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4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4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守太仆寺马政银子,虽然职责在身情有可原,但毕竟有失抠唆。臣以为如今锦州虽然大胜,陈继善也不可轻饶,诚宜夺去他的官职!”
  看到吴甡也跳了进来,朱由检失望地闭上了眼睛。看来李植所说,果然没错。
  “你们四人百般推脱,恰恰是津国公所言的此事主谋啊。”
  朱由检猛地一拍龙椅,大声喝道:“若是锦州大战因为尔等败了,尔等四人能承担大败的责任吗?”
  听到天子说出津国公三个字,朝堂上的文官勃然变色。相顾之下,朝堂上的气氛突然一变。
  吴甡在脸上堆出满脸的诧异,看了看左右的文官,干笑了几声,大声说道:“吴甡既不是户部的,也不是太仆寺的,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和此事何关?”
  “难道天子以后,就要捕风捉影,按李植的奏章杀人了么?”


第0482章 一个人
  听到吴甡举重若轻的话,朱由检脸上一暗,暗道这个吴甡不好对付。
  朱由检一时顺口把李植的奏章说了出来。这句话一出口,皇极殿里气氛顿时一变。朝堂上的文官们哪个不是对李植恨之入骨?此时一听到天子为了李植的奏章对吴甡发难,百官们顿时同仇敌忾。
  即便是平日和吴甡明争暗斗的,此时都放弃了“一己私利”,齐齐战在了吴甡一边。而平日和他关系不错的,立即跳出来帮吴甡说话了。
  果然,吴甡话音未落,刑部尚书郑三俊就走了出来,手举牙牌说道:“臣郑三俊有话说!”
  鸿胪寺官员唱道,“说!”
  “津国公李植虽然屡立战功,但终究只是一个武官。圣上和读书人共治天下,岂能尽信武官的言论?内阁次辅吴甡克己奉公深孚众望,和太仆寺积银一事毫无关系。”
  “津国公虽然功劳卓著,但从来就有跋扈骄纵之实,弑戮命官屠杀士林无所不用其极,圣上岂能因为李植一句话,就轻辱文臣领袖内阁次辅?以津国公李植的骄纵,若是由得他来,他便是杀尽朝中文官也不会手软。天子若是事事依津国公的,我等现在便可以引颈就戮了!”
  朱由检已经是气急,但听到郑三俊的话,却被噎得一句反驳也说不出,气得右手微微发抖。
  左都御史刘宗周手举牙牌站了出来,大声说道:“臣有话说!”
  “说!”
  “吴甡入阁参政以来,克忠职守兢兢业业,实为文臣楷模。天子因为津国公李植一封毫无根据的奏章,就要给吴甡安上莫须有的罪名,我辈望之心寒。礼部尚书贺世寿,更是和太仆寺积银一事毫无干系,只因贺世寿曾在朝堂上攻击过津国公数次,就遭到李植的报复。如果天子因此给贺世寿定罪,则国无宁日也。”
  朱由检恼怒地闭上了眼睛,却听到十数个文官跳了出来。
  “臣张克山附议!”
  “臣赵履简附议!”
  “臣等附议!”
  看到朝堂上群臣气势汹汹地支持自己,吴甡意气风发。他脸上波澜不惊,一甩官袍袖子往前走了一步,手举牙牌大声说道:“如今天子因为津国公李植的一封奏章就指责臣下,要定臣的罪。臣实在不知道,如今天子和李植,哪个是君,哪个是臣?”
  朱由检听到这话,像是突然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一下子冷静下来。
  这句话,却不是简单的一句质问。
  上次听到这句话,还是朱由检动用锦衣卫帮助李植在山东办报,引起百官震怒。
  那时候贺世寿用这句话质问自己之后,没多久乾清宫就闯来了手持木棍的反贼。虽然那个反贼只是一个瘦弱的哑巴,并没有能力行刺朱由检,但却是一次令朱由检印象深刻的警告。无疑,那是许多个文官集体发力警告朱由检不要帮助李植对抗文官。
  这一次,又是百官汹汹,而吴甡又说出了这句话。
  上一次是警告,这一次是什么?
  朱由检的愤怒一扫而空,他开始感到有些恐惧了。
  百官们听到吴甡的这句话,都沉默了。朝堂上一时安静下来。
  朱由检闭着眼睛想了好久,叹了口气。
  睁开眼睛,朱由检轻描淡写地做出了裁决。
  “太仆寺卿陈继善秉持门户利益,险些延误大事,不可不罚,夺其官位落职闲住。户部尚书李待问昏聩无能理财无方,准其致仕告老还乡。”
  “吴甡和贺世寿,与此事并无干系!津国公奏章所言,未免偏颇。”
  听到天子的话,陈继善和李待问长吁了一口气。虽然被天子处罚了,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朝中有人,何愁没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吴甡和贺世寿逃过处罚,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得意。
  ……
  四月十六日,十五万援锦大军已经开到了宁远。宁远城外联营几十里,满是凯旋的边军大兵。
  虎贲师营寨立在宁远城城东,连着曹变蛟和杨国柱的营寨。如今几个总兵都喜欢跟着李植扎营,曹变蛟和杨国柱是得到李植钦准后才抢到最靠近虎贲师的位置的。
  虎贲师的中军大帐中,天子派来的太监正在给李植宣旨。
  读完了圣旨,那个太监毕恭毕敬地双手将圣旨jiāo到李植手上。他显然肩负着天子jiāo待的任务,神情十分地紧张。
  他抓着李植的官袍袖子,说道:“国公爷,此次天子不能重罚太仆寺积银一事的相关人员,实在是无奈。国公爷要体谅天子的苦心,切不可一时冲动,做出无可挽回的错事啊。”
  李植淡淡问道:“天子如何无奈?”
  那个宣旨太监紧紧抓着李植的袖子,说道:“国公爷,百官汹汹,天子独自一人如何能承担百官的对峙?天子终究只是一个人!”
  李植抬头想了想,没有说话。
  宣旨太监说道:“国公爷此番已经被封为津国公,提督天津一镇兵马戎政,位极人臣。锦州大战已是大胜,如今是皆大欢喜的局面,国公爷当往前看,莫要再纠结天子催战一事。国公爷如今还是速速入京接受升赏为上。”
  李植冷笑了一声,一甩袖子坐在了椅子上。
  “十七万将士的xìng命,天下万万人的命运,险些因此全部颠覆。不杀这些败类,以后还有哪个愿意朝廷浴血厮杀?不是天子退缩了我李植就答应的。和太仆寺积银一事有关的吴甡等几十人,我一定要杀。”
  那个太监一下子慌得满头细汗,慌张说道:“国公爷何必如此固执?国公爷让咱家如何和天子jiāo待?”
  李植不再和太监多说,一挥手把他送了出去。
  走回大帐中,李植找来钟峰,说道:“你去把八名总兵全部叫到我们这里来,我有大事要和他们说。”
  钟峰嬉皮笑脸地看着李植,说道:“师长要煽动八名总兵造反?”
  李植冷冷看着钟峰,没有说话。
  钟峰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吞了口口水正色说道:“师长是要把太仆寺积银的事情告诉八名总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