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4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4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于一种极度的兴奋中。
  “兴国侯,大胜,本朝不曾有的大胜啊!”
  李植这一战死伤了一千三百多虎贲师士兵,心情有些低落,淡淡说道:“确是大胜。”
  洪承畴大声问道:“这一番大追杀,本督的三千标兵营擒斩清军七百三十一级。兴国侯突破皇太极中军,又追杀了一天,擒斩多少?”
  李植看了看郑开成。
  郑开成说道:“首级堆在一起没时间统计,想来起码有一万七千级。”
  洪承畴听到这个吓人的数字,愣了愣。
  许久,洪承畴才说道:“此战兴国侯斩获这么多,天子必有重赏啊!”
  ……
  三月二十九日的深夜,紫禁城乾清宫里,大明天子朱由检端着李植、洪承畴和张若麒联名jiāo上来的捷报,手上微微颤抖。
  捷报连夜送到了京城,在内阁没有停留,第一时间送到了朱由检的手上。
  许久,朱由检才长舒了一口气,将捷报放在了桌上。
  “想不到,朕当真想不到。”
  朱由检看了看王承恩,站起来说道:“王承恩,朕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大胜!大胜啊!想不到我大明王师粮饷不足,仓促应战,竟能一战而下,重挫鞑子,创三十年来未有之局。”
  王承恩笑着说道:“全赖圣上圣心垂治,无上天威!”
  朱由检哈哈大笑,那笑声里有说不出的爽朗。
  “一战擒斩清军四万六千级,追杀清军五十里,收复义州。三十年来,何曾有这样的大捷?”
  王承恩笑着拱手作揖,没有说话。
  朱由检走回御案前,又拣起了捷报,细细看了一遍。
  “兴国侯李植,当真是虎将也!”
  朱由检笑道:“要不是兴国侯正面突破清军五万骑兵,此战如何能胜?兴国侯一战而下定此大捷,让东奴从此再无力南顾,这是浩dàng大功。”
  “朕要赏!”
  王承恩虚虚说道:“圣上,再赏李植,就要封国公了!”
  朱由检叹了口气,摇头说道:“如今各将手握重兵,又立下如此大功,岂能不赏?尤其是李植,这一战李植指挥诸将,隐隐有众将首领之势。此战李植不但有突破之勇,更有帷幄之功。此时若是不赏,若他生了不满之心,如何是好?”
  想了好久,朱由检吸了口气,说道:“此一战后,天下大定。李植这些年南征北战,功劳殊著,封李植‘奉天翊运推诚’津国公,提督天津一镇兵马戎政。”
  “让李植率一干文臣武将速速回京,接受封赏!”


第0480章 誓不为人
  四月初五,众将在义州结束了善后事宜,大军南下踏上了归程。
  满清经此一战,恐怕要四分五裂,再无力南侵大明。众将有心乘胜追击光复辽东,立下不世伟业,可惜粮饷不足。军中积存的粮饷只能支撑一个月,而朝廷的粮饷供应已经断了。如果发兵辽东,恐怕十几万大军要因为无粮草崩溃。
  众将只能眼睁睁看着满清撤回盛京,班师回朝。
  四月初六,凯旋的大军走到了锦州。锦州军阀祖大寿不再南下,在锦州城内又招待了众将一顿酒ròu。此时诸将帅大获全胜,心情大好,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
  战场上的并肩作战,在鞑子大军面前共赴国难,让诸将颇有袍泽相惜的情谊。众人觥筹jiāo错,喝得十分畅快。就连位高权重的李植,也和曹变蛟、杨国柱等人喝了一杯又一杯。后来王朴又缠着李植不放,李植最后喝得摇摇晃晃,虽然没有像祖大寿那样倒在桌子底下大哭,也是扶着郑开成回自己的营帐的。
  在锦山修整了一日,四月初八,大军走到了松山。李植在军中见到了快马赶来的幕府密卫大使韩金信。
  李植不知道韩金信此时赶来是做什么,在大帐中见了他。
  韩金信跪在大帐中,脸上满是愤愤不平之色。
  “侯爷,咱听说虎王坝大战,我虎贲师大军伤亡惨重,竟有一千三百多人死伤。而且这些死伤当中,多是战马践踏,长兵突刺造成的重伤。”
  李植吸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此战伤亡惨重,在我虎贲师战史上是第一次。都是我天津的良家少年,意气风发,想不到全一战捐躯于虎王坝。”
  韩金信伏地说道:“侯爷,咱为这些战死、伤残的战士们不值!”
  李植愣了愣,说道:“共赴国难,杀奴报国,大丈夫不得不如此,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韩金信伏地说道:“侯爷!侯爷你不知道!咱在京城的线人说了,朝廷有银子!太仆寺账上躺着两百多万两银子,足够支撑大军三、四个月,足够把鞑子拖垮。是文官们欺瞒天子,瞒住了这笔银子,逼得天子下旨催战!”
  李植听到这话愣了愣,一下子竟没有反应过来。
  韩金信大声说道:“侯爷,此中全是文官作梗,那些虎王坝战死的大兵们,死得不值啊!”
  李植听着韩金信的话,只觉得气血直往上涌,沉住气问道:“这么隐秘的消息,你如何知道的?”
  韩金信说道:“侯爷,我在京中jiāo好一个户部主事。四月初一他和太仆寺的人喝酒,无意中得知太仆寺积银二百多万两。太仆寺有这么多银子,户部尚书、户部侍郎一定知道。这个主事是个精忠的xìng子,知道这是上官欺瞒天子。”
  “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这个主事灌醉了太仆寺的官员,知道这次是内阁次辅吴甡带头,礼部尚书贺世寿cāo作,户部尚书李待问,太仆寺卿陈善道具体执行,几十名文官联手配合,集体瞒骗天子。这个主事看不惯上官置国家安危不顾的作为,愤怒之下,就把消息连夜告诉了我,让我转告给侯爷。”
  李植听到这话,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想不到自己在虎王坝血战一场,伤亡惨重,原来竟是被人摆弄的棋子。
  想不到那些血战不退,壮烈报国的战士们,到头来,竟是文官们yīn谋的牺牲品。
  想不到这些文官们,可以在国家生死存亡之际,玩弄权术,置江山社稷不顾,置天下苍生不理,为了私利把前线将士们逼上绝境,把国家摆在悬崖的边上。
  这一战,是大明和大清的大决战。清国八旗总人口不过百万人,却万众一心齐心协力,拉出二十三万大军和明军决战。大明人口超过一万万,却因为几十个文官的欺瞒,不能为区区十七万兵马支付粮饷,逼迫大军以少战多和清军决战。
  若不是自己的虎贲师血战一场,击溃了人数是自己三倍多的五万鞑子铁骑,此战一定是有败无胜。倘若十七万大军在锦州城外大溃败,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锦州大战打败,大明朝的国运恐怕就算是完了。十七万大军是大明能拉出来的最后一副家当,一旦大败,且不说要死多少前线将士,就说大明的国防,一败之后关宁防线显然将大崩溃。
  明军再无力和鞑子决战,清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