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1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1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宇心里一阵骇然,想不到鞑子马甲反应这么快。
  这个虎qiāng鞑子正前方的虎贲师大兵叫作卞辛全,是张宇的兵。他见鞑子躲开了张宇的刺刀,跟着一刀刺向了躲避开来的鞑子马甲。
  鞑子马甲往左一弯腰,又闪开了卞辛全的刺刀。
  鞑子的马甲从小就练习刀剑弓马,又几乎年年征战,其单兵格斗水平,是高于虎贲师大兵的。这个鞑子马甲一人面对两人的刺刀攻击,仍然能够左突右闪躲避生存下来,可见鞑子士兵的战斗技能之强。
  虎贲师士兵所依赖的,是长期演练阵队列作战形成的整体默契。在刺刀战阵中,三排士兵通力合作,刺刀几乎布满了整个正面。在任何一个战场角落上,虎贲师大兵都形成了在局部以多打少的小格局。
  鞑子兵虽然挤在一起,但却没有结阵。鞑子士兵之间虽然也有配合合作,但其练习结阵而战的时间远不如虎贲师士兵,列阵而战也没有虎贲师士兵熟练。在站阵中互相支援的时候,鞑子士兵就没有虎贲师士兵那样默契。
  这样的小格局,是非常有利于虎贲师士兵的。
  不过即便如此,鞑子士兵的战力依旧不可小觑。
  冷兵器厮杀时候遇上qiāng阵,最好的办法就是等qiāng刺力道用老时候反击。因为qiāng刺只能刺杀一个点,比刀剑容易躲避。而一旦躲开了qiāng刺,使用qiāng刺的人一招发出尚未收回,往往就把自己全身的弱点全部暴露出来。
  那个虎qiāng马甲往左一弯躲开了卞辛全的刺刀后,一反手朝张宇刺来。此时张宇的刺刀还没有收回,在虎qiāng面前几乎没有防御力。张宇暗道不好,莫非自己要折在这何家坳?
  然而在这关键时候,斜刺里,第二排的一把刺刀刺了出来,朝前面的虎qiāng马甲直直杀去。如果虎qiāng马甲兵不收手,他刺死张宇时候自己也要被刺刀刺死。
  这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虎qiāng马甲兵电光火石间做出了决断。他终于还是觉得自己的命珍贵一些,收起了虎qiāng。他往后一倒躲开了第二排刺来的步qiāng,身子后倾直接倒在了后面鞑子的身上,一时间失去了行动能力,却也因此挽回了自己的xìng命。
  张宇正感慨自己的命救了回来,却又遭攻击。这个虎qiāng马甲右边的一个鞑子刀盾兵趁张宇还没有完全收回刺刀,突然一刀朝张宇胸口砍来。
  张宇愣了愣,暗道不好。他勉强往后退了一步,却还是被刀盾兵将钢刀划在胸前。
  只听到哐当一声金属撞击声,鞑子的钢刀划在了张宇的全身甲胸口,割出了星星火花。然而情况并没有朝鞑子刀盾兵想象的方向发展,钢刀没能割开钢甲。坩埚钢锻造成的全身甲很可靠,鞑子的刀划过去,只是划了一个口子,没能完全破甲。
  张宇大喜过望,骂了一声妄八。他的右边,一个士兵已经挺qiāng向袭击张宇的鞑子刺去。那个刀盾兵右手刀势还没有收回来,竟一下子被这个虎贲师大兵得了空,被刺刀从小腹刺了进去。刺刀破开了刀盾兵的镶铁片绵甲,割开了他的皮肤,把肚子里的肠子直接切断。
  刀盾兵发出一声惨叫,踉跄往后退了一步。刺刀一离开他的身体,血就从他的肚子上飚了出来。他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满眼的不甘心,渐渐倒在了地上。
  得手的刺刀兵兴奋莫名,大声喊道:“杀奴!”
  受到这个刺刀兵鼓舞,周围的刺刀兵齐齐往前迈了一步,将刺刀阵往前一压。
  不过鞑子并未被击退。中刀的鞑子还没死透,他的身后又有一个鞑子刀盾兵冲了上来,挥刀就往得手的刺刀兵身上砍去。
  仗着阵列作战的默契,以及身上精良的全身甲,虎贲师的士兵和鞑子兵厮杀在一起,难分难解。
  不过虎贲师拥有的不止是三排刺刀阵。虎贲师还有第四排的步qiāng手。
  鞑子也有弓箭手在外面shè箭。但是站在厮杀的士兵身后没法shè到虎贲师士兵,想穿过混战在一起的两军士兵们shè杀后面的虎贲师士兵,鞑子弓箭手必须站到几十米外的高地上从高处俯shè。而虎贲师的士兵身上穿着全身甲,几十米外的弓箭根本形不成威胁。
  步弓在几十米外想杀伤虎贲师士兵,只有shè脸。然而鞑子想shè几十米外的士兵脸面,谈何容易?
  而虎贲师的步qiāng手就不一样了。在前面三排士兵浴血厮杀的时候,他们站到了稍远处隆起的高地上,瞄准鞑子后排的士兵shè击了。即便距离厮杀的正面战线几十米,他们的锥形子弹依旧一qiāng一个准。
  子弹越过正面混战在一起的几排士兵。噼哩啪啦不断响起的qiāng声中,在后面聚集等待的鞑子士兵像是被点了名,一个接一个地倒下。硝化棉带来了质的变化,原先一分钟只能打三qiāng的士兵此时可以开四qiāng。夺命的子弹飞速地收割着后排鞑子的生命。
  李植站在回形阵中间的高地上,看到一个身穿三层重甲的分得拨什库正在大声嘶吼着催促士兵上前,却不小心把自己的军官身份暴露出来。一颗子弹shè向了他,在他的鳞甲裙甲上打了一个洞,狠狠钻进了他的左腿,打断了他的腿骨。
  他发出了杀猪一样的惨叫,脸上变得一片惨白。他捂着大腿跳了几步,正要倒在地上,又一颗子弹飞向了他。这一次子弹没有打偏,直直shè进了他的左胸。一道血箭从心脏的位置shè了出来。这个分得拨什库踉跄着摇了一下,就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第0451章 鳌拜
  李植又看到一个摆牙喇兵中弹了。这是个精锐摆牙喇,身上穿着白漆鳞甲,背上chā着火炎方旗,站在那里威风凛凛。这个摆牙喇举着挑刀在后面押阵,正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前面的战斗,却突然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李植举起望远镜朝他看去,发现这个摆牙喇兵的额头左侧整个被步qiāng子弹打崩了,血zhà了一大片。
  虎贲师回形阵的正面只有五百米左右。鞑子这一战动用了两万人,虽然后排的鞑子逐渐从正面挪到两侧和那里的虎贲师格斗,但即便是这样,鞑子在第一线上也只挤了三千多人。大量的鞑子挤在后面。
  若两军纯粹是冷兵器格杀,鞑子厚厚的后部可以支撑鞑子的士气。但是在李植的刺刀兵和步qiāng兵的配合下,后排的鞑子成为了第四排步qiāng手最好的靶子。
  子弹一发一发地shè向了后面的鞑子,被击中的鞑子惨叫着倒地翻滚抽搐,清军的士气在飞速的下降。
  正面的厮杀虽然杀得激烈,但是比起步qiāngshè击的杀人效率来说,正面刀剑厮杀许久都不死一个人,要分出胜负需要很久。这样一比较下来,第四排的步qiāng手就等于站在高地上大屠杀。这样的战斗是一边倒的,结果已经没有悬念。
  张宇正在和前面几个鞑子刀盾手厮杀,却听到鞑子后排传来一声惨叫。十几米之外,一个蒙古鞑子被子弹打中了小腹,活不成了。这个蒙古兵却不愿意就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