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3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3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杜度立即冲上去把多铎扑倒,大声喊道:“pào弹会zhà!趴下来!”
  看见十多枚开花弹shè进队伍中,多铎的护卫们四处逃窜,不成阵型。多铎慌张地趴在了地上,大气不敢出。等了六、七秒钟,附近的十几发pào弹接二连三地轰隆zhà响。pào弹的冲击波zhà出巨大的火花,将pào弹里的铁弹丸shè了出来。
  听到耳边巨大的轰隆声,多铎和杜度埋头不敢爬起来。按杜度的经验,李植两轮pào火之间的间隔时间是比较久的。又等了十几秒钟,杜度确认落下来的pào弹全部zhà开了,安全了,才从地上抬起头。
  杜度大声喊道:“豫亲王,此处危险,快上马撤吧!”
  多铎见杜度抬头了,才跟着抬起了头。他点了点头,爬起来往自己的战马处跑去。但只跑了十几步,突然又听到一片尖啸般的破空声,又是七十发pào弹朝自己这边袭来。
  多铎和杜度暗道不妙,赶紧扑倒在地上,躲避pào弹。
  这一次,李植的pào兵根据上一次shè击调整了shè角,准头好了许多。起码有四十发pào弹落在了多铎的身边,狠狠地砸进了地面里。
  多铎看到一颗开花弹落在了自己身边不过两步,撞进了地面里。多铎心里一紧,立即跳起来往另外一边跑去。跑了五、六步,多铎跑到了自己的战马身边,长吁了一口气。
  多铎暗道要趴在地上才安全,赶紧伏地。
  但一趴下来,他却看到在战马的后面,仅仅两步远,一颗灰色的开花弹正稳稳地陷在地面上。pào弹的引信显然已经快烧尽,正往外不断地冒黑烟。
  多铎眼睛一瞪,正要往远处滚去,那颗开花弹bàozhà了。


第0463章 兵威
  无数的铁弹丸从破碎的开花弹中迸shè出来,shè进了多铎的华丽铠甲中。那些铁质的甲片,在pào弹弹丸面前毫无抵抗力,多铎身上起码中了五、六颗铁弹丸。
  鲜血从多铎身上喷shè出来,像喷泉一样往空中飞溅。多铎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在地上翻滚抽搐,渐渐失去了力气。
  多铎身边的护卫们看见这一幕,如遭雷击。在护卫的重重保护下,豫亲王居然被明军的大pàozhà死了!他们冲到了多铎身边,却不知道怎样才能救下豫亲王,一个个扑通扑通地跪在了地上。
  洪承畴早就注意到了李植在轰zhà多铎,正举着望远镜观察多铎的动静。此时看到多铎在自己的战马面前被zhà死,洪承畴激动得满脸通红。他有些怀疑自己是眼花了,放下望远镜吸了一口气,然后才再次举起望远镜。
  望远镜里,清军的中军处已经乱成一团。清军的护卫们跪在多铎的尸体身边,一个个手慌脚乱。洪承畴看到一个身穿华丽盔甲的鞑子头目跪在多铎尸体边,痛哭流涕,似乎是多铎的副手。
  多铎确实死了!这可是大功,洪承畴兴奋地满脸通红。
  多铎的尸体旁边,举着那杆织金龙纛的力士不再撑着手中的大纛,放倒了大纛。
  看到那杆织金龙纛倒下,明军的中军中发出了一片震耳yù聋的欢呼声。毫无疑问,东翼鞑子的大将战死了。兴国伯刚才一片连珠pào轰zhà鞑子的中军,把鞑子头目zhà死了。这一战不但击溃了鞑子东翼大军,更击杀了鞑子的首领。
  中军的三千标军营欢天喜地,高高举起手上的刀剑,齐声高呼,“万胜!”
  “万胜!”
  “万胜!”
  杜度跪在多铎尸体前面,涕泣横流。这仗怎么会打成这样,明明刚才还是大胜,击溃了五万明军,怎么眨眼间连豫亲王都被明军zhà死了。
  我大清和明军打了几十年的仗,这还是第一次被大明打死了亲王。这对我大清勇士的士气将是一个重击。以后我大清的兵威将受到严重挑战。接下来的战斗中,恐怕再难出现大清兵一冲,明军就落花流水被击溃的景象。
  杜度心里冰凉,手脚发抖。
  他不敢在这里久留,他擦了擦眼泪,招呼护卫将多铎的尸体抱到自己的战马上,带领护卫往北方逃去。
  李植在望远镜中看到了pào兵的成果,看到了被zhà死的多铎,看到了慌张逃窜的清军中军。李植哈哈一笑,朝周围的士兵们喊道:“鞑子亲王多铎已死!”
  传令兵骑着快马,吼叫着重复着李植的话,把李植的话传到了全军。阵斩鞑子亲王可不是一件小事,这证明我大明正在赢得这一场战争。虎贲师的大兵们士气如虹,齐声大吼:“虎!”
  “虎!”
  “虎!”
  李植一挥手,大声喊道:“发兵西翼,支援西翼的友军!”
  一万四千虎贲师大军挥师西进,朝西翼的五万清军压去。
  清军西翼中军布置在一座高于地面的小丘上,济尔哈朗和阿巴泰站在中军中,看着远处溃散的四万东翼大清兵,脸色发白。
  东翼溃了?这一战,打输了?
  很快,他们又看到了多铎的织金龙纛倒下,更是惊得目瞪口呆。
  只要多铎还活着,就不可能让大纛倒下。那大纛是全军的胆气所在,要靠它鼓舞士气收拢溃兵。织金龙纛倒下了,只说明一件事,就是多铎死了。
  多铎战死了?
  阿巴泰是努尔哈赤的第七子,多铎是他的异母弟。阿巴泰此战前听说明军十四万兵马中有李植的虎贲师,就感觉不妙。九万大清军,哪里打得过有李植的明军?此时看到东翼兵马全部溃败,看到多铎死在战场上,阿巴泰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这李植,当真是我大清的噩梦。
  济尔哈朗一刹那只觉得手脚发凉,东翼的大清兵垮了,多铎战死了,李植就要杀过来!自己这西翼的战线如何能维持?
  济尔哈朗看着眼前的战场,默然不语。
  阿巴泰睁开眼睛,大声说道:“郑亲王,如今只能撤兵了!”
  济尔哈朗咬着拇指,说道:“这样撤兵下去,要被明军追杀,不知道要折损多少勇士。”
  阿巴泰单膝跪地,大声说道:“郑亲王,折损多少勇士也要撤下去。若是让李植包围过来,我们就撤不下去了!”
  济尔哈朗看着几里外的李植大军,叹了一口气。终于,他下定了决心,大声喊道:“鸣金!收兵!”
  五万清军正在战场上和七万明军浴血厮杀,苦苦鏖战,却突然听到了收兵的金声。清军们如坠云雾,一个个满脸的不解。
  但是清军军纪极严,违抗军令者必遭重罚。鞑子们听到金声,纷纷放弃眼前的明军,调头往来路退去。明军杀得眼红手热,哪里愿意放鞑子这样跑了?七万明军追着五万清军跑,死咬着不放。
  明军正追着,一支五千人的清军马甲兵挥舞重兵器,骑着战马杀进了明军阵列中,和明军死战在一起。清军的马甲兵战力出色,一个人对上两个明军也不吃亏。明军被这支马甲兵一拦,再无法去追逐其他逃跑的清军。
  四万多清军越跑越远,渐渐跑到了相对安全的距离之外。
  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