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2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2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刻做出了反应。在平日的训练中,迎战骑兵近距离冲刺的训练已经做了无数次了,排长们不需要等待李植的命令,就下意识地发出了正确的命令,摆出了刺刀阵。
  前面两排士兵快速地在qiāng身前装上了刺刀,他们蹲下来,将刺刀首部对准冲过来的清军战马,刺刀尾部的qiāng托抵在地上,用脚踩住。第三排的士兵则快速给步qiāng上弹,准备越过前面两层士兵shè击鞑子骑兵。
  李植的士兵使用燧发qiāng,每个士兵只占据半米的战场宽度,此时前面两排士兵将刺刀抵在地上,顿时形成了一片刺刀林。鞑子的一匹战马驰骋时候大概需要一米五的战场宽度。也就是说,每个鞑子骑兵冲到虎贲师阵前,都要面对六个刺刀兵。
  那些闪着寒光的刺刀,不是那么容易冲垮的。
  鞑子的骑兵冲到阵前,看到密密麻麻的刺刀阵,一个个停住了马,在阵前徘徊失措。
  也有少数彪悍的清军骑马冲进了刺刀阵里。但一个人哪里抵得住六把刺刀的招呼?鞑子的战马立即被乱刀刺死。马上的鞑子也招架不住几把刺刀的突刺,很快就被前后左右齐齐刺来的刺刀捅死。
  其他的鞑子见这阵势,只觉得头皮发麻,哪里敢跳进去送死?
  一些鞑子见冲不上去,停下马来,cāo起马上的步弓朝虎贲师士兵shè去。虎贲师的士兵们纷纷低头,用头盔挡住面门。
  鞑子的弓箭噗通噗通刺入了虎贲师士兵的全身甲。但鞑子的弓矢哪里shè得穿高碳钢制造的全身甲?他们的箭头还没有全身甲的高碳钢硬。即便是抵近直shè,弓矢也只能shè进虎贲师全身甲中一寸,轻伤中箭者,就再无力破甲。
  虎贲师的全身甲不是贴身的,板甲离皮ròu还有一些距离。箭矢刺进板甲一寸,大概也只刺入皮ròu半寸。受伤的士兵虽然伤口生痛,但意志坚强者仍然可以带伤继续战斗。
  阵前的几百骑兵shè了一轮箭,也只轻伤了四百多虎贲师步兵。
  鞑子还想再shè第二轮步弓,第三列的士兵朝他们开qiāng了。
  一千一百挺步qiāng向近在咫尺的鞑子骑兵shè去,只听到一片片惨叫声,还骑在马上的鞑子被一一从马上shè下,惨叫着摔倒在地面上。刺刀阵前血花四溅,血像是水一样化作血雨四处喷洒。前面两排虎贲师士兵被喷了一身。
  见鞑子停留在阵前shè箭,失了马速,第二排的虎贲师士兵也不再摆刺刀阵,而是站起来装弹,准备和鞑子对shè。
  犹豫不绝的鞑子这才了解到这个刺刀阵的威力。一下子被打死了六、七百甲兵,鞑子如遭雷击,再不敢在阵前停留。他们失去了斗志,一个个调转马头,朝来路策马狂奔。


第0462章 多铎
  鞑子骑兵像一阵风,来得快跑得也快。等虎贲师的士兵再次装好子弹时候,他们已经跑到了一百多米外。李植的士兵们不愿意放过他们,瞄准shè击,打死了一千多跑得慢的鞑子。
  多铎手上最后一支骑兵也被击溃,东翼的鞑子全军溃败,再没有一支力量可以投入战斗。
  鞑子中军处,满清豫亲王多铎已经是面如死灰。想不到此战先胜后败,最后竟输得这么惨。东翼四万大军已经全部溃败,其中更包括损失惨重的三万火铳兵。此战打成这样,皇上要夺走自己多少牛录?自己这个镶白旗旗主,还做得做不得?
  年轻的多铎目光涣散,看着溃败下来的几千骑兵,说不出话来。
  杜度叹了口气,说道:“豫亲王,我们也撤吧?”
  多铎依旧愣愣地看着战场,脸上惨白,整个人仿佛石化了一样。
  杜度不敢多说,只能陪着多铎立在战场上,等待多铎回过神来。
  李植看着溃逃的清军骑兵,举起了望远镜。他用望远镜在战场上搜索,却看到了多铎身后那杆巨大的织金龙纛。那杆大纛拖着长长的下摆在空中迎风招展,看上去颇为威风。
  李植用望远镜仔细看了看,看到了织金龙纛下面,身穿鎏金盔甲的多铎。望远镜里多铎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岁,高鼻大耳,嘴唇上面留着两瓣胡子。似乎是因为对战况十分沮丧,这个满清高官呆呆的立在战场上,一言不发。
  李植为了随时了解军情,在军队里带着几个抓来的满清鞑子俘虏。李植找来了一个轻伤的满清牛录章京,给望远镜给他看了,问道:“那个织金龙纛下面是谁?”
  这个牛录章京亲眼看到满清东翼四万大军的崩溃,此时心里更畏惧李植的兵马强悍,生怕李植一不高兴斩了他。他惊疑地用了用望远镜,看清楚了多铎的样貌,把望远镜还给了李植,说道:“那是豫亲王多铎。”
  原来是亲王多铎,野猪皮努尔哈赤的十五子,好大的鞑子头目。李植沉吟片刻,大声朝选锋团代理团长薛三库喊道:“薛三库!我要你的pào兵集火轰zhà那个织金龙纛下面的满清鞑子!”
  薛三库举着望远镜望了望远处的织金龙纛,笑道:“伯爷,虽然那大纛距离我们有四里,超过了重pào直shèshè程,但是如果用仰角抛shèpào弹,我们还是能打得到那些鞑子的。”
  李植想了想,说道:“用开花弹zhà他们。”
  李植制作的开花弹是早期的开花弹,由于技术限制,黑火yào做成的引信燃烧速度并不百分百地固定。为了防止pào弹在pào筒里bàozhà导致zhà镗,李植把pào弹的引信做得较长,所以pào弹落地后往往需要一段时间才bàozhà。
  这样的pào弹如果分散开来使用,步兵很容易在pào弹落地后躲开pào弹。但是如果将七十发pào弹全部shè入某个区域,效果会好一些。虽然七十门大pào瞄准一处,会让七十发pào弹重复击杀单片区域的人员,造成pào弹杀伤效率大降。但在密集区域内同时bàozhà的七十发pào弹,会让目标区域的小股敌人无处可躲,形成杀伤。
  李植见多铎在战场上矗立不退,就动起了脑筋要zhà死这个满清豫亲王。
  薛三库大声领命,便下去cāo作火pào去了。没多久,七十门十八磅重pào就转过了pào口。pào兵用铳规等工具计算了火yào用量,调整了大pào的仰角,将大pào对准了四里外的目标。
  四里外,满清豫亲王多铎浑然不知危险即将降临,还沮丧地立在战场上。
  一声天鹅音吹响,七十门改造过的重pào齐齐拉响了燧发点火装置。巨大的后座力通过pào架狠狠压在地面上,震得附近的地面剧烈颤动。震耳yù聋的pào火声中,七十发开花弹冲出pào口,向四里外的目标奔去。
  七十颗pào弹在空中划出了七十道弧线,砸进了织金龙纛附近的几十米范围。大多数pào弹都shè偏了,远离了多铎的护卫,没有造成杀伤。大概有十几发pào弹撞进了多铎的护卫队伍里,砸死了五、六个护卫,停在了多铎的不远处。
  杜度是见识过开花弹的,他在笔架岗的营寨里被zhà了一个下午,差一点就被开花弹zhà死了。此时看到十几发pào弹落在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