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3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3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植。
  这三万火铳兵是皇太极的心血,几乎耗尽了大清这三年来的人力物力才建成。三万火铳兵初上战场表现不错,一举击溃了五万明军。然而在遇到真正的敌人——李植之后,火铳兵却被杀得落花流水。火铳兵没能在李植的大军面前开qiāng,就被打崩了。
  皇太极三年的心血,化为泡影。
  孔有德此时跪在皇太极面前,哭得涕泪横流。他用力在地上磕头,把头皮都磕出血来,大声喊道:“奴才辜负了皇上的信任,没有把火铳兵带好!奴才罪该万死!”
  皇太极看了看孔有德,叹了口气。
  许久,皇太极才缓缓说道:“火铳兵斗不过李植,不是你的错。”
  “三万汉军旗火铳兵之所以败给李植,不是因为铠甲不厚,也不是因为火铳不强,而是因为汉军旗装备的大pào太弱。汉军旗只有五十三门小pào,只能打一里。而李植一万五千人有一百五十门pào,更有七十门重pào,可以打三里。几里外,我大清的轻pào就被李植的重pào摧毁。”
  “若是我三万大军携带一百多门重pào轰zhà李植,shè散子pào杀敌,汉军旗如何会败?”
  孔有德如蒙大赦,又在地上磕了几个头,跪伏不起。
  皇太极缓缓说道:“接下来数年,我们要想法设法广造红夷大pào。将来若是有二百门几千斤的红夷大pào助战,我大清何愁不能打败李植?”
  孔有德跪在地上,大声喊道:“皇上圣明!”
  “然而在大pào造成之前,我大清依赖的,只能是骑shè!”
  皇太极放过了孔有德,冷冷看向了跪在地上的镶白旗梅勒章京阿敦。
  阿敦似乎感觉到了皇太极冰冷的目光,浑身冷汗直流。
  皇太极缓缓说道:“阿敦,你说说,你率领五千马甲五千步甲,合计一万马军冲到李植阵前,是怎么不战而退的?”
  听到皇上这句话,阿敦吓得整个人都软了。这二月的关外,他竟流冷汗把整个后背都湿透了。
  皇上说自己是不战而退,这可是掉脑袋的重罪!自己率领的兵马被李植的铳刺阵拦住没有突进,皇上要治自己的罪?
  阿敦大声喊道:“皇上,奴才不是不战而退,李植阵前排了两排铳刺阵,白刃森森。当时勇士们若是冲上去,一定会伤亡惨重。就这样冲上去,说死一千兵马都是少的!”
  皇太极冷冷问道:“死一千兵马,你就怕了?”
  听到这句话,阿敦心里一颤,舌头打结话都说不出来。
  皇太极说道:“多铎用三万火铳手冲阵,把你埋伏在火铳手后面,要的就是让你从溃败的火铳手后面冲出来发出雷霆一击。你从距离明兵五十步的距离发起冲锋,居然被薄薄两层铳刺阵拦住?”
  “豫亲王苦心孤诣把你埋伏在后面做杀招,要的就是你冲锋陷阵。冲垮李植的大好机会就在那时。别说死一千兵马,就算要被李植的铳刺兵刺死三千骑兵,也该冲上去,一举冲垮李植的火铳兵!”
  “若不是你临阵软弱无能,说不定李植的兵马已经垮了,豫亲王如何会被李植的大pàozhà死?”
  阿敦慌张地抬起头,大声说道:“皇上,皇上,当时三万火铳兵大败,一万马军士气低迷,哪里还有士气舍命冲阵。”
  皇太极听到这话,冷哼了一声,大声说道:“场下不能激励兵丁,阵上不能冲锋陷阵,要你何用?”
  阿敦听到这句杀气腾腾的话,愣了愣。他知道皇太极动了杀心了,慌张说道:“皇上,奴才知错了。下次若再让阿敦冲阵,阿敦便是不要命也要冲在前面。”
  皇太极冷冷说道:“没有下次了。来人!把梅勒章京阿敦拖下去砍了!”
  听到皇太极的话,在场的旗主、王爷和贝勒都是脸上一沉。阿敦本是努尔哈赤的亲卫,因为得到努尔哈赤的信任一度做到固山额真。然而努尔哈赤死后,阿敦渐渐失去了显赫地位。众人想不到皇太极这次竟如此恼怒,竟然把战败的怒火全发在阿敦身上,当众杀了他。
  不过想来也是该如此。孔有德是皇太极钦点的,把责任怪在孔有德身上等于是打皇太极自己的耳光。多铎已经光荣战死,怪多铎有些不合时宜。而阿敦是多铎的部将,把战败的责任怪在阿敦身上,可以为皇太极自己甩脱责任。
  而且这个阿敦,表现确是差劲。大清的王爷贝勒们打起仗来,讲究的就是身先士卒冲锋陷阵。诸王贝勒,哪个不是亲自冲进军阵中搏命厮杀,哪个身上不是伤痕累累?
  皇太极说得对,想打败李植,就必须发起死亡冲锋,不顾伤亡地冲开李植的铳刺阵。这个阿敦率兵时候自己躲在后面,导致全军不能视死如归陷阵杀敌,确实有罪。
  多铎已死,此时没有人为阿敦说话。
  阿敦一下子软倒在地上,被几个摆牙喇拖了下去,在营帐外一刀斩了。
  皇太极狠狠说道:“以后率兵冲击李植的火铳兵,不能冒死冲锋者,下场便有如阿敦!”


第0467章 总动员
  各自想着心事,八旗满洲的贵族们在阿敦被斩首后沉默了一阵。连败数场,众将都有些灰心失望,议事时候都没有什么精神气。
  许久,济尔哈朗才说道:“皇上,如今明国兵马强盛,我们如何拒敌?”
  皇太极用力抓着龙椅的把手,缓缓说道:“此番锦州决战,可胜不可败。若是战败,则蒙古诸藩和朝鲜都要生异心,要倒向明国了。”
  听到皇太极的话,诸将都是心中一懔。蒙古诸藩和朝鲜现在虽然臣服于大清,但心中并未十二分甘愿。尤其是朝鲜,其国内有一派人被称为亲明派,影响力广大。只要大清稍微衰微,可能朝鲜就要叛向明国。
  倘若蒙古和朝鲜都叛去,大清的疆域要缩小多少?国力要减弱多少?恐怕大清又要回到初创时候的筚路蓝缕了。
  这场决战,打得是大清和明国的国运,双方都是输不起的。
  皇太极摁着龙椅的把手,一字一顿地说道:“全国总动员,满洲和蒙古十六岁以上男丁全部征召,一定把明国打垮!”
  ……
  送走了太子和两位尚书,李植和诸将回到大帐中,议论军情。
  如今李植已经是侯爵,洪承畴不敢托大,让李植坐在上首,自己陪坐在下面。虽然洪承畴是蓟辽总督,有统辖诸将的职权,但是李植的爵位实在太高,洪承畴如今是压不住李植了。
  洪承畴坐在下首,咳嗽了一声说道:“如今大笔山久攻不下,诸位有何计策?”
  诸将对视了一阵,都没有说话。大笔山工事修得这么完备,曹变蛟攻不下,其他将领又能有什么办法?众人想来想去,没有人说话。
  李植实在懒得看明军在大笔山下面浪费时间了,便点头说道:“明日,小曹将军兵马撤下来,本侯率军攻山。”
  洪承畴虽然接了天子密诏,轻易不让李植出马。但是如今李植位高权重,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