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3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承畴哪里敢指挥李植?李植既然说要出马攻山,洪承畴也不敢拦着他。
  抚了抚胡须,洪承畴说道:“既然如此,我等就在后方看兴国侯攻山。”
  李植笑了笑,没有说话。
  ……
  二月二十九日一早,李植把七十门重pào拖了出来,每门pào由十二匹健马拖拉,快速朝大笔山山下行去。
  李植的十八磅pào虽然可以shè三里,但仰shè时候大pào打不了那么远。李植要用大pào轰zhà山头的pào台,要冲到山下二里才能仰shè。
  多尔衮在山头上摆了十三门大pào,其中七门是小pào,六门是重pào。看到李植的pào车往山脚下行进,山顶的六门重pào开火了。
  在pào兵端掉山头的火pào阵地之前,前方的shè击位置太危险。李植没有冲到山脚下去,而是站在几里外用令旗指挥。前线的pào兵是由薛三库指挥的。
  李植听到一片轰隆声从山头传来,然后六发pào弹就从山头shè了下来,向李植的pào兵shè去。不过清军的第一轮pào火准头不行,没有一发pào弹命中目标。
  李植的pào车快速往前机动,往前走了两里,山上的六门重pào又打了两轮。清军的第二轮pào击又打空了,直到第三轮pào击,多尔衮的重pào才打中一辆李植的pào车,把那辆pào车打烂了,砸死了两匹驮马一个pào兵。
  李植骂了一声王八蛋,大声说道:“传令,用开花弹反击!”
  清军在山顶上修的pào台十分讲究,充分利用了山势,实际上是在山顶上挖了几个浅洞把大pào放在洞里。山上的大pào只要有校正兵,就可以利用山势把大pào藏了起来,在浅洞里朝山下shè击。而山下的大pào仰攻pào台时候,pào弹会被pào台外面的土地拦住,根本无法直shèpào台。
  当然,对于李植来说,这也不是个问题。既然无法直shè实心弹,就抛shè开花弹好了。
  pào兵们根据山顶上shè出来的pào弹推算出了pào台的位置,将大pào的pào口高高扬起,开始朝山顶抛shè开花弹。只听到一片轰隆声响起,六十九门大pào吐出火舌,将六十九颗开花弹shè向了山顶。
  pào弹shè入了山顶上的平台中,纷纷zhà响,在山头上zhà出一团团火花。虽然清军的pào台躲在山势后面,李植用望远镜看不到,但李植可以想象六十九颗开花弹在平台上bàozhà的壮观景象。
  满清睿郡王多尔衮站在山顶的敌楼中,正凭高俯瞰冲过来的李植pào兵,却突然看到山脚下的大pào口喷火焰,几十颗开花弹朝山头shè来。声音传播的速度远低于光,多尔衮看到大pào发shè时候喷出的火舌几秒后,才听到山脚下传来的隆隆pào声。
  六十九颗pào弹呼啸着朝pào台抛shè而去。多尔衮一回头,就看到pào台里面zhà开了花。
  pào手可以在开花弹落地后躲避,大pào却无法躲避。只一轮pào击,六门重pào就被zhà毁了四门。
  不仅重pào被zhà毁,两门轻型红夷大pào也被乱zhà的开花弹zhà坏。一门几百斤的轻pào还被开花弹的bàozhà气浪掀翻,翻到了pào台外面去。
  多尔衮脸色发白,暗道这李植的开花弹也太猛了。
  多尔衮身边的一个正白旗梅勒章京咬了咬牙,说道:“王爷,李植的大pào太猛了,这大笔山怕是守不住啊!”
  多尔衮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山上仅存的两门重pào进行了反击,朝山下shè了两pào,却没有击中任何目标。
  过了一分钟,又有六十九颗开花弹飞了上来。这一次pào弹shè得更准,起码有十几颗pào弹落在了两门重pào所在的pào台里。多尔衮的pào手们乱成一锅粥,撒腿狂奔,纷纷跑到没有pào弹的地方趴下躲避。
  只听到一片轰隆隆bàozhà声,十几发开花弹在pào台里面bàozhà了。
  一门重pào的火yào桶被开花弹引燃了。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那火yào桶里面的几十斤黑火yào全部zhà了起来。bàozhà形成的巨大气浪把一门已经zhà残的重pào掀了起来。重pào的pào车在空中解体,各个零件到处乱飞,吓得附近的pào手慌张躲避。
  那门重pào几千斤的pào筒被气浪掀飞,狠狠撞在了多尔衮所在的敌楼上,把敌楼的东北角撞成了齑粉。
  那个梅勒章京被pào筒这一撞吓得不轻,慌张趴在了地上。等pào筒造成的破坏稳定下来,他才发现多尔衮根本躲都没有躲。他爬了起来,讨好地说道:“王爷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果然是沉着勇悍。”
  多尔衮皱眉看着垮塌的敌楼北部,沉默不语。
  六门珍贵的重型红夷大pào一下子就被李植端掉了,多尔衮有些心痛。
  山下的大pào打了两轮端掉了山上的重pào,李植的pào兵统治了战场,可以任意朝大笔山上的目标进行shè击了。


第0468章 pào弹
  pào兵们端掉了山上的pào台后,开始朝大笔山这个堡垒进行轰zhà。大笔山已经被多尔衮改造成一个堡垒,整座小山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高台和壕沟。但无论这些防御工事多么坚固,在选锋团的pào兵眼里都是靶子而已。只要山上哪个高台上人多的,就会有开花弹朝那边招呼。
  zhà弹像是长了眼睛,朝一个个目标呼啸而去。山上zhà开了一朵又一朵的bàozhà气浪,霰弹弹丸像是死神一样扫过一个个高台,将上面的清兵zhà伤zhà死。
  易守难攻的大笔山在大pào面前失去了其防御作用,守在大笔山上面的清军变成了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弱者,被zhà得鬼哭狼嚎。山上的士兵纷纷撒腿逃奔,躲在掩体后面,躲在隆起的山体后面,躲在坑洞里,总之寻找一切可以藏身的地方。
  被大pào盖头轰zhà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何况是开花弹?清兵的士气一泻千里。山上的清军被zhà了几轮后,乱成了一片。
  一些士兵甚至跑出了自己防守的高台,往不容易挨pào弹的其他高台上跑。
  正白旗梅勒章京格勒录是正白旗旗主多尔衮的部将,正站在山顶的敌楼里陪着多尔衮看着明军对大笔山的轰zhà。梅勒章京在各旗中地位次于固山额真,每旗数个,协助旗主管理旗中事务。上了战场,梅勒章京也可以率领一方兵马作战。
  当然,格勒录不想上战场。明军李植来了后,上战场就变成一件无比危险的事情。李植的火铳、大pào,会轻松地杀死一切冲在前面的大清兵将。李植让大清兵马的作战方式改变了,即便是以前习惯身先士卒的清将,现在也不得不躲在后面指挥。
  格勒录正在担心这敌楼会不会遭到李植的轰zhà,却听到多尔衮淡淡地说:“格勒录,下面的士卒被pào弹zhà得混乱了,你带些人到下面去指挥,稳定军心!”
  格勒录怀疑自己听错了,在明军这样的轰zhà中到下面去指挥,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吗?他“啊?”了一声,满腹地不敢置信。
  多尔衮有些不喜,说道:“我让你下去指挥!稳定军心!”
  多尔衮可不是一个好伺候的主,格勒录不敢违抗他的命令,一万个不愿意地答应下来。他带着十几个亲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