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门外,静静地在那里等贺世寿睡醒。
  那孙有民在衙门里做事情,极懂规矩。李植不说找巡抚有什么事情,他便也不问,一声不响地站在那里。
  等了半个时辰,两人这才听到堂屋里传来响声,显然贺世寿醒了。孙有民小心推开房门一点点朝里面看了看,看到巡抚确实醒了,这才打开屋门走了进去。
  “大人,做肥皂的李植来了,说有急事要见你!”
  “哦?”贺世寿刚醒还有些迷糊。他想了想,用手揉了揉面庞,这才想到了李植是谁,想起了李植孝敬他的二千两银子,挥手说道:“让他进来吧。”
  孙有民折返回去,让门外等待的李植进屋。李植走进堂屋,行了跪礼,然后爬起来拱手说道:“大人,清军厅同知的弟弟陆化荣图我产业,说要把我拿进清军厅大牢,还请抚臣大人救我!”
  贺世寿抚须问道:“他如何图你产业?”
  李植答道:“陆化荣要我把肥皂配方和纺织机械jiāo给他,我不给,他便带六十个无赖到我的织坊纱厂处打闹。小民的家丁打退了他的人马,他就诬陷我挑衅伤人,说要让清军厅的衙役来拿我!”
  贺世寿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这同知陆化林,还真是不消停啊!”
  李植从怀里掏出那张一千两的银票,躬身上去递给了贺世寿。贺世寿看了看银票上的数字,这才点了点头。
  “无妨,我会和陆化林说的,你回去等消息吧!”
  巡抚既然愿意处理,清军厅同知定然奈何不了李植了。听到这句话,李植心里的大石头落地,笑着答道:“多谢抚臣大人相救,小民告退!”
  从巡抚衙门出来,李植回到家里等了一个时辰,先等来了清军厅的捕快。
  五个捕快浩浩dàngdàng地杀进井边坊,推开李家门口的站岗家丁,挎着腰刀大摇大摆地冲进李植家里。在堂上看到李植一家三口,为首一捕快扫了一眼李植和李兴,大喊:“差役拿人!谁是李植?”
  李植暗道陆化荣的报复先来了,抖了抖袖子站了起来,答道:“我是!”
  那些差役也不废话,上来摁住李植,一把就将李植反手绑了。
  看到这情景,郑氏立即就哭了起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喊道:“差爷饶命,差爷饶命啊!我们都是守律法的小民,为什么来拿我们啊?”
  那为首的差役笑了笑,又猛地变脸骂道:“得罪了二爷,还守法?招招要你的命!”
  这差役嘴里的二爷,大概就是同知的弟弟陆化荣了。
  李兴赶紧从怀里摸出一两银子,给那个领头的捕快送去,说道:“差爷莫要绑我哥哥,好生带他去衙门就是!”
  为首的差役看了一眼李兴的银子,啪的一声把那银子拍到了地上,骂道:“还拿银子?!你家得罪了二爷,神仙也救不了你们。不绑他去,我明天就要吃板子!”
  被差役拍飞银子,李兴惊得说不出话来。
  说完这话,那差役狠狠地从后面推了一把李植,差点把李植推倒在地上,大声骂道:“你个不知道好歹的破落户!还不快走!”
  李植没想到陆化荣的人这么凶恶,也不知道巡抚贺世寿那边是怎么帮自己运作的。他看了一眼这几个差役,叹了口气,抬脚走出了院子。
  看到差役冲进李家院子,外面围观的街坊已经站了里三层外三层。此时看到李植被绑着走了出来,众人顿时zhà了锅。
  “差爷怎么把植哥儿给绑了?”
  “植哥儿那么大的产业,竟被清军厅绑了!”
  “植哥儿被绑了,我家儿子在他家做事,以后怎么办?”
  “有钱也不是好事啊!没权势,有钱反而是个祸事!植哥儿这是反受其害!”
  李植扫视了一眼围观的众人,吸了一口气,缓缓走出家门。
  见李植走得慢,抓人的差役又从后面推了一把,把李植推得一个踉跄跌出了李家院子。
  见李植的狼狈样子,众人又是一片唏嘘,颇有些不平。家里有人在李植家做事的,平日里受了李植的好处,此时更有些义愤。不过在官府的人面前,这些人也不敢出言反抗。
  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在李家院子外面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堵住了道路。那为首的差役跟着李植走出了李家院子,狠狠地瞪了围观群众一眼,那些群众便心里发慌,赶紧两边分开把道路让了出来。
  那差役狠狠地拉了李植一把,让李植往井边坊外面走。
  清开了道路,那差役迈着大步,正要牵着李植往前走,却看到道路前面慌慌张张跑来五个胥吏。
  可能是来路上跑得太急了,当先的一个胥吏跑得腰带松了都没有时间重新系上,只用手抓着裤子往这边冲过来。
  看到来人,那为首的差役愣了愣,换上一张笑容迎上去说道:“陈老爹,你怎么来了?我魏机办事老爹你还不放心么?”
  那被唤作陈老爹的胥吏听到差役的话,大声骂道:“魏机,松绑!赶紧给李公子松绑!”
  听到陈老爹的话,那五个差役顿时傻掉了。
  什么松绑?什么李公子?不是邢犯么?
  不是老爷发话,二爷传令,让我们来拿人么?
  就是围观的群众,也没料到剧情居然突然反转,顿时,整条路上上百个围观的百姓都沉默下来。


第0047章 同知陆化林
  想了半天,那被唤作魏机的差役才说道:“陈老爹,这是二爷jiāo待让我们抓的刑犯,如何能随意松绑?”
  那被唤作陈老爹的胥吏跺了一下脚,大声骂道:“魏机,你敢不听我的话么?老爷亲自jiāo待我让我们拦住你,让我们好生招待李公子,请他到衙门三堂议事!”
  听到陈老爹的话,魏机等几个差役又愣了半晌,问道:“到三堂议事?二爷不是说押到大堂受审么?”
  陈老爹骂道:“什么二爷?二爷的话你当成圣旨么?清军厅只有一个老爷!”陈老爹又跺了跺脚,骂道:“魏机,我的话你也不听么?”
  那几个差役这才反应过来,如梦初醒,赶紧转过身来帮李植解绳子。几个差人心里吃惊手上忙乱,费了好一阵功夫才把李植身后的结解开,把绳子取了下来。
  见李植身上的绳子解开了,陈老爹才松了一口气,冲李植一揖及地说道:“李公子受惊了!在下清军厅刑房吏司陈七寿,奉我家同知老爷的jiāo待,请你到清军厅议事!”
  刑房吏司陈七寿?不就是肖光伟家的靠山陈老爹么?怎么在自己面前这么狼狈?
  李植从绳索中松开手来,抖了抖手,问道:“这演的是哪一出?”
  李植知道,刚才那些差役是陆化荣派来报复自己的,所以凶恶。而现在这些胥吏态度这么恭敬,必定是天津巡抚贺世寿的人找到了同知陆化林了。巡抚大概jiāo待了同知不能欺辱自己,所以才有这样的剧情反转。
  自己送给巡抚的钱没有白送,这巡抚拿钱还是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