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不过李植刚才受辱,他有心戏弄一下这些衙役胥吏。
  “居然请我去,怎么又把我绑了?这样的架势,我可不太敢去!”
  听到李植说不去清军厅,那陈七寿急得一头的汗,大声说道:“误会!全是误会啊李公子!我家老爷反复jiāo代,一定要好生请你去议事。”那陈老爹见李植脸上依旧不忿,一咬牙走到差役魏机面前,啪地给了那魏机一巴掌。
  “你也敢刁难李公子!?”
  那魏机猛遭重击,生生地被打了一个踉跄,他惊讶地用手捂着发红的脸庞,看着陈七寿说不出话来。
  看到这神奇的一幕,围观的群众们轰的一声又zhà锅了。
  “差人挨打了,差人内讧了!”
  “差人自己打起来了!”
  “差人要请植哥儿去议事哩!”
  “植哥儿这么能干,果然不是好欺负的!这差人该打!”
  差役胥吏在明代是贱职,是不能参加科举的。但是因为靠近权力,这些人又往往凌驾与平民之上作威作福百般勒索,让百姓们又恨又怕。此时看到胥吏打差役,群众们仿佛看到狗咬狗,看得十分高兴。
  听到群众的议论,那魏机脸上更红,红得像熟透的苹果似的,抬不起头来。就是打人的陈七寿,也是讪讪的有些尴尬。
  李植朝围观的街坊们一拱手,大声说道:“街坊们,同知大人请我去议事,大家不用担心李家的生意!大家散了吧!”说完这句,李植才对陈七寿说道:“陈老爹带路,我随你去便是了!”
  陈七寿这才放心下来,赶紧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带着李植往清军厅走去。
  五个差役一脸的尴尬,跟着李植走在后面。胥吏在前差役在后,倒把李植弄得前呼后拥。
  清军厅衙门在城北。那衙门比巡抚衙门小一点,不过也是十分的破败。
  进了衙门,陈七寿带着李植走进三堂,天津清军厅同知陆化林已经坐在堂上等待。那陆化林四、五十岁,一张方脸,下巴上光溜溜的没有胡须,穿着一身正五品官服,正坐在堂屋主位上。
  李植走进堂屋,那陆化林就站了起来迎客。李植正要行跪礼,却听到陆化林已经喊道:“免礼!”
  李植愣了愣,暗道这巡抚的打招呼就是好用,自己的跪礼都免了。李植看了看陆化林,唱道:“小民李植见过同知大人。”
  陆化林点头,大声说道:“坐,李植,坐!”
  两人坐下,便有小厮端上了茶水。李植暗道进了衙门还有茶喝,这待遇不差啊。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却听到同知直奔主题说道:“李植,你与陆化荣的纠纷一事,本官已经听闻!”
  顿了顿,陆化林又笑着问道:“李植,你和巡抚很熟啊?”
  李植笑了笑,知道这陆化林是想打听自己和巡抚的关系。只有弄清楚自己和巡抚关系的深浅,他才知道如何断案。如果自己和巡抚关系密切,他断案子就会更偏向自己。
  想了想,李植撒谎说道:“是亲戚。”
  李植前后送了三千两银子给天津巡抚,料想贺世寿也会格外关照自己。就算自己冒充贺世寿的亲戚,贺世寿知道了也不会怪罪自己。反过来说,如果李植说和贺世寿没有亲属关系,别人就要怀疑贺世寿受贿了,传出去对贺世寿风评反而不好。
  “是……亲戚啊!什么亲戚?”
  李植没有回答这句话,只摁着茶杯喝茶。
  陆化林见李植不回答,只能琢磨着李植的上一句话,猜测李植大概是贺世寿的表亲。想了想,他已经有了主意,大声说道:“李公子,你受惊了!本官决定严惩到你家织坊寻事的十个刁民事主,每人重打四十大板!你觉得如何?”
  陆化林相信李植是贺世寿的亲属,更加看重李植,已经不着痕迹地改口叫李植为李公子了。而事情,也从民事纠纷变成了刁民闹事,说辞对李植更加有利了。
  不过他有心庇护弟弟,倒是把陆化荣排在外面了,只罚闹事的泼皮无赖。
  李植想了想,问道:“陆化荣呢?”
  陆化林听到李植询问,正色说道:“本官已经查明,陆化荣和此事并无瓜葛,纯粹是他的家丁眼红你的生意意图勒索,伙同泼皮无赖上门闹事。陆化荣一介商人无力约束手下,并无大罪。”顿了顿,陆化林又说道:“当然了,无力约束家丁,也有问题,本官是他长兄,定会教育他一番。”


第0048章 商量买官
  李植想了想,还是问道:“陆化荣无罪么?”
  见李植反复追问,陆化林有些不高兴,说道:“本官反复审过,却是无干的!”
  李植见自己反复提问都被搪塞,知道这个陆化林是肯定不会惩罚亲弟弟了。他将无赖泼皮和陆家家丁打板子,便是给自己一个jiāo待了。既然巡抚打过招呼陆化林还是这么处理,李植一介平民,也不敢强求。
  “同知大人如此处理,在下是认可的。”
  “好!差人已经把事主押在班房,我这就去大堂断案,李公子去看吧!”
  李植进了大堂,看到陆化荣的十个家丁已经跪在了地上,神色张皇。大堂两边站满了手持水火棒的衙役,陆化荣站在一边,一脸忿恨地看着李植,似乎并不服李植。
  这个官商嚣张惯了,脑子显然没有他哥哥好用。
  有巡抚撑腰,清军厅的人给足了李植面子。李植被衙役引导站在原告位置,也不用跪,就站着等待同知升堂。
  大堂的门是开着的,不过衙门的大门关着,大概同知大人也知道自己案子断得没道理,并不想让百姓们围观这次办案。
  伴着一声升堂的喝叫声,同知陆化林从后堂走了进来,入座后他一拍惊堂木,两班衙役便以水火棒柱地大声喊道:“噢!”
  那情景十分威严,把地上的十个陆家家丁和无赖吓得神色慌张。
  陆化林坐在官位上,又一拍惊堂木,朝地上的陆家家丁问道:“陆九等十人!尔等屑小觊觎李家产业,聚众闹事敲诈李家家主。此事原告已经申诉清楚,事已查明,纯粹乃尔等自发并无二主,尔等可认罪?”
  陆化林一句话就结案了,把陆化荣排除在外不需要负责任。
  地上的家丁和无赖们早已经被打过招呼,此时一起喊道:“我等甘愿伏法认罪!”
  见家丁和无赖们服从指挥,陆化林脸上一喜,大喊:“此事原委已经查明,被告业已认罪,无需多审!”
  “陆九等十人,每人杖责四十!以儆效尤!”
  听到这话,两边的衙役走了上来,一个个把地上的刑犯摁在地上,开始打板子。
  李植本以为会看到木板飞扬血ròu横飞的情景,但现实却让他失望了。
  这些家丁、无赖和清军厅的人都是陆家兄弟的人,都是自己人,衙役打板子时候下手很轻,只演戏给李植看。衙役们高高地举起板子,大声唱喝,却轻轻地打下去。地上的人也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