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4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4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阵前堆积,每前进一步,鞑子就要抛下无数的生命。
  这场战争已经变成了血腥的消耗战,比拼的是谁的士气更旺盛,谁更能坚持到最后。
  皇太极站在御车上,脸色惨白,握着望远镜的双手微微发抖。他知道,这一仗打输了。
  毫无疑问,明军的士气更高。从那响彻云霄的红巾军军歌就知道,这一战,明军士气如虹。即便是一般的明军都满怀斗志,更何况是精锐的虎贲师?
  五万清军的伤亡已经接近两成,而虎贲师虽然被冲垮正面,却只有一成的伤亡。
  虎贲师有更高的士气,更低的伤亡,而战场局势就像是磨盘一样在绞杀清军。毫无疑问,这一战虎贲师会笑到最后。即便豪格能冲垮前面两个小方阵,后面还有更多的小方阵,每个小方阵都需要清兵用无数的尸体堆积上去。
  这一仗已经没有赢面。
  这场决战,我大清输了。
  皇太极想着想着,剧烈的咳嗽起来。他怎么都停不住咳嗽,只能用手捂住嘴。
  好不容易舒过一口气,将手拿下来,皇太极竟看到一手的血。
  战场上,两个小型回形阵的二十六门重pào开火了。近万发霰弹弹丸shè向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清军骑兵,刹那间就夺去了几百人的xìng命。
  轰一声,清军崩溃了。
  起初是一个精神崩溃的步甲兵调转了马头,迎着后面的骑兵就往来路狂奔。后面的骑兵本来该砍死这个逃兵,但却没有一个人那么做。所有人一刹那仿佛就被这一个逃跑的清兵携裹,全部崩溃。
  清军已经死了近万人,伤亡率接近百分之二十,而虎贲师却士气如虹,丝毫没有溃败的迹象。每个冲在阵前的清兵都知道,这一仗打不赢,再冲上去是送死而已。
  四万清军不再往前面那死亡禁区一样的步qiāng阵上冲锋,而是调转了马头,往东、西逃窜,往子弹shè不到的地方逃,往pào弹打不到的地方逃,往远离虎贲师士兵的方向逃跑。
  浩浩dàngdàng的四万大军化成了溃兵,慌不择路。
  唯一没有逃跑的,只剩下了精神失控的豪格和他身边的两百摆牙喇了。豪格刚才已经冲到了阵列的前方鼓舞士气,却没想到大军这么快就溃下去了。他张大了嘴巴,红着眼睛,拼命地砍杀周围的逃兵,却丝毫不能阻止溃兵的势头。
  溃兵潮水一样从两百摆牙喇的身边退下去,前面的清兵越来越少,豪格竟被让到了虎贲师火qiāng手的视界内。
  豪格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穿着华丽盔甲,在摆牙喇簇拥下的满清贵族,当然是步qiāng手们最好的目标。噼哩啪啦一片qiāng响,一百多发子弹朝豪格shè来。豪格身边的几十个摆牙喇像是失去了灵魂的稻草人,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中。
  豪格如梦初醒,勒转马头就要往来路逃去。
  但豪格已经跑不掉了。硝化棉带来的shè速变化可谓是质变,仅仅是五秒之后,又是一片qiāng响,又是一片子弹朝豪格shè来。豪格被三发子弹shè中后背,被一发子弹shè中后脑勺,身上shè出数道血箭。
  皇太极的长子,皇太极希望把皇位传给他的豪格,一声不吭地倒在了马下。


第0479章 津国公
  皇太极在望远镜里看到豪格倒在马下,身子猛地一抖。
  豪格战死了。
  李植的虎贲师打败五万大清骑兵后,可以轻松地去支援东西两翼。清军二十多万大军不少是未披甲的辅兵跟役,和十七万明军对敌只能说是略占上风。李植这一万多虎贲师大兵支援其他兵马,战场的天平瞬间就要扭转,清军的大崩溃就在眼前。
  这一战大清可是全国总动员。
  这一战打输了,蒙古和朝鲜叛离大清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大清的疆域,要一下子收缩几千里。不仅这些外藩要叛,恐怕八旗蒙古也要生异心。
  皇太极想不到自己最后,竟是这样的结局。自己这十几年筚路蓝缕,南征北战,将几乎是走投无路的后金变成疆域五千里雄踞北方的大清。眼看着入关夺取汉人江山,只差最后一口气,最后竟一场大败,将大清的运势一次输了个干净。
  更令皇太极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的皇帝之位,竟无法让自己的子嗣继承。
  自己其余的儿子要么不成器,要么年纪尚小。唯一有希望继承自己皇位的,就是长子豪格。这些年皇太极和多尔衮明争暗斗,就是想压住多尔衮,让豪格继位。而这虎头坝一战,不但四万骑兵狼奔豕突,溃不成军,自己的希望豪格也死了。
  自己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眼看着没有多少时间了。豪格一死,自己身后的帝位毫无疑问要落入深孚众望多尔衮囊中了。
  想不到自己征战一辈子,竟是这样的收场。
  皇太极只觉得一股咸咸的液体从喉咙里往外涌,飞速地往口边涌来。他哇地一声把这股液体吐了出来,却看到竟是一口鲜红的血液。
  自己不行了?
  皇太极震惊地看着吐在御车上的血液,身子一颤,虚弱地坐在了御车上。
  范文程和几个文官看到这一幕,吓得一头的细汗。皇太极是他们的主子,皇太极若是死了,新上来的主子如何对待他们只有天知道。他们扑通扑通跪在地上,大声喊道:“皇上,万万要保重龙体啊!”
  皇太极看着十里外大获全胜的虎贲师,面如土灰,嘴角含血,满脸不甘地说道:“鸣金,撤兵!回盛京!”
  范文程身子一抖,说道:“皇上,这一撤兵,恐怕就是大溃败啊!”
  皇太极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
  范文程大声喊道:“鸣金收兵!宣太医!”
  ……
  战场上的十五万明军还在苦战,他们面对十八万清军,人数处于劣势,厮杀得十分艰辛。尤其是大同总兵王朴和山海关总兵马科面对两万多汉军旗火铳兵,被打得几乎就要崩盘。
  然而战场形势急转直下,就在明军觉得这仗怕是打不赢的时候,却突然看到清军不再前冲,竟往后面退了回去。
  这场大战正面战线连绵十几里,即便靠传令兵传讯也要一定的时间。其他各处jiāo战的明军统帅并未能在第一时间得知中路李植已经突破。
  明军将领们一时间十分惊讶,不知道该不该追。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清军往后面撤了几里,直到李植的传令兵冲到各路明军将领军中,说明了中路虎贲师已经大败皇太极五万骑兵形成了突破,明军将领才恍然大悟,整军追杀清军。
  清军落荒而逃,明军紧追不放。双方在辽西大地上追了几十里,一直杀到天黑才结束了这一场大战。
  到了晚上,清军还趁着夜色往沈阳逃窜。明军各军已经追到了义州城北面,各自在野外扎营。洪承畴好不容易在义州城城东十三里处找到了李植的兵马,走进了李植的中军大帐中。
  洪承畴脚下发飘,眼睛发亮,脸上因为激动涨得血红,整个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