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1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地狱。


第0449章 杀奴
  几乎是在火pào霰弹shè击的同时,虎贲师第三列步qiāng手shè击了。
  又是八百五十发子弹扫过战场。冲在前面的鞑子好不容易趟过血流成溪的清军尸体,便立刻遇上了这一阵弹雨风暴。
  选锋团排长张宇看到一个鞑子“壮大”军官中弹了。这个军官本来正气势汹汹地往这边冲过来。每次这边的火qiāng一shè,他就往树后面躲。他躲过了两次火qiāng齐shè,却没能躲过第三次。一颗子弹shè进了这个鞑子的眉心,在他的脑壳上打出了一个洞。子弹毫不留情地绞烂了这个鞑子的脑浆,他一身不吭地就软倒在地上,沉重的斧头掉落在一边。
  张宇本来是兴国伯的亲卫排长,但上个月兴国伯却把他调到了选锋团担任基层排长,说是要让他锻炼锻炼。此时他正站在第一线指挥战斗,大声呼号着管理自己的四十名士兵。
  张宇又看到一个弯弓shè箭的鞑子中弹了。这个鞑子在弓箭飞出的一刹那被子弹打中肚子,惨叫着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爬不起。这鞑子临死前抬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自己的箭shè偏了。他的肚子被子弹绞烂,满眼的不甘,倒在地上血流不止,再没有了力气。
  张宇不再看前面的鞑子,大声呼嚎地让自己这个排的第三列步qiāng手蹲下。他正要指挥第四列士兵进行齐shè,两个鞑子弯弓shè向了张宇。张宇赶紧把头一低,两支弓箭“通”“通”两声,扎进了张宇的盔甲里:一支shè在张宇的头盔上,一支shè在张宇的胸口。
  张宇冷哼了一声,也懒得去拔盔甲上的箭矢,只大声吼道:“第四列shè击!”
  几乎和其他排的士兵同时,第四列的十名士兵瞄准前面的鞑子shè出了子弹。此时鞑子已经攻到了虎贲师的二十米外,训练有素的虎贲师大兵们几乎不可能shè偏。唯一影响总体杀伤人数的,就是有的鞑子被两个甚至两个以上大兵同时瞄准,重复击杀。
  那两个朝张宇shè箭的鞑子没有幸免,一下子就被乱qiāng打死。他们朝虎贲师的军官shè箭,是士兵们重点关注的对象。两个鞑子身中数弹而死,扑通扑通地倒在了地上。
  第四列士兵打完,地上又多了几百具鞑子的尸体。张宇虽然在担任亲卫排长之前已经上过两次战场,但一直被安排在侧后方,这是第一次经历这么激烈的战斗。他觉得此时空气中的血腥味已经浓到凝固了一样,令他感觉想要呕吐。
  张宇看了看还在往前冲的鞑子,不知道鞑子们哪来的这么旺盛的斗志。
  鞑子已经杀红了眼,他们已经在阵前抛下了两千多具尸体,死伤十分惨重。若是和明军短兵相接战死这么多人,鞑子早就崩溃了。此时支撑着鞑子上前的动力,一个来自于鳌拜拼命敲打的大鼓,另一个就是他们认为虎贲师火铳兵不善ròu搏。
  火铳兵手持火铳,怎么和手握刀剑的大清兵格杀?火铳兵日日训练放铳,自然不会精于近身厮杀。鞑子见虎贲师四列士兵已经全部放完了火铳,眼睛血红,不再shè箭,一个个举着短兵冲了上来,要和虎贲师的士兵ròu搏。
  他们希望在虎贲师的阵列里面冲杀一会,就把这支火器部队打垮打散。这便是支撑着他们继续战斗的信念。
  不光是阵前的鞑子士兵们这么想,鳌拜是这么想的,阿代是这么想的,包括这支鞑子的总指挥,镶蓝旗旗主济尔哈朗,也是这么想的。既然李植的虎贲师是用火器成军的兵马,那么近战格杀,自然是不擅长的。
  正因为这么想,所以他们才在李植赶来支援后十分兴奋,想把李植在这何家坳击溃。
  然而他们想错了,虎贲师的老兵虽然每三天都训练一次步qiāng打靶,但除了打靶之外老兵们还有大把的时间。这些时间,李植没有让虎贲师的老兵们闲着。老兵们拿着三两七钱银子的高额月钱,还三餐有荤,李植不会让这些士兵游手不训练。
  虎贲师的士兵这空余下来的大量训练时间,一大半被用在训练刺刀搏杀上面。
  可以说,虎贲师士兵近身搏杀的技巧就算不如鞑子,也绝不会弱多少。
  拔出刀剑冲上来的鞑子们,很快就明白了这一点。因为迎接他们的,不是软弱可欺的火铳兵,而是像刺猬一样寒光森森的刺刀阵。
  虎贲师的士兵们牢牢守住阵脚,第一列将刺刀向前举,第二列将刺刀从第一排的空隙处架出,迎击冲上来的鞑子。第三列举着刺刀守在前两列后面,等待机会突刺。第四列则快速给步qiāng装弹,准备在刺刀阵的后面朝鞑子shè击。
  虎贲师的士兵们挥舞刺刀十分有章法,他们仗着刺刀阵的阵势,仗着身上穿着精良的全身钢甲,刺杀时候有进无退,刀刀刺向鞑子的要害。正面的二千五百刺刀兵练了几年的刺刀,出手十分老道凶狠。
  在鞑子的眼里,这寒光闪闪的刺刀阵仿佛是一片刺猬墙,十分致命,根本无法接近。
  鞑子的步兵大多使用刀剑,碰到虎贲师长长的步qiāng刺刀,反而因为刀剑短小无法取胜。所谓一寸长一寸险,列阵厮杀时候,当然以长兵器为上。一些鞑子抓着刀剑往前试探着冲了冲,立即被老练的刺刀兵逼了回来。
  但有一个鞑子冲上来,立即便有四、五把刺刀招呼上来。一些躲闪不及的鞑子甚至被斜刺里杀来的刺刀刺了个通透,倒在阵前。
  鞑子刺探了一会,发现这刺刀阵冲不垮。李植虎贲师的大兵,完全不是一冲就垮的火铳兵。后面的清军渐渐都冲了上来,集聚在刺刀阵前,挥舞着刀剑和虎贲师厮杀起来。
  不过那寒光闪闪的刺刀阵着实有些吓人,只有最骁勇的清兵才敢站在刺刀阵正前方搏杀。
  镶黄旗一等梅勒章京鳌拜见前面的清军并没有一鼓作气冲垮虎贲师,心中恼怒。他提着一把大斧冲了上来。走到阵前,才发现清军和虎贲师的刺刀阵杀得难分难解。在身经百战的清军面前,虎贲师的刺刀阵并未落下风,李植的大兵们一个个死战不退。
  鳌拜愤怒地大吼了一声。
  仿佛是回应鳌拜的这声大吼,鳌拜正前方的一个虎贲师大兵一刀刺进了一个清军步甲的胸口。那个鞑子步甲不敢置信地看着刺进自己胸口的坩埚钢钢刀,张大了嘴巴。虎贲师大兵刀锋一收,鞑子胸口里血液立即从创口飙shè出来,溅了前方的几个虎贲师士兵一身。
  那个得手的虎贲师大兵一身的血,握着刺刀大声吼了起来。
  “杀奴!”


第0450章 刺刀
  选锋团排长张宇挥舞刺刀,战在第一线。
  他看准了左边一个手握虎qiāng的鞑子马甲,乘他和正面的刺刀兵纠缠时候,对准了他的小腹一刀刺了过去。
  但张宇却没料到,这个鞑子马甲反应十分机警。他刚才虽然没有看张宇,却已经用余光看到了张宇挥舞刺刀的动作。他往后退了几寸,堪勘避开了张宇的刺刀。
  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