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2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2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样倒下去死掉,死死抓着身边的另一个蒙古鞑子,在剧痛中拼命地嚎叫着。
  他的嚎叫,让周围的其他鞑子士气大挫,张宇前面的两个鞑子感觉这仗要打输,脸上越来越白,配合得越来越差。
  张宇趁两个鞑子慌乱之时,一刀刺了上去,把刺刀刺进了一个鞑子步甲的咽喉。张宇猛地一拔刀,那个鞑子步甲手捂咽喉看着张宇,却摁不住迸shè出来的血液。他一下子呼吸不过来,很快就倒在了地上死透了。
  胜利的天平渐渐往虎贲师这边倒了过来。随着后排一个又一个鞑子被步qiāng撂倒,鞑子们已经生出退意,士气摇摇yù坠。
  鳌拜看着渐渐不支的清军战线,急得满脸血红。他这一次是主动请战,带领两万人出来冲击虎贲师,现在伤亡这么大却无法击退虎贲师。这样回去,郑亲王要拿鞭子抽自己,自己的一等梅勒章京也做不成了,肯定会被削官削爵。
  鳌拜脸上气得血红,大吼一声,带领两百名摆牙喇,挥舞着斧头冲进了战阵里。
  两百名摆牙喇是清军最精锐的战士,一个个身穿重甲手握长兵,战斗力十分彪悍。和这些摆牙喇兵士比起来,李植的刺刀兵在对阵厮杀上的经验,就显得有些不足了。
  鳌拜一斧头挡开刺过来的刺刀,然后斧头往前一砍,沉重的斧头砍在一个选锋团士兵的胸前。即便是精良的全身板甲,也无法挡住这样的重兵器劈砍,斧头砍穿了铠甲砍进了虎贲师士兵的血ròu中。受到重创的大兵惨叫一声,吐血而死。
  死者右边的第二排刺刀兵见鳌拜杀死了战友,眼睛一红,刺刀一晃就往鳌拜身上招呼过去。鳌拜身后的一个摆牙喇却后发先至,手举虎qiāng直直刺向这个第二排刺刀兵。只听到刺刀兵身上嘭一声,虎qiāng赶先刺进了刺刀兵的肋下,刺穿了大兵的全身甲。
  这个大兵身受重创,眼看活不成了,手上没有了力气。他临死前还想着要为战友报仇,拼尽全力把刺刀往鳌拜身上刺去,却因为没有了力气,竟没有刺穿鳌拜身上的白鳞甲。他失望地眼睛一闭,死在了阵前。
  二百个摆牙喇在鳌拜的带领下,像是一把尖刀chā进了战线。兵锋所至,不断有虎贲师大兵死在阵前。
  看到战场中央冲锋陷阵的鳌拜,鞑子本来摇摇yù坠的士气又鼓了起来。在冷兵器时代,身先士卒的大将对士兵有决定xìng的鼓舞作用。鞑子士兵大声嚎叫着,又找到了这些年横扫明军的威风。士气鼓舞起来的鞑子手上刀剑都更快了些,压得虎贲师正面的整条战线苦苦退了一步。
  鳌拜在战场中央奋力厮杀,一边挥舞战斧一边大声喊着:“打死这些尼堪!”
  “尼堪不堪一击,再加把力他们就要垮了!”
  这个鳌拜确实骁勇,战技娴熟。冲进战线不过一会,他已经砍死三个虎贲师大兵。他身边的摆牙喇士兵也十分强势。正面中间的战线上虎贲师士兵大量伤亡,已经出现了缺口。两边的第三排刺刀兵赶紧往中间支援,迎战两百名摆牙喇的冲刺。
  李植看到战场的情况,皱了皱眉头。
  如果不杀死鳌拜,整条战线要被这些摆牙喇刺穿。如果鳌拜刺穿战线后从身后包抄其他虎贲师士兵,恐怕战况会急转直下。
  李植电光火石间做出了决定,带领四百名第四排步qiāng手跑到了鳌拜所在的正面。
  距离前排士兵二十米,李植大声喊道:“选锋团第三营第二连、第三连撤下!”
  第二连、第三连就是守在正面中间的士兵,他们已经战死了几十名战士,正在鳌拜的冲击下苦苦支撑。听到李植的话,这两个连的士兵们知道援军来了。他们虚虚往前一刺逼开缠斗的鞑子,然后就撒腿往后面撤了下去。
  正面的战线上突然间出现一个缺口,鳌拜和二百突阵的摆牙喇不懂汉语,还以为虎贲师正面被他们击溃了。鳌拜脸上兴奋得血红,以为自己的冲击有效果了——这些尼堪看似精锐,其实不堪一击。
  他往前跨了一步,大声喊道:“追!”
  两百名摆牙喇士气如虹,便要追逐“逃跑”的两百多虎贲师士兵。但他们只走了几步,就看到那些后撤的“溃兵”退下去后,“溃逃”的步兵后面出现了四百名荷qiāng实弹的虎贲师步qiāng手。四百个黑洞洞qiāng口,对准了鳌拜和两百名摆牙喇。


第0452章 救命之恩
  鳌拜刹那间面无血色,知道这些步qiāng手要开qiāngshè自己了。被四百多挺火铳瞄准,这哪里还跑得掉?他猛地将手上的斧头扔了出去。那斧头在空中飞了十几米,倒是没能砍中虎贲师的士兵。
  距离不过十米,四百名步qiāng手朝鳌拜和两百名摆牙喇开火了。
  只听到一片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凶猛的火焰从qiāng口喷出。四百发子弹毫不犹豫地shè入了十米之外的两百个目标,破开了这些精锐鞑子厚厚的两层,或者三层重甲。在铁与火的步qiāng面前,这些冷兵器时代的装甲毫无意义。
  两百个摆牙喇像是两百个遭到qiāng决的囚犯,毫无悬念地被步qiāng打死了。有的摆牙喇被击中了胸口,有的摆牙喇被击中腹部,有的直接被打中脑袋,头盖骨破碎。那象征着摆牙喇骄傲的火炎方旗,一面接一面地倒在了地上。
  一个手握重剑的摆牙喇“壮大”,身中三弹,在qiāng声中抖了三下,身上zhà出三朵血花。然后他就口喷鲜血往后一倒,倒在了山林中,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
  二百名差点击穿虎贲师防线的摆牙喇精锐,只花了几秒钟,就全部死在四百挺步qiāng的qiāng口下。
  在虎贲师的步qiāng面前,敌人没有强弱的区别,任何人都是一qiāng解决问题。
  如果一qiāng无法解决问题,那就两qiāng。
  冲在最前面,被众多步qiāng兵瞄准的鳌拜身中十几弹,被打成了马蜂窝。这个高大的鞑子军官身上像是zhà开了,飙shè出十几道血箭。喷涌出来的血液落在他那做工讲究的白色鳞甲上,把整套白漆鳞甲染成了一片血红,仿佛那鳞甲本来就是红色一样。
  鳌拜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又抬头看了看前面指挥战斗的李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然后他往前一倒,失去了xìng命。
  看到鳌拜被打死,四百名第四排步qiāng手齐声高呼,声音响彻整座山林。
  还在和虎贲师刺刀兵鏖战的鞑子们听到这欢呼的声音,一个个脸色惨白,飞快地丧失着斗志。
  鳌拜是大清有名的勇士,作为这两万人的总指挥,鳌拜是这两万人的胆气所在。明军的火铳兵不断地杀伤后排的大清兵,如今没有鳌拜组织突阵,这仗必输无疑。
  鳌拜一死,鞑子们已经没有勇气再和虎贲师战斗下去。
  选锋团排长张宇看见鞑子们胆气已丧,大吼了一声:“杀奴!”
  他这个排第一排十名士兵听到排长的喊叫,齐齐往前突刺,吓得正面的鞑子慌张往后躲窜。鞑子们已经没有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