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4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4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做牛做马吗?”
  士兵们怒吼:“不能!”
  李植大声吼道:“朝廷无能,文官卑鄙!大明朝摇摇yù坠!为了我们子子孙孙,我们该如何?”
  士兵齐声高吼:“杀奴!”
  “杀奴!”
  “杀奴!”
  虎贲师士兵的杀奴吼声响彻云霄,仿佛要把天地都填满。
  李植一挥手:“开火!”
  正面四十门火pàopào长猛拉火绳,点燃了重pào。震耳yù聋的巨响中,四十发开花弹朝三里外的清军shè去。在空中飞舞了三里,pào弹一头扎进了密集的清军骑兵集群中。
  刹那间血ròu飞溅,满清骑兵身上被打烂打穿,一个个摔倒下马。
  pào弹洞穿了几层人、马后,落在地上,引信逐渐燃烧到底。
  骑兵们慌张勒马调头,躲避地上的zhà弹。但骑兵集群冲锋时候和步兵不同,骑兵转弯调头极难,一往旁边走就会撞上旁边的其他骑兵。骑兵们费劲最大力气,也只能往旁边挤几米,根本没法完全避开pào弹的bàozhà范围。
  只听到轰隆隆四十声巨响,铁质弹丸四处飞溅,像死神一样收割附近的清军马军。
  清军骑兵的队列安排是双层重甲的马甲兵冲在最前面,此时暴露在pào弹周围的都是马甲兵。这些马甲兵的双层重甲能够帮助清军抵御远距离shè来的步qiāng子弹,却防不住pào弹shè出的铁弹丸。只听到一片惨叫声响起,pào弹附近清兵骑兵身上往往shè出三、四道血箭,倒在了马下。
  他们的战马也毫无疑问地中弹倒地,嘶鸣抽搐。
  以zhà开pào弹的位置为中心,方圆几步之内全是一片狼藉。倒地的战马变成了一片障碍物,逼得后面的骑兵停下马蹄,绕路行驶。地上惨叫翻滚的重甲骑士,狠狠腐蚀着后面其他骑兵的士气,把骑兵们的绕路驰骋变成了一片片混乱。
  从李植的角度看去,就看到清军队伍的内部突然有四十个地方停了下来。像是汹涌袭来的潮水中间突然产生了几十个漩涡,让整个冲锋的队伍势头一滞。
  不过很快,地上的战马和骑士就死透了,不再挣扎。后面的骑兵干脆从他们身上跃过去,甚至踩了过去,把他们踩成了一团ròu泥。
  清军没有冲多远,就又遭到了pào击。清军前锋距离虎贲师二里的时候,又是四十发pào弹shè向了高速冲阵的清军。清军的队列中被shè出四十条血ròu胡同,又zhà响了四十发pào弹。
  一片血ròu横飞,从受伤清兵身上zhà出无数血沫。那飞舞在空中的血沫像是一片染色区,让埋头从里面冲过来的清军全染得浑身血红。
  不过清军依旧在高速冲阵,在距离一里的地方,清军又遭到了一次迎头pào轰。
  皇太极站在他的六驾御车上,用千里镜观察着前面的厮杀,脸色发白。皇太极这还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李植大pào的威力。亲眼目睹之下,只觉得更是触目惊心。那开花弹每一枚zhà响,就有七、八个骑兵惨叫倒地,当真不是人力可以抵御的。
  难怪十五弟多铎会被这开花弹zhà死。
  皇太极看了看身边的范文程,问道:“范文程,你可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这大pào?”
  范文程跪地喊道:“皇上,以奴才之见,对付这大pào只有造同样的大pào对轰,别无他法。”
  皇太极点了点头,说道:“然而此番决战,我大清的勇士只能用血ròu去冲击李植的大pào了!”
  不过皇太极仅仅看到一个开始,等五万清军骑兵冲到虎贲师前面三百米的时候,李植的大pào不再使用开花弹,而是shè出了霰弹。
  每门重pào的霰弹都有三百发弹丸。四十门重pàoshè出的一万多发铁弹丸横扫正面,把阵前的三百米距离变成了一片死亡禁区。那些弹丸像是一万多颗利箭激shè而来,带着黑火yàobàozhà推shè出来的巨大动能,毫不费力地贯穿了第一层骑兵的身体,继续突刺到第二层骑兵体内,把这些辽东鞑子全部了结在马上。
  皇太极千里镜里看得清楚,冲锋骑兵的前面两排清军像是撞上了堤岸的海浪,一下子全碎了。前两排的清军齐齐跌倒,人仰马翻,捂着身上啾啾冒出来的血ròu惨叫不已。
  皇太极千里镜里看到一个甲喇章京被铁弹丸shè中了脑袋。弹丸带着巨大的动能穿透了他的头盖骨,带着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血液一起从后脑勺穿透出来。飚了后面其他清兵一脸。
  一匹矫健战马被霰弹弹丸shè死,嘶鸣一声就高速摔倒在地。马上的牛录章京被马镫卡住了脚,被战马重重地带到了地上,狠狠摔在三月的土地上。后面的一匹战马却没有躲避,一蹄踏在了这个牛录章京的胸口,立即把他活活踩死了。
  皇太极用力抓着千里镜,十分心疼大清的勇士。这些勇士对上寻常的明军,哪个不是以一敌二的强兵?但在李植的大pào面前,这些马甲兵却像是最廉价的pào灰一样被成片成片的撂倒,像是四月的冬小麦一样被一片一片地割下。
  皇太极皱眉不语,双手紧紧握着千里镜的镜筒,手心满是细汗。


第0476章 杀奴
  清军将三千马甲兵摆在五万骑兵的最前面,后面才是其他的步甲、辅兵。马甲兵身上穿着两层重甲,虎贲师的步qiāng只有在一百二十米左右才能shè穿。皇太极这样做的目的是减少冲锋时候的伤亡,避免伤亡太大全军崩溃。
  虽然步qiāng打不穿,但大pào霰弹却可以轻易洞穿这些重甲。清军前锋距离虎贲师阵线一百五十米左右的时候,正面的四十门重pào再次开火了。
  一万多发霰弹像是一片浓雾,从四十门大pào的pào口喷薄而出,朝前面的鞑子马甲兵疾速飞去。那片浓雾一遇到血ròu之躯,立即迸shè出无数的血雾出来。前排鞑子的身上,马上,到处都喷出血花。血液在阵前一百五十米处洒满了空气,把前后几米的物体全部染成了红色。
  血腥味越来越浓,像凝固在空气中一样化不开。
  前面两排的鞑子骑兵像是被大风吹倒的芦苇,惨叫着掉下了战马,无一幸免。
  皇太极的御车很高,从皇太极的角度看过去,就像是五万骑兵大军的前面一层被人整体削除了一样。
  这样的冲锋,实在是太惨烈了。那些精锐的马甲兵,就像是为了填平坑洞的土一样铺了上去,然后一片一片地倒下。要知道这些马甲都是大清的精兵,不知道随皇太极征战过多少地方,击溃过多少强敌,何时曾经这样惨烈地集体阵亡过?
  皇太极把眉头皱得更紧,紧紧抓着手上的单筒望远镜。
  范文程看着惨烈的前线,咬了咬牙,说道:“皇上,等我大清的兵马冲上去,冲到阵前突入阵内,这仗就赢了!”
  虎贲师的回形阵内部,李植看了看汹涌冲来的四万多鞑子,知道回形阵的正面是守不住了。敌人实在是太多了,又全是骑兵,冲锋速度极快。而且清军为了减少伤亡,五万人瞄准了六百米的回形阵正面强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