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4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4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十五万大军群情激愤之下的义举,朝廷事后能罚谁?朝廷最多惩罚领头的李植,但李植是谁?津国公雄踞天津手握强兵,南征北战全靠他,天子都得礼让三分,朝廷能怎么罚他?
  天大的事情,有带头的李植顶着。
  既然带头李植不怕,八个总兵怕什么?所谓法不责众,如果朝廷不罚李植,反而事后找八个总兵中任何一人的茬,就是同时威胁其他七个总兵,能闹出大事情出来。
  十七万大军被文官这样陷害,激愤之下到京城去请命,朝廷都要惩罚?不罚带头的李植,罚八个总兵,是欺负总兵们好说话吗?朝廷想逼反边军?
  至于文官刁难,事后克扣总兵们粮饷的伎俩,总兵们此时暴怒之下,也不去想了。十七万大军援锦的关键时刻文官都敢把粮饷给完全掐断,逼总兵们上寡不敌众的战场,这已经是把事情做绝了。如果被这样断粮饷武官们都不反抗,文官们以后会更觉得武官软弱可欺,更加肆无忌惮。
  相反,若是这次能团结一心把藏匿粮饷的三十七名jiān臣杀了,以后武官的地位会大大提高,文官们克扣粮饷时候也会投鼠忌器。
  当然,这是理想的考虑。兵谏逼宫,当然是有风险的。其实就算得不偿失,总兵们也是要干这件大事的。
  说一千道一万,这次朝中jiān臣实在太过分了。一腔报国热血却被人这样陷害,还是堂堂男儿吗?总兵们怒火中烧,就是有什么不良后果,此时也不去想了。
  王朴第一个跳了出来,大声说道:“津国公的办法好!津国公愿意牵头为我十七万将士出头,是我大明武夫之福!我王朴第一个跟津国公干了!”
  马科满肚子的火,大声喊道:“津国公说得好,不杀这几十个jiān臣我马科就不姓马了,我马科干了!”
  杨国柱吹了吹胡子,站起来说道:“杨某干了!”
  曹变蛟拱手说道:“曹变蛟愿听津国公调遣!”
  七个总兵义愤填膺,都表明了立场,最后只剩下坐在最下首的吴三桂。
  吴三桂见八个人都看向自己,吞了口口水。他最后想了想,站起来拱手说道:“既然大家都干了,吴三桂也不能退让,也干了。这几十个文官,该杀!”
  其他的总兵见状,哈哈大笑。
  ……
  很快,朝中jiān臣陷害援锦大军,藏匿粮饷陷大军于绝境的事情,就被总兵们传告给了十五万大军。
  十五万将士义愤填膺,气冲霄汉。
  听了军官们的话士卒们才明白,原来那些战死在清军阵前的袍泽,是朝中jiān臣无耻yīn谋的牺牲品。
  原来将士们视死如归和鞑子血战,提着脑袋在阵前冲杀的艰难,是可以避免的,原本就不该发生。
  原来朝中的jiān臣,想让十七万将士战败。若不是众将士万众一心,唱着战歌在阵前冒死搏杀,险险赢下这场大战,恐怕十七万大军已经被清军铁骑追杀几十里,血流成河,有几个人能逃出生天?
  恐怕大明的江山社稷,都要随这一战灰飞烟灭。
  是可忍孰不可忍,十五万将士们都是和鞑子血战的好汉,哪个是怕死的?如果说将士们对天子们还有忠义之心,那对朝中玩弄权术的这些jiān臣,将士们就只有一个杀字。
  此时即便是让十五万将士攻入京城血洗朝堂,杀尽那些不把将士们当人看的文官们,大兵们都干了。李植说的陈兵京城之下,谏杀jiān臣,对将士们来说已经是上位者的隐忍之策了。
  蓟辽总督洪承畴和钦定监军张若麒还在军中,却发现自己二人已经完全控制不了局势了。八个总兵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完全听命于李植,完全把洪承畴架空了。如今李植指向哪里,十五万大兵就杀向哪里,绝对不会迟疑。
  李植根本没有通知两个文官自己要做什么,八个总兵也没有告诉洪、张二人具体事情。一直到大军走到了山海关北面五十里,洪承畴的亲将才靠多方打听,弄明白了十五万大军准备做什么。
  十五万大军定下了一条心,要兵临京师城下,谏杀朝中jiān臣。
  明白了大军要做的事情,洪承畴和张若麒惊惶失措。兵谏逼宫,这是人臣该做的事情吗?武官们手握重兵,不怕朝廷追究责任,洪承畴和张若麒可是怕的。洪承畴是蓟辽总督,这支大军做了什么,洪承畴都是有责任的。
  大军陈兵京城之日,朝中的文官们,会如何看自己?
  得知事情后,洪承畴连夜赶到李植的大营里,想劝津国公李植回头是岸。李植却高挂免战牌,见都不见洪承畴。
  ……
  大军气势如虹,从山海关入了关,走到卢龙县,前锋总兵官祖大寿快马从锦州赶了上来,在行军的队伍里找到了李植。
  李植不知道祖大寿来做什么,在中军见了他。
  祖大寿风尘仆仆,上来就拉住李植的官袍袖子,说道:“津国公,你要做的大事,山海关总兵马科已经急信告诉了我。”
  李植不知道祖大寿什么意思,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祖大寿说话声音像洪钟一样:“津国公,你为天下武夫诛杀朝中jiān臣,祖大寿佩服。只是锦州大战本有祖大寿的一份,朝中jiān臣陷害的,也有祖大寿。津国公此时带着八名总兵干大事,抛下祖大寿,却是说不过去!”
  “津国公的大事,祖大寿也跟着干了!”


第0485章 京营
  听到祖大寿的壮语,李植看了看祖大寿,哈哈大笑。
  “祖总兵,听说你雄踞在锦州做军阀,天子多次征召你入京面圣你都不敢去,怕被天子埋伏刀斧手杀了。如今我要率大军上京,武装请命,你倒是敢去京城了?”
  祖大寿被李植说得脸上一红,拱手说道:“津国公当世英雄,义薄云天,有津国公在,祖大寿哪里不敢去?”顿了顿,祖大寿说道:“被jiān臣谋害这口恶气,祖大寿吞不下去!定要随津国公一起杀了这些jiān臣!”
  李植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祖总兵带多少兵马随我上京?”
  祖大寿正色说道:“祖某人的八千骑兵正往卢龙赶来,后日就能和津国公的大军汇合!”
  李植说道:“那我们十五万大军就变成十六万了。有祖总兵加入,我大军如虎添翼。”
  祖大寿听到这句话,知道李植接受自己入伙了,拉着李植的官袍袖子哈哈大笑。
  ……
  乾清宫书房内,朱由检坐在御案前看着洪承畴的奏章,满脸的yīn沉。
  洪承畴奏章里说得清楚,李植率九总兵十六万兵马正往京城逼来。大军气势汹汹,要武装请命,逼天子诛杀隐匿粮饷的三十七名文官。局势已经不是洪承畴可以控制的了。
  看着看着,朱由检竟手一抖,把奏章落到了地上。
  站在一边的王承恩眼明手快,赶紧爬到地上,快手帮天子捡起了奏章。他跪在地上,双手捧着奏章还给天子。
  朱由检却没有接那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