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5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5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眼睛一闭,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
  王承恩知道天子处境艰难,不敢多嘴,只跪在地上举着奏章,伏着身子一动不动。
  过了好久,朱由检才叹了一口气,无奈说道:“王承恩,如今流贼已平,东奴已退,本是天下太平之时。朕虽然不算明君,但好歹也算是在艰难局面中守住了这大明的江山社稷,怎么……”
  朱由检话说了一半,摇了摇头,仿佛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喟然说道:“怎么如今内有文臣集体逼宫,外有李植大军压境,朕是一点都找不到天子的体面了呢?”
  王承恩跪伏在地,不敢说话。
  朱由检想了想,突然说道:“李植是忠臣,率兵上京一事必有苦衷。传朕的圣旨,让他速速解散大军入京受赏!朕封他做津国公的典礼还没有完成!”
  王承恩用力磕了一个头,说道:“圣上明鉴,如今李植率领九总兵十六万人直逼京城,兴师问罪,群情汹汹。那十六万将士在辽西苦战东奴,却发现自己的苦战是被文官谋害,差一点全军覆没。如今恐怕就算津国公幡然醒悟想要撤兵,其他人也不会让他离开,架也要把他架到京城脚下了!”
  朱由检看着地上的王承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如今就没有办法,能阻止李植十六万人大兵围城了么?”
  王承恩说道:“圣上,如今能阻止李植的,恐怕只有京营八万兵马了。”
  朱由检一拍御座扶手,呵斥说道:“荒唐!王承恩你怎么如此荒唐!”
  “若是京营出兵和李植jiāo战,李植就真的被逼反了。到时候十六万人打溃了京营强攻京城,我们拿什么抵挡?”
  王承恩脸上一白,啪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大声说道:“奴婢无知!请圣上治奴婢的罪!”
  朱由检摇了摇头,接过了王承恩手上的奏章,缓缓说道:“王承恩,若是朕按李植的奏章杀人,文官会如何?”
  王承恩听到这话吓得脸上发白,他慌张地看了看左右,仿佛墙外就有东林党的耳目一样。王承恩往前爬了一步,大声说道:“圣上,做不得,万万做不得啊!”
  进不得,退不得,朕还是天子吗?朱由检有些恼怒起来,啪一声,他把洪承畴的奏章狠狠摔在了御案上。
  ……
  京城城西铜鼓巷子,吴甡的宅邸三堂中,屋门紧闭,仆人全部被支了出去。贺世寿、陈继善和李待问坐在椅子上,一个个满脸愁容。
  内阁次辅吴甡坐在主位上,冷哼了一声,说道:“想不到李贼狗胆包天,居然带着十六万人杀向了京城……”
  刚刚被免职的太仆寺卿陈继善是这次藏匿马政银子的罪魁祸首,他想着想着,脸上越来越白,最后竟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颤声说道:“阁老,阁老,李植这次率九总兵杀来京城,怕是善终不了,始终是要杀我全家的。阁老一定要救我!”
  “阁老,我可是按你的谋划做事的,你定要救我!”
  已经致仕的户部尚书李待问看着地上的陈继善,突然泪流满面。他颤颤悠悠地跪在了陈继善的身边,深深地给吴甡磕了一个头,喟然说道:“李贼想必也不放过我家满门,此时此刻,只有阁老能救我一家了!”
  吴甡看着地上的两个老人,脸色yīn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三人正在那里焦急,旁边的礼部尚书贺世寿却哈哈一笑,说道:“二公何必如此惊惶?”
  三人愣了愣,齐齐看向贺世寿。
  贺世寿抚须说道:“老夫虽然和李贼不共戴天,却曾接触过他几年。老夫知道,此子虽然满身锐气,却并无登极人君之志。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此贼定不会举旗造反!”
  三人愣愣看着贺世寿,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吴甡虚心问道:“尚书的意思是?”
  贺世寿说道:“李植虽然来势汹汹,但一定只有围城之志,绝无谋逆之心。若是阁老调一支京营兵马到城外拦截李植的大军,他打就是造反,他不打就无法上京,定能让他进退不得。他军中的粮草只够维持半个月,只要拖他几天,所谓十六万兵谏之事,烟消云散!”
  三人听到这话,眼睛发亮。
  吴甡急急问道:“此话当真?”
  贺世寿抚须说道:“句句是实!”
  吴甡喜出望外,沉吟片刻,立即说道:“此事不难。我便私下调一支京营兵马去拦住李植。我倒看看,李植气势汹汹而来,敢不敢真的造反!”


第0486章 杀气
  十六万大军停在京城东面六十里的通州境内,被一万京营士兵拦住了去路。那一万京营士兵明盔眀甲全副武装,在原野上列出进攻的阵势面对李植的十六万大军,却又不攻过来。就像是一只张牙舞爪又原地不动的野兽阻挡在道路上。
  李植带领的九个总兵骑马站在大军前列,用望远镜观察着这支兵马,一个个皱眉不语。
  杨国柱看了一会,抚须说道:“杨某人认得这支兵马,这是京营总兵黄得功的人。”
  原来是黄得功的兵马,难怪看上去颇为精锐。李植想起安庆大战剿杀张献忠时候和黄得功打的jiāo道。那时候黄得功还是一个副将,自己只是一个游击,打完仗黄得功还硬是和自己讨了燧发qiāng去,说要回去仿造。
  这黄得功,怎么会带兵出来阻拦自己的大军的?
  祖大寿看着黄得功的兵马,沉吟说道:“派一万孤军出来阻拦我十六万大军,这不像是天子的手笔。”
  曹变蛟沉吟说道:“这定不是天子的命令。我大军十六万人武装请命,并不是造反,天子怎么会派区区一万人来阻拦道路?若是这一万人逼得我大军攻击京营,岂不是升级事态?天子一定不愿看到这样的结局。”
  王朴呸了一声,骂道:“这一定是文官私调兵马,想用造反之名吓住我们,让我们知难而退!”
  祖大寿冷笑了一声,说道:“私调京营,不是轻罪。这一定是此次涉及太仆寺藏银一案的高官狗急跳墙,铤而走险调出兵马来阻吓我们。”
  王朴一挥手,说道:“我们上奏天子,让天子把这支孤军收回去。”
  众将听到王朴的话,却都没有说话。
  曹变蛟摇了摇头。
  吴三桂脸上有些发白,抚着马鬃默然不语。
  最后还是盘踞锦州的军阀祖大寿说道:“天子轻易不会调动京营阻拦我大军,然而此时黄得功已经在这里,京营出兵一事木已成舟。我们若在京营面前畏缩不前,兵谏一事就成了一个笑话,天子一定会乐观其成,拖延迟滞,继续让黄得功的兵马拖住我大军……”
  “我们以大军逼迫天子,却被区区一万人拦住,天子岂有为我们扫清道路的道理?”
  “我大军只有半个月的粮草,若被拖上十天,军马就要溃了。”
  王朴愣了愣,才想明白其中的道道。这调兵文官的心思,当真是dú辣。
  山海关总兵马科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