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3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3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展。
  镶蓝旗旗主,郑亲王济尔哈朗说道:“皇上,如今明军避战不出,我们的全国总动员有些得不偿失了!”
  济尔哈朗的话引起了众贵族的赞同,一时诸贝勒纷纷说道:“皇上,要不撤了总动员令吧!”
  “皇上,这样和明军死拼,拼的可是我大清的血ròu啊!”
  “皇上三思!”
  皇太极听到众贝勒嘈嘈杂杂的议论声,皱眉不语。
  这些龙子龙孙,没几个有雄才大略。有好处就冲上去,没好处就喧杂逃跑,始终把自己当作辽东的土匪。大明在这些贝勒的眼里,只是一个劫掠的好地方罢了。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如果这场松锦大战打输了,对大清意味着什么。
  皇太极看向多尔衮,问道:“睿郡王有何计策?”
  多尔衮听到皇太极问自己话,站了起来,朝皇太极作揖说道:“皇上,我以为,明军的避战之策,也持久不了。明军十七万大军集结锦州,耗费巨大,明国朝廷上又都是些鼠目寸光的官员。我听细作说,此次明军避战是李植的计策。然而即便是李植有深谋远虑,明国的朝廷也不会让李植的计谋执行。”
  听到多尔衮的话,众贝勒都愣了愣。
  像多尔衮这样考虑到明国朝堂的庙算,众贝勒是无论如何想不出来的。
  皇太极见多尔衮这样足智多谋,叹了口气。长子豪格才能平平,自己无论如何是压不住多尔衮了。
  “睿郡王所言,深得朕心。我们便和李植对上,看看谁先沉不住气!”


第0472章 太仆寺
  三月十八日,大明京城户部尚书李待问府中,内阁次辅吴甡、礼部尚书贺世寿和太仆寺卿陈善道坐在二堂里,正在和李待问说话。
  吴甡是清流领袖,号称“江北党”之首。他本是万历四十一年进士,天启年间因为激烈反对阉党被削职夺官。然而到了崇祯年间,他又因为曾经反抗阉党受到重用,历任各地巡抚。
  复社领袖张溥靠贿赂把周延儒推为内阁首辅之后,周延儒大举启用东林党人,一时“众正盈朝”。吴甡借着这股浪潮,也登阁拜相,位列内阁次辅。
  吴甡贵为内阁次辅,亲自带着贺世寿和陈善道跑到李待问家里,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喝了一口茶,吴甡淡淡朝李待问问道:“葵儒精于理财,如今宁锦十几万大军云集,每日花费以万计,太仓库中还有多少银子?”
  李待问答道:“太仓库素来拮据,并不富裕。如今锦州云集十七万大军,光是军饷一个月就要三十九万两。加上千里运粮的开支,每个月合计要七十七万银子开支。太仓库本有两百多万结余,但这三个月已经花销殆尽,只余三十七万两,仅够支撑半月。”
  大军在外,消耗的军饷粮草是海量的。
  大明朝拖欠军饷已成惯例,若是兵马不外出征战,往往只发几成的军饷。所以只要天下太平,朝廷就能省下不少军饷。但是一旦兵马出外作战,军饷就不得不发足,否则前线的官兵极有可能闹饷zhà营。
  所以十七万兵马集结在锦州,朝廷的开支大增。
  另一个消耗巨大的项目是运粮。松锦大战bào发后,朝廷征调了大量民夫运粮。这些民夫都是jiāo不起劳役银子的民夫,干活不要钱。但是从京城到锦州有一千里,运送粮草的路途十分遥远。有些粮食更是从更远的地方起运。路上运粮民夫吃喝,就需要消耗大量的粮草。民夫每运送一石粮食到锦州,路上就要消耗二石左右的粮食。
  这样算下来,支撑十几万大军需要的粮草,更是海量。
  太仓库一年收入不过五百多万两,一个月算下来平均只有四十多万两收入,还不够支持锦州前线的开支。更别提朝廷种种花销千头万绪,远不止支持锦州大战这一项。
  所以支持锦州大战,朝廷也算是竭尽全力了。
  吴甡说道:“李贼和洪承畴上表请旨,说要和鞑子打持久战。天子准了他们的奏章……”
  三月初,洪承畴的奏章到了朝廷。洪承畴说鞑子举国攻来,我大军以逸待劳,不可轻易接战。洪承畴提议坚守于锦州城下,把鞑子拖垮。
  不光洪承畴这么认为,李植也这么想。这个战略其实就是李植想出来的。李植也一封奏章送到了天子桌上,说要拖垮鞑子。
  天子听到两位重臣的建议,准了李植和洪承畴的奏章,让众将以持重为上,坚守营寨不出。
  这两份奏章披露出来后,百官物议纷纷,都不太高兴。
  吴甡放下茶杯,淡淡说道:“如果世间的仗都是这样拖着打的,比拼哪个没钱支持不下去,那当兵拿饷也太轻松了。为将者,立功也太容易了些?”
  吴甡说道:“今天听葵儒算来,才知道银库已经见底了。天子却不知道,太仓库已经没有银子了。洪承畴和李贼避战不出,当真要把朝廷拖垮!”
  李待问沉吟片刻,说道:“太仓库虽然没有银子了,但是太仆寺还有两百万马政银子,可以借来使用。”
  听到李待问的话,吴甡脸色一沉,十分地不高兴。
  吴甡敲了敲桌子,没有说话。
  礼部尚书贺世寿沉声说道:“葵儒,刚才那句话,你知我知便可,却万万不能让天子知道太仆寺还有银子。”
  贺世寿看了看吴甡,说道:“葵儒,这几个月为了支持宁锦的大战,朝廷把各项开支全部停了。宣大的兵饷,已经三个月没有发。河南治理黄河的银子,也全部不发。葵儒你不觉得,这几个月各项进项,都少了不少吗?”
  贺世寿说的“各项进项”,是指各地官员孝敬朝中重官的银子。
  本来朝廷花下去的银子,发到各地后,都不会被全部使用到正处。相当一部分,都会被使用单位抽出来孝敬各路神仙。下面的官员把朝廷的银子送给私人,就可以得到紧要官员的支持,以后升官发财。
  宁锦开战后,太仓库的银子几乎全部用于辽西。这大战关头,每一分银子都是实打实用下去的,将领此时不敢贪污银子,都是把军饷实打实发给士兵们。这样一来,就没人把银子抽出来孝敬各路官员了。
  朝中大员们,因此收入大减。所以百官听说李植要在辽东打持久战,感觉自己还要再穷几个月,都是十分不高兴。
  吴甡冷哼了一声,说道:“李贼这是拿天下人的银子,去立他自己的战功!”他一指太仆寺卿陈善道,说道:“葵儒你放心,天子不知道太仆寺有这样一笔银子。只要你不说,太仆寺不说,天子就只知道太仓库没银子,一定会逼李贼和洪承畴出城决战。”
  陈善道笑着说道:“尚书放心,太仆寺的银子一直是用作给各镇买马的,天子不曾过问。陈善道绝不会说太仆寺有银子!天子如何知道?”
  李待问沉吟片刻,却觉得此事有些凶险。天子不知道太仆寺的银子,自己作为户部尚书是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