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3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3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是兴国侯来了,纷纷跪在地上不敢大声说话。
  道路两侧只看到黑压压一片脑袋,十分安静。
  钟峰喝了点酒十分兴奋,骑在马上朝两边的百姓喊道:“诸位百姓协助官军死守城池四个月,守住我大明的疆土,都是好汉!”
  “都是好汉!不必拘礼!”
  听到钟峰的话,百姓们才敢抬起头来看兴国侯的样子。等他们看到李植年轻的模样,一个个暗自心惊,暗道兴国侯当真是英雄少年。
  在祖大寿的引导下,众人横穿锦州城,进入总兵府。
  总兵府大堂里已经摆下了酒宴。锦州城被围四个月,猪羊早就被斩杀了。但是腊ròu米酒腌白菜还是有的,祖大寿好说歹说张罗了一大桌,也算是犒劳犒劳诸位支援锦州的将帅。
  众人入席,李植坐在主位上,左边坐着总督洪承畴,右边坐着监军张若麒。然后两边依官位大小坐着其他八位总兵,祖大寿自己则陪坐在末席。
  众人也好久没有喝酒了,此时大战两月终于解除了锦州之围,都十分高兴,喝得觥筹jiāo错。
  宣府总兵杨国柱有些好酒,别人敬他他来者不拒,还有事没事找理由和别人喝,喝得满脸通红。大同总兵王朴的酒量极好,喝了两斤米酒脸上还是一点事情没有。吴三桂似乎对这种场面极为擅长,时不时恰到好处地敬上别人一杯,让人生出好感。
  曹变蛟一点酒都喝不得,喝了两杯就手脚发红,李植知道这是酒精过敏。
  洪承畴喝得极有风度,抚着长须一杯一杯喝着,他敬了李植一杯,还敬了祖大寿一杯。洪承畴敬祖大寿时候赞扬了祖大寿的死守之功,把祖大寿激动得满脸通红。
  酒过三巡,洪承畴清了清嗓子,说道:“诸位,如今鞑子被我们连败四场杀伤近两万兵马,退守义州!支援锦州之战,我大明大获全胜!”
  众人听到这句话,轰然叫好。
  等众人安静下来,洪承畴又说道:“但是鞑子并未退去,据我们的细作回报,鞑子似乎还在增兵,要举国攻来。不消说,还有最后一场决战要打!”
  “如今我大军齐聚锦州城,有兴国侯在,还有九名总兵,共计十七万大军。诸位觉得,我们与清军此战,该如何打?”


第0471章 对峙
  听到洪承畴的话,众人停下了吃酒,开始思考军国大事。
  不过众人都没有什么头绪,想了好久,也没有人说话。许久,杨国柱才说道:“鞑子举国来攻,不善战阵的民夫包衣全部上阵,看上去势大,然实际战力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可怕。我们只要妥善应对,还是有可战之机!”
  众人听到这话,纷纷点头。
  过了一会,李植笑道:“本侯有一计。”
  洪承畴抚须说道:“兴国侯有什么教我们?”
  李植说道:“鞑子全国总动员,耗费巨大,不是那么简单的。鞑子也要吃饭,也要耕田。如今所有东奴壮丁都聚到义州,且不说兵饷粮草,光说东奴家中荒芜的田地,都不知道多少。”
  “鞑子如此竭斯底里,就好像是咬人疯狗,看上去可怕,实际上已经病入膏肓无法持久。只要拖他三、四个月,恐怕东奴就要弹尽粮绝,秩序崩溃。”
  众人听了李植的话,一时都沉默了。
  想了想,众人觉得李植说的十分有道理。鞑子也要耕地吃粮,如今壮丁全部征召上战场,谁耕田?鞑子岂能承受几个月没人田间耕作?没人耕田,来年吃什么?
  李植说道:“我们在锦州城外挖掘战壕,修建矮墙,把锦州变成一座大堡垒,和鞑子耗在这里。最近打的这几仗,鞑子的大pào几乎被我们全部摧毁,鞑子拿什么攻打我们营寨?拿什么和我们拼消耗?”
  众人听到李植的话,眼睛一亮。
  所谓上兵伐谋,李植说的话都是高屋建瓴的战略谋算,字字珠玑。众人暗道兴国侯百战百胜的威名不仅仅是靠兵马强盛得来的,这李植的谋略计算,也远强于其他大字不识一个的大老粗总兵们。
  洪承畴抚着胡须想了一阵,对李植的谋略越想越高兴,脸上欢喜起来。
  其他总兵一直担心要和几十万鞑子厮杀,怕寡不敌众。此时听到李植的谋略,仿佛看到一条赢下大战的明路,都十分高兴。
  杨国柱拱手一礼,说道:“兴国侯老成谋国,某佩服!”
  曹变蛟说道:“兴国侯说得一字不差,我看我们就按兴国侯的说法cāo作吧!”
  王廷臣、王朴等总兵也纷纷点头,极力赞赏李植的建议。王朴拍了拍桌子,笑道:“我已经看到皇太极求战不得,在义州城内跳脚的样子了!”
  众人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笑了一阵,总兵们都看向了洪承畴,等他做最后决定。
  洪承畴点了点头,说道:“上兵伐谋,兴国侯之计确是高明!本督明日便报上朝廷,拖他几个月,横竖要把鞑子拖垮!”
  ……
  三月十五日,装饰得富丽堂皇的义州卫城守备府内,皇太极听着各路兵马的汇报,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皇太极很焦心。
  自从大笔山大败之后,皇太极就在大清发布了总动员令。诏令满洲、蒙古凡年满十六岁男丁,悉数赶赴义州,充军为兵。
  皇太极这一纸命令,是要和明国拼命了。八旗满洲有两百多牛录,每牛录有三百户人。以每户人出两、三个男丁的平均值估算,这就是二十万人。蒙古的各部落也有人丁不少,虽然蒙古人执行皇太极的命令会打些折扣,但十万人估计还是会拉出来的。这就有三十万人。
  虽然这些新征召的壮丁不是披甲人,战力不高。但满洲是渔猎民族出身,人人习武。蒙古是游牧民族,人人骑shè,这些壮丁都能上阵厮杀。刨去配置在后方运输辎重粮草的老弱,皇太极可以拉出二十多万人马和明军对敌。
  这样的数量,十分惊人。这一次,皇太极动员大清所有能动员的力量,要发动雷霆一击,一举击垮明军。
  这些天,满洲的兵马已经响应号召,陆续到达义州城。义州城外联营几十里,一天消耗的粮草数量惊人。
  但令皇太极无法接受的是,明军发现大清增兵后,居然缩在锦州城外挖掘战壕,修建寨墙,丝毫没有求战之心,摆出了一副死守城寨拒绝出战的姿态出来。
  明军这是想把我大清拖垮!
  这两个多月连番大战,清军的大pào几乎都已经被李植摧毁。如今清军军中缺乏远程火器。面对明军的营寨,清军除了死攻没有办法。那些土墙沟渠,靠人ròu战术如何能攻得下来?硬攻要死多少人?更别提李植的一百多门大pào还会不断轰zhà攻寨的大清兵了。
  明军一摆出不战的姿态,就让皇太极的总动员令骑虎难下。
  义州守备府的二堂中,皇太极召集八旗满洲的王爷贝勒们议事。满清的贵族们愁眉苦脸地看着坐在龙椅上的皇太极,一筹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