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4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4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兵从马上摔了下来,翻倒在刺刀阵里,暴露在刺刀下面。
  不过他们已经不担心刺刀的威胁了,因为刺刀阵崩溃了。
  无穷无尽的骑兵还在压上来,不断地冲击着越来越混乱的刺刀阵,回形阵的正面已经无法防御了,虎贲师正面大溃散。
  雷三一刀刺死了一个冲阵的骑兵。这个骑兵撞飞了他的三名士兵,把本来就混乱的刺刀阵撞得更散。雷三满肚的愤怒,一刀刺进骑兵右腰。他狠狠收回了带着血槽的刺刀,骑兵伤口处顿时血花飞溅,血液喷了雷三一脸。
  不过雷三的努力并没能拯救雷三的这个排,又一名鞑子骑兵撞了上来,直直撞在了雷三的身上。雷三感觉一股巨力从全身甲上传来,他的身体就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直直往后面飞去。
  雷三飞了两米,重重摔在地上,只觉得天翻地覆气血翻滚,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他好不容易恢复一点行动能力,往战线上看去,却看到刺刀阵已经崩溃。
  雷三脸色惨白,知道自己带的排算是完了。他踉跄着爬了起来,撒腿往南面跑去。
  正面的虎贲师士兵转眼间就被撞死、刺死了一千多,不敢再战。士兵们失去了阵形,潮水一样往南面溃了下去。
  这是虎贲师历史上的第一次崩溃,哪怕只是局部上的一个崩溃。
  皇太极在御车上观察着骑兵的战况,当他看到骑兵们冲溃了虎贲师的正面时候,兴奋得满脸通红。
  终于,牺牲了几千大清的勇士后,自己终于看到了虎贲师的崩溃。皇太极的双手微微发抖,这是决定xìng的胜利啊!他仿佛已经看到骑兵们在原野上追杀虎贲师溃兵的情景,看到了这场大决战的胜利。
  如果虎贲师被击溃,四万多骑兵支援两翼,其他的明军哪里顶得住,还不是一鼓而下?
  这场赌上国运的大决战,自己赢了?
  皇太极因为太兴奋,有些喘不过气来,他低头咳嗽了几声,又赶紧抬头看了看前方。
  前方,大清的骑兵们已经完全冲垮了刺刀阵,开始追杀溃逃的明军。
  范文程长舒了一口气,朝皇太极鞠躬说道:“恭喜皇上,大清的勇士冲垮了李植的火铳兵!”
  皇太极看了看范文程,哈哈大笑。他兴奋极了,便是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的他,此时也在脸上浮出满面的笑容。
  不过,他的笑容只在脸上停留了几秒,就僵硬了。
  只听到噼哩啪啦的一片qiāng响,不知道从哪来shè出来一片子弹。正在追杀李植溃兵的骑兵像是被死神的镰刀扫过,纷纷摔下马去,倒在虎贲师回形阵的中央。
  不可能,李植的虎贲师明明已经被击溃,哪里还会有火铳兵在shè击?
  皇太极最快速度举起单筒望远镜,拼命地在前面搜索子弹的来源。
  这不可能!
  皇太极用千里镜在骑兵的前面拼命搜索,终于看到了子弹的来处。看到那些不断shè击的明军,皇太极一下子如遭雷击,本来血红的脸上刹那间变得惨白一片。
  虎贲师正面崩溃了,但其他三条阵线依旧坚挺。
  虎贲师的士气,坚韧得不可置信。
  崩溃的虎贲师正面后面,虎贲师两侧的六千士兵已经退后列阵。两翼的战士列成了六个小型回形阵。每个回形阵各有一千步兵十几门大pào,一个接一个列在原先大回形阵的两侧,严阵以待。
  最前面的两个小回形阵距离崩溃的正面不过一百五十米,已经开始shè杀清军骑兵。
  原野上,又响彻起这些士兵shè击时候发出的怒吼:
  “杀奴!”


第0478章 豪格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中,清军骑兵一个接一个倒下了马。清军因为冲垮了虎贲师正面而高涨的士气,一下子陷入了冰点。
  战争再一次回到了原点。
  虎贲师虽然是私军,却是不一样的私军。虎贲师没有腐败的军官,士兵的军功升迁渠道畅通。虎贲师有最丰厚的抚恤制度,对战死的士兵不但有高于大明平均工资水平的抚恤金,家人还能得到烈士家属的荣誉。这些士兵虽然害怕死亡,却不惧战死。
  清军击溃了虎贲师的正面,但虎贲师坚韧得超乎清军的想象,虎贲师的其他三条阵线依旧完好,摆出了回形阵迎击清军。
  不仅如此,六个小回型阵还保护了溃下来的正面士兵。
  六个小回形阵摆在原先大回形阵的两侧,恰好可以掩护溃下来的士兵,让正面的士兵从容从大回形阵的中间撤下去。骑兵在马上位置很高,虎贲师士兵可以越过前排的溃兵shè击后排的清军骑兵。如果清军不去冲击小回形阵转而去追杀溃兵的话,就会受到两侧六个小回形阵的集火shè击。
  在几千步qiāng手的火力下追击溃兵,根本不可能。
  再追几百米,甚至大回形阵后部的三千步qiāng手也会朝清军shè击。所以清军别无选择,要想扩大战果,必须先冲垮两侧的六个回形阵。
  但是六个小回形阵,也不是那么容易冲垮的。清军的士气,已经无法支撑他们再发起刚才那样一往直前的冲锋了。
  为了冲垮虎贲师正面,清兵被开花弹轰zhà,被霰弹pào轰,冲进一百二十米距离后被步qiāngshè了五轮,死兵在阵前清理铁蒺藜时候又被shè了三轮。为了清理出那些铁蒺藜,清军前仆后继,付出了两千人的生命。
  加上冲击刺刀阵的伤亡,清军已经牺牲了八、九千人马。即便是五万人的大军,此时伤亡也已经超过百分之十五。
  清军已经发不起刚才那样决死的冲锋了。
  豪格骑马立在清军四万多骑兵的中央,在几百摆牙喇的保护下指挥这次冲阵。看到阵前的情况,他的眼睛变得血红。
  难道这一仗要打败?这一战若是败了,我大清会何去何从?
  这些尼堪的士气,居然这么高昂。正面被冲溃了,侧面的士兵居然不会被挟裹着崩溃,而是变换阵型继续战斗。这还是明军吗?豪格以前只知道虎贲师的装备精良,却不知道这支部队的士气这样坚韧。
  前排的清军在回形阵中不断响起的qiāng声中一个接一个倒下,这样下去,大清兵要崩溃。
  豪格抢过身边号角手的号角,用尽全力吹响了冲锋的号角。
  冲上去,和尼堪比一比谁先崩溃。
  听到豪格冲锋的号角,押阵的摆牙喇朝犹豫不决的骑兵们挥舞马刀,逼迫全军继续前进。中军的大鼓被猛烈的擂响,四万多人的大军再次振作起来,朝最前面两个小型回形阵冲去。
  小回形阵一个面只有五十米,四万大军直接攻向了小阵的两个面。
  两个小阵的正面和侧面有一千多士兵,这些士兵面对鞑子的死亡冲锋丝毫不惧,飞快地蹲下装弹,站起来瞄准,shè击,再蹲下装弹。子弹像一阵阵暴风雨一样向冲阵的鞑子倾泻而去,夺走了一片又一片的生命。
  一百五十米的距离,是胜利和失败的距离。鞑子的尸体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