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4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4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一口气冲垮回形阵正面的阵势。
  这是李植第一次不得不为正面被突破后做准备。他放下了望远镜,大吼一声:“变阵!”
  中军令旗招展,回形阵两侧的士兵快速奔跑起来,改变了两侧的站位。
  远处的皇太极立即看到了李植阵型的变化,但他看不明白。在他看来,虎贲师回形阵两侧的士兵突然集体往后面跑去,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然而此时已经来不及仔细思考虎贲师的变化了,热武器时代的战斗往往就在几分钟之内就分出胜负。两侧的虎贲师士兵撤下去后,正面的三列步qiāng手显得更加单薄,皇太极相信,自己的五万骑兵大军一定可以冲垮这薄薄的步qiāng阵。
  前面的马甲兵在大pào的一轮轮pào轰下不知道死了多少人,终于冲到了虎贲师的正面一百二十米,开始挑战李植的三列步qiāng阵。
  “杀奴!”
  此起彼伏的杀奴吼声中,前面第一排的步qiāng手开qiāng了。一千把步qiāngqiāng口喷出的火焰几乎同一时间从六百米长的战线上冒出,连成了一条火线。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响起,汇成了一片隆隆巨响。一千发子弹像是一片弹雨,尖啸着向前排的鞑子骑兵shè去。
  鞑子前面两、三排的骑兵暴露在弹雨下,无处可躲。骑兵和骑兵之间的间隙很大,后面两排的骑兵和前排骑兵一样会受到攻击。
  即便是马头也无法帮助这些骑兵阻拦子弹,虽然马头在马静立时候是很高的,但是马一旦冲刺起来以后就会把头往前伸,低垂下来,让骑兵的整个上半身完全暴露在弹雨面前。
  镶铁片绵甲被子弹击穿,锁子甲被子弹击穿,锁子甲下面的皮衣也被击穿。皮肤像是易碎的纸片一样被旋转的子弹洞穿,把皮肤下面的身体器官赤luǒluǒ地展露出来。肾脏、肝脏、胃、肺、心,这些重要的人体器官在米尼弹面前无比脆弱,被搅成了一团血水。
  前排的重甲马甲兵像是被点了名,身上喷出血雾、血箭。中弹的鞑子一个个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甘心地倒在马背上,然后扑通扑通地摔倒在地面上。
  短短一百二十米的距离,不知道要多少鞑子的尸体,才能填平。
  皇太极看着前面勇士一排一排地倒下,脸色越来越白。
  前面的骑兵一倒下,后面的骑兵立即补上去,然后接着又像是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壁,又一片一片地惨叫着倒下去。空气中到处是伤兵身上喷出来的血雾,把所有的前排士兵染的血红。
  前面的骑兵摔倒在地,后面的骑兵根本已经没有时间绕路躲避。不管地上的伤兵是死是活,后面的骑兵都是直接骑马从上面践踏而过。骨骼被马蹄踩碎的声音被伤兵的惨叫声掩盖。但很快,这些伤兵就再也发不出声音。
  生命像是最不值钱的玩意,几百几百地在步qiāng子弹中消耗。那些早上还意气风发,还曾经雄赳赳立在皇太极身边的年轻满洲人,那些曾经在大明、朝鲜和蒙古杀进杀出的勇士,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用血腥已经无法形容这样的场景了,这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李植的步qiāng手们在几万骑兵的面前毫不手软,一排一排站起来,瞄准,shè击,然后蹲下装弹,然后再站起来shè击!清军每前进一步,都要抛下无数的尸体。
  但清军毕竟有五万人。
  如果清军只有一万或者两万人,在这样惨重的伤亡面前早崩溃了。然而皇太极这一次,在李植面前投入了五万人。无论前面死多少人,后面都有人补上。虽然后面的骑兵不再是重甲的马甲兵,变成了轻甲的步甲,但这些鞑子依旧骑着战马高速朝虎贲师冲上来。
  在残酷的战线上,双方距离渐渐拉到了七十米,五十米,三十米。
  清军冲到了虎贲师近前,跳下马开始清理阵前的铁蒺藜。这些下马cāo作的清兵,遭到虎贲师士兵毫不留情的shè杀。清兵的伤亡还在飞速的增加。
  终于,铁蒺藜被清扫一空,清扫铁蒺藜的清兵也几乎全部被打死。后面的清军骑兵前仆后继,挥舞着长矛,借着滚滚马蹄之威冲到虎贲师阵前。
  破虏团排长雷三举着自己的刺刀站在第一排,对着潮水一样冲上来的清军骑兵,拼尽全力地大吼了一声:
  “杀奴!”
  仿佛是听到了雷三的怒吼,整个战线上的虎贲师士兵没有一个人后退,齐齐举起了刺刀,齐声高喊:
  “杀奴!!”


第0477章 小阵
  在大笔山一战中望刺刀阵而逃的骑兵们,战后受到皇太极重罚,带队的梅勒章京被斩首,清军骑兵们从此再不敢轻言退却。
  这一次在这场决战中,清军的骑兵们没有在刺刀阵前停下来。只听到砰砰一片巨响,前排的骑兵一往直前,撞进了刺刀阵内。
  刺刀阵很密,每名骑兵要面对六把刺刀,冲在前面的马匹毫无疑问地被刺刀狠狠地刺入了身体。坚硬的战马肌ròu也拦不住坩埚钢的锋利,马血飙shè。战马悲鸣的声音到处响起,这些受到重创的战马是活不成了。
  即便是马上的骑士,也在刺刀阵前惨受重创。六把刺刀总有一、两把往前突刺刺在马上骑士的身上。第一排冲进刺刀阵的四百多骑士几乎无一幸免,全部被锋利的刺刀贯穿,惨叫着倒下了马。
  但高速冲阵的战马,同样狠狠冲击了刺刀阵的阵脚。一匹战马动辄七、八百斤,高速冲刺而来时候就像是一辆战车迎面而来,就算被刺刀刺入身体去势依旧不减,狠狠地撞开了刺刀阵里的士兵。士兵一旦被战马碰到,就是被撞得往两边狠狠摔去。
  一些虎贲师士兵被战马正面撞上,往后飞出去三、四米,狠狠摔在地上,甚至被活活撞死。
  同样伤人的还有马上骑兵的长矛、虎qiāng。清军骑兵就像是用力打在玻璃上的一个拳头,虽然自己皮破血流惨受重创,但确实将玻璃狠狠击碎了。骑兵临死前将长兵器刺入了前排虎贲师士兵的体内,借马势破开了全身甲,重创了几百名虎贲师士兵。
  这是赤luǒluǒ的以命博命,只一个刹那,双方就死去了上千名的战士。
  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后面越来越多的骑兵冲了上来,从前面骑兵的空隙处撞入。刺刀阵在最前面的冲击中已经凌乱,在受到后续的冲击时候就开始混乱了。第二排骑兵冲击刺刀阵,也许只需要面对三、四把刺刀。
  战马被刺刀刺入,惨烈的悲鸣着。而前排的虎贲师士兵也被撞飞撞散,被骑兵的武器刺杀。
  清军人数太多了,第二排的骑兵从间隙处冲入后,第三排骑兵又涌了上来。前面的战马被刺刀杀死在地上翻滚,第三排的骑兵甚至跃马跃过地上的障碍物,从空中跳入了刺刀阵中。
  近半吨的战马和骑兵,狠狠从空中压了过来。战马撞在了躲避不及的虎贲师大兵身上,把大兵撞到马身下。战马一跃而下人仰马翻,马上的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