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2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2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清军可是有两万多人,李植的军中只有一万三千五百火铳手。这样对shè,李植似乎处于极大的劣势中。李植的步qiāng再精良,也就是一种火铳,怎么shè得过两倍于自己的敌人?
  洪承畴脸上发白,十分为李植的兵马担忧起来。
  李植站在回形阵中间,却没有像洪承畴那样担心。李植知道,清军的士气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死了四千多人,清军阵损率高达百分之十五,最勇敢的冲在最前面的火铳手已经全部被打死。现在在阵前的,都是原先走在中间的。这些清兵目睹了前排士兵大屠杀一样的死亡场景,早已经战战兢兢,说是惊弓之鸟都不为过。
  清军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再加以一记重击,就能把清军已经崩到极限的士气打垮。
  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能让清军看到胜利的希望。
  李植心里一懔,大声吼道:“霰弹开火!”
  四十门十八磅重pào已经装好了霰弹,一听到开火的号角声,四十门大pào朝冲阵的清军shè去了夺命的霰弹。距离太近了,前排对着pào口的清兵一下子被打成了马蜂窝,血ròu模糊。血液和碎ròu像是zhà开一样从这些被打得不chéng rén形的躯体上喷出。
  霰弹弹丸带着巨大的动能shè穿了这些血ròu目标,继续向后面穿刺,shè穿两、三层躯体才停下来。这近距离的霰弹shè击,更加残酷血腥。
  霰弹起码打死了正面第一排清兵中四分之三的人,清军本来正要开始shè击的阵线,顿时乱成了一片。后排的士兵看着前排士兵中弹的惨状,脸色发白,不敢往前跨步向前。惨叫声和呻吟声像是瘟疫一样腐蚀着汉军旗的士气。
  后排的清军好不容易收起了心神,举qiāng要向前面的虎贲师shè击,虎贲师的第一列士兵已经抢在前面齐shè了。
  李植这次对阵清军,摆出的是三排轮shè密集阵型,每个士兵只占据半米的战场宽度。这样的密集阵xìng,组成三列比较合适。如果组成四列shè击,前面士兵瞄准敌人占用的时间,反而会让整个队伍的shè击效率略有下降。
  李植如今使用没有残渣的硝化棉做发shèyào,不需要清理qiāng膛,即便是三排轮shè,也足以在五秒内完成一次齐shè。
  十五秒一发子弹的shè速,是远高于清军的shè速的。清军使用黑火yào火绳qiāng,要清理qiāng膛,要调整火绳位置,要吹火绳,试火绳,二十五秒能开一qiāng就是精锐了。
  清军并不知道李植步qiāng的shè速,他们对于胜利的信心,是基于虎贲师shè速和他们差不多的想法上的。
  清军们见李植的三列排qiāng都已经打完,以为现在是安全时间。他们以为起码还要十几秒,刚才shè完的第一列明军才能重新开火。
  然而虎贲师的步qiāng,却在这不可能的安全时间中开火了。
  等虎贲师第一列步qiāng手在上一次shè击十五秒后再次开火时候,清军汉军旗的士气像是被人用几十斤的重锤狠狠锤了一下。
  明军的步qiāng,居然十五秒就能shè一次!
  虎贲师十五秒shè一次,一分钟可以打四发子弹。清军汉军旗二、三十秒shè一次,一分钟只能打二发子弹,战斗力几乎只有虎贲师的一半。而且虎贲师还有几十门大口径重pàoshè霰弹,总体杀伤力远超过了清军汉军旗一倍。
  汉军旗的人数优势,在虎贲师的高shè速武器面前,化为乌有。


第0461章 骑兵
  汉军旗的士兵们都是练了两、三年的老兵,都知道火铳是如何作战的,都明白虎贲师步qiāng的高shè速意味着什么。如果说之前还有胜利的希望,如果说之前这种希望支撑着汉军旗忍受着伤亡的话,现在这种希望已经被硝化棉,被虎贲师步qiāng的shè速打碎了。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中,第一列士兵齐shè完,清军正面六百多人又一次被全灭。血箭像是喷泉一样从受伤士兵的伤口上喷涌出来。六百多人的惨叫声汇成了一片,听上去像是一片“轰轰”声。
  清兵们混乱了,伤亡这么大,这仗还打不赢,继续牺牲下去是为了什么?
  清军汉军旗的汉兵们,只在一个刹那间就失去了所有的勇气。
  前面的清军害怕再被虎贲师的士兵shè死,转身逃去。这些逃兵的逃亡很快带动了其他火铳手,最后两万多人的火铳兵轰一声全崩溃了,慌不择路。
  孔有德看到溃下来的火铳兵们,面如死灰。
  想不到三万火铳兵冲阵,还没开铳就被李植打死了六千,全军大崩溃。皇上亲手打造的火铳兵,轻松打败了五万明军,却完败在李植的虎贲师手下。
  皇上如此重用自己,让自己担任汉军旗火铳兵的统领,这场战斗却打成这样。此番回去,皇上一定不会轻饶自己。自己在清国的前途算是毁了。
  这李植实在太可怕了。他的火铳手shè速怎么这么快,让汉军旗两倍人数的火铳兵都黯然失色。有李植在,大清如何敌得过明国?
  孔有德满腹的幽怨,随着溃败的火铳兵撤了下去。
  明军的中军处,洪承畴被战场上的变化惊得满脸通红。
  李植打溃了清军的火铳兵了,三万火铳兵被打死了几千,全溃下去了!这是否意味着东翼的战斗以大明获胜告终?李植的兵马击溃清军后,可以去支援西翼苦战的七万明军?
  不过洪承畴突然看到溃败的清军火铳手中间,一支早已经守在那里的骑兵逆流而上,朝李植的兵马冲了过去。
  溃败的火铳兵后面,还有杀招。
  火铳手们往后面跑了几步,就不敢再往后方逃去,而是往两边逃窜。因为在溃兵中间,一支一万人的八旗满洲骑兵杀了出来,逆着崩溃的火铳兵人流而上。火铳兵稍有阻拦到这支骑兵的道路,就立即被手持马刀的骑兵砍死。
  在往两侧奔逃的火铳兵中间,八旗满洲的五千马甲兵和五千步甲兵冲了上来。等这支骑兵冲出溃败的士兵群中时候,距离虎贲师的战线不过五十步。
  鞑子骑兵们全速催动马匹,军马冲刺的速度恐怕有三十公里每小时。这五十步的距离,鞑子骑兵冲上来十秒都不需要。
  李植暗道多铎好狡猾,刚才就把这样一支兵马藏在火铳兵后面。如今图穷匕现,一万鞑子兵从这么短的距离上骑兵冲锋,想一次xìng把虎贲师冲垮。
  清军的中军中,多铎死死盯住冲出来的一万骑兵,眼睛血红。火铳兵溃败后,这一万骑兵就是多铎最后的王牌了。如今火铳兵已经把战线推进到虎贲师阵前,骑兵从这样的距离突刺而出,李植的士兵恐怕只能开一qiāng,就会被骑兵突到阵前。
  不知道这最后的王牌,能不能将李植的兵马冲垮。
  杜度大声说道:“豫亲王,这么近骑兵突刺,李植的兵马一定受不了这一冲!”
  多铎吞了口口水,看了杜度一眼,没有说话。
  然而虎贲师不是那么容易冲垮的。
  看到鞑子的战马冲过来,虎贲师的基层军官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