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3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3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划算。唯一现实的攻山办法是用长梯架在壕沟上爬上去。曹变蛟的兵马此前已经造好了许多长梯子,此时李植拿来用就是了。
  李植的兵马冲到大笔山山脚的第一个高台前,准备攻打这个高台。士兵攻坚之前,pào兵先对这个小高台进行了pào火覆盖。
  不仅有六十九门重pào进行轰zhà,八十门六磅轻pào也拖了上来进行火力压制。六磅pào要抵近到一里以内才能shè击,这样就会进入山顶上清军轻型红夷大pào的shè程。不过清军的轻pào只shè了两轮就被李植的重pào端掉了,什么都没打中。
  一百四十九门大pào全部移到大笔山山脚下一里处,抵近瞄准,分别使用开花弹和实心弹,朝士兵准备攀爬的高台进行地毯式轰zhà。只看到抛shè的开花弹和实心弹像是雨点一样落了下去,一片片火花在第一个高台上zhà响。
  打了两轮后,这个平台上清军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没有一个人还敢据险防守。
  陷阵团士兵兵不血刃地爬上了第一个高台。
  爬上第一个高台后,士兵们用步qiāng对准了山上更高的其他高台,看见清军露头就shè击。清军被大pàozhà得胆气已丧,在山上乱成了一片,要不是被明军团团围住早就弃山逃了。李植的兵马爬上高台后,山上只有零零星星的清兵往下攻击,大多数清军都趴在地上躲避pào弹,不敢冒头。
  pào兵们则对准了士兵们要攻打的下一座高台shè击。
  pào兵不断地朝士兵们主攻的方向上倾泻pào弹,为士兵攻坚扫清障碍。后排的士兵们则用步qiāng朝山上反抗的清兵shè击,瓦解清兵反抗的意志。
  攻坚的士兵们举着手榴弹和火把爬梯子,爬到高台外面时候,就两个士兵合作点燃手榴弹,往高台里面扔去。即便是个别清兵躲在高台边缘的土墙后面准备负隅顽抗,也会被这些手榴弹zhà死。
  陷阵团的士兵们一层一层地往山上推进,伤亡极小。山上的六千清军守军基本上只有逃跑的份,根本没有组织过一次像样的反击。从下午攻到傍晚,士兵们已经打了半山腰。要不是天色已经暗下来,陷阵团能直接攻上山顶。
  这个时代的晚上是漆黑一片的,作战极为困难。所以李植傍晚时候推进到半山腰后,就不再往上强攻。
  相信明天再攻一天,就能拿下大笔山。
  子时天色最暗的时候,李植已经在营帐里睡下了,却突然听到一片喊杀声。李植跑出营寨,发现附近并没有战斗,喊杀声都是从大笔山北面传来的。
  半天,才有一个洪承畴的传令兵跑了过来。
  传令兵跑到李植面前跪了下去,说道:“兴国侯,多尔衮弃了大笔山,率领六千鞑子从山北突围而出,乘夜色往锦州方向逃去了!”


第0470章 锦州
  二月二十九日夜,多尔衮弃大笔山北逃。大笔山上面一片狼藉,李植率兵搜山,找到了五百多具鞑子尸体,割了首级。
  拔掉了大笔山这个山垒,山海关到锦州之间的四百里道路就全部打通了。明军十五万大军士气如虹,往锦州支援过去。
  清军大军就在附近,明军穿戴着盔甲行军,放出去无数斥候,走得很慢,从大笔山到锦州四十里走了两天。
  清军在大笔山新败,士气低迷,不敢和明军接战,撤了锦州的包围往义州逃去。义州在锦州城北五十里,是鞑子这一年来的屯兵之处。鞑子盘踞在义州不愿离去,似乎还在打着什么主意。
  不管清军如何打算,明军至少解除了锦州的包围,达成了此番大战的战略目的——解围锦州。
  大军到达锦州后,发现城外到处都是清军挖掘的壕沟,修筑的高墙。锦州的城墙上,满是红夷大pào轰zhà后的坑洞。锦州被鞑子铁桶般围了四个月,当真是处境艰难。也就是鞑子大pào太少。如果鞑子能有一百门重pào,就要把锦州城墙打垮了。
  明军大军在城外扎营,建设营寨。修好了营寨后,诸将骑马入锦州。
  如今李植的身份高于洪承畴,军中以李植为首。李植打着侯爵仪仗,带着五十个亲卫举着金扇金瓜,打着旗牌带着军中将领,骑在诸将的最前面。洪承畴行在后面,再后面才是八名总兵。
  走到城南三里,李植看到前锋总兵官祖大寿率领锦州官民浩浩dàngdàng列在城外的道路上,迎接援军的到来。
  祖大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干瘦的脸上满是皱纹,一脸的沧桑。
  祖家在辽东根基极深,家中总兵、参将和游击近十人,可谓辽东将门。祖大寿在袁崇焕被杀前曾经外逃,后来又被袁崇焕书信召回。他曾经降清,但投降后又以借口逃回明国。天子多次召见祖大寿,他都不去京城见天子,是锦州城内军阀一般的人物。
  皇太极包围锦州城后为了劝降祖大寿,给降清的祖大寿养子祖可法加官进爵,官至副都统。祖家在辽西举足轻重,如果祖大寿降清,可能带动整个多米诺骨牌,也许整个关宁军都会陆续投清。
  所以锦州之围才那么牵动朝局,引全国关注。
  看到李植的仪仗,祖大寿赶紧迎了上去,一揖及地喊道:“前锋总兵祖大寿见过兴国侯!兴国侯千里援锦一路杀敌,我代得救的锦州一城百姓谢过兴国侯!”
  祖大寿说完这话,他身后几千百姓纷纷跪在地上,朝李植行礼。
  李植在大笔山击退多尔衮后,清军就撤了锦州的包围。前线的消息不断传入锦州,百姓们都知道这场大战中兴国侯是中流砥柱。没有兴国侯,可能大军已经败了数场了。若是没有兴国侯,鞑子攻下锦州城,不知道要屠杀多少百姓,残破多少人家。
  几个老翁举着一壶浊酒走到李植马前,说道:“兴国侯救下锦州一城百姓,我等别无长物,唯有敬兴国侯一杯浊酒!”
  李植看了看那浊酒,有些不敢喝。这锦州距离沈阳很近,城内jiān细最多,谁知道酒里有没有dú?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李植后面的李老四走了出来,接过那碗浊酒喝了下去,大声喊道:“老人家!好酒!”
  钟峰斜一步抢上来,大声说道:“咱也喝一碗!”
  众人这才露出笑容。祖大寿哈哈大笑,说道:“兴国侯国之干城,谨慎些情有可原。”
  他撩起官袍的袖子,大声说道:“我为兴国侯牵马入城!”
  在祖大寿的引导下,李植的仪仗队伍行进了锦州城。锦州城被围了四个月,城内十分萧条。各家人家的门板窗户都被拆下来做守城器械了,道路两侧的房屋都破破烂烂的。百姓们这几个月都没吃饱,一个个瘦得皮包骨。
  然而现在终于把苦日子熬到了头,救援的王师赶走了鞑子。城中的百姓们听说援军将帅们入城了,一个个十分激动,挤满了道路两侧观看。
  前天鞑子一撤兵,兴国侯大杀八方击退鞑子的消息就传遍了全城。如今百姓们看到李植华丽的侯爵仪仗,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