镗的问题。更可怕的是,这些大pào能shè开花弹,那pào弹落地了还能zhà一次。
  不知道津国公的大pào卖不卖,若是买他几门去,守城攻城都将事半功倍。
  不过津国公如今位高权重,这大pào又是津国公的王牌,在摸准了他的脾气之前,众人也不敢随便求购。
  对面的京营士兵还守着内阁次辅吴甡的jiāo待,一脸懵懂地守在郊野之上。众将用望远镜看过去,见京营总兵黄得功立在中军中,不断地和身边的几个参将议论着什么,似乎因为这边的大pào拉出来而有些焦虑。
  王朴放下望远镜,朝杨国柱问道:“杨某人,这京营兵比你的宣府兵如何?”
  杨国柱言必自称杨某人,王朴便戏谑地拿这个称呼他。
  杨国柱抚须说道:“京营装备精良,明盔明甲,胜于某的宣府兵。不过勋贵子弟有些矜骄,没有边军吃苦耐劳。总得说起来,战力在宣府兵之下,大同兵之上。”
  大同兵就是王朴的兵马,王朴见杨国柱乘机贬低了一下自己的兵马,嘿了一声,没有搭话。
  一声天鹅音响彻虎贲师,六十九门重pào开火了。
  轰隆隆的巨响中,六十九门重pào朝前面shè出了开花弹。巨pào的后座力狠狠砸在大地上,附近的地面像波浪一样起伏,像是一场小型地震。九名总兵的战马还是第一次离开火的大pào这么近,都被吓到了,纷纷大声嘶鸣扬蹄要跑。
  九名总兵忙了好一阵,好不容易稳住了战马。
  六十九发开花弹像是六十九颗流星,直直shè向了两里外的京营士兵。轰一声pào弹砸进了前排的人群,顿时一片血ròu横飞,在队列中砸出了六十九道血ròu胡同。
  开花弹撞穿了几层人体后,停留在后排的士兵中间。黄得功的士兵们还不曾见识过这种开花弹,一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