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1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在二百米上shè击,只能把鞑子放到五十米内。然而在五十米的距离上,鞑子的步弓已经可以shè杀虎贲师士兵。步弓虽然准头不如步qiāng,但胜在shè速快。
  一名熟练的步弓shè手,在一分钟内可以shè出十几箭。这样的shè速,远远超过步qiāng手一分钟三发、四发的shè速。如果步qiāng手身上没有盔甲,在这样的距离上和弓箭手对shè,不但无法占据上凤,还极有可能被弓箭手shè垮。
  可以说,这山林地形,是对清军极为有利,对李植虎贲师不利的。
  两万鞑子冲到了虎贲师正面五十米,距离如此之近,李植已经看到了那些鞑子手上弯弯的步弓,看到了鞑子脸上狰狞的笑容。
  鞑子们这些年吃够了虎贲师的苦头,此时见虎贲师钻进了山林里,一个个兴奋异常,想要用弓刀一雪前耻。
  李植一挥手,一声天鹅音响彻山谷。正面的选锋团士兵举起带有刺刀的步qiāng,朝冲阵而来的鞑子shè击。
  只听见噼哩啪啦的qiāng声连绵响起,正面八百五十名步qiāng手朝鞑子开火了。


第0448章 咫尺
  燧石点燃了火门上的黑火yào,qiāng膛底部的硝化棉被黑火yào引燃,在qiāng膛内剧烈的bào燃。硝化棉因为含氮量不高,不是一下子燃尽的,而是在短暂的一刹那逐渐zhà开,燃烧产生的气体不断往前推动子弹,让子弹的速度越来越快,飞出了qiāng膛。
  火焰在qiāng口冒出,刺鼻的硝石味道依旧浓重。但这一次,硝化棉燃烧得十分干净,没有黑火yào的黑烟冒出,视野良好。
  虎贲师的大兵虽然紧张,但是手上依旧shè得很稳。五十米的距离太近了,鞑子的身体在准星里面是一个大大的目标,根本不可能瞄不准。锥形子弹像是长了眼睛,尖啸着向这些满手鲜血的胡虏shè去。
  子弹shè进了鞑子的身体里,破开了脆弱的绵甲,锁子甲。在五十米的距离上,即便是三层重甲也会被米尼弹轻松撕开。嗜血的子弹在鞑子的身体里横冲直撞,把那些器官搅成了一团血水。在身体内部的压力下,血水猛地从伤口里喷涌出来,像是一道道血箭shè了出来。
  中弹的鞑子们惨叫着,往前一倒或者往后一仰,摔在满是落叶的松软土地上。倒地的一刹那,伤口下面的血ròu受到冲击力作用,又一次向外喷shè出血柱。
  一次shè击,虎贲师的大兵就打死了五百多鞑子步甲。
  虎贲师正面第一排的shè手完成shè击后立即蹲了下来,把shè击位让给了第二排的shè手。
  第二排的shè手稍微瞄了瞄近在咫尺的敌人,就开qiāng了。
  bào豆一样的qiāng声在山林里连绵响起,qiāng口喷出的火焰连成了一条火线。空气中刺鼻的硝石味道更加浓重。
  被瞄准的鞑子像是被点了名,立即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重重倒在了地上,在地上抽搐翻滚。
  距离更近了,战场上的场面也更加血腥。李植看到一个穿着三层重甲的鞑子分得拨什库被子弹击中了脑袋。子弹打碎了这个鞑子军官的头盔,把下面的头盖骨打穿了。血液像是bàozhà了一样从脑壳中迸shè出来,shè了旁边一个鞑子马甲兵一脸。
  一个戴着角盔的牛录章京被一发子弹打中了腰部。子弹从他的肚子侧面斜斜刺入,拉出一个好大的伤口。红色的肠子和血水一起从伤口出迸了出来,肠子拖在地上拖了一米多长。这个牛录章京看了一眼自己的肠子,就脸色惨白地倒在地上。
  第二轮齐shè打完后,又有五、六百鞑子倒在了血泊里。喷涌出来的血液发出了浓重的血腥味,弥散在空气中,和硝石的味道混在一起,让人作呕。
  树林中杉树柏树树叶不少,鞑子在五十米上的抛shè会被上方的树叶拦住,他们必须冲到三、四十米内直shè才能shè中虎贲师。牺牲了一千多不步甲后,鞑子冲到了虎贲师三、四十米外。他们拉起步弓,开始朝虎贲师的大兵shè箭了。
  蒙古或者建州的鞑子稍微往前一瞄准,就松开了紧握弓弦的拇指,让箭矢顺着拇指滑了出去。弯曲弓胎中蓄积着的能量被一下子释放出来,带动箭矢不断往前加速。箭矢飞出了弓胎,在空气中扭动了一阵,然后就在箭羽的作用下稳定下来,尖啸着朝前面的汉人飞去。
  七百多枚箭矢像是一片暴风雨,狠狠shè向了排成四列的虎贲师士兵。
  不过这些箭矢却基本伤不到虎贲师士兵。大兵们身上穿着全身钢甲,除了脸部暴露出来,其他位置全被钢甲保护着。弓箭刺在钢甲上只能刺进几毫米,就失去了继续破甲的能力。
  不少虎贲师士兵的钢甲上一下子都chā上了鞑子的弓箭,但却没有受伤。士兵们轻松地把这些弓箭拔了下来,扔在了一边。
  只有少数三十多个士兵运气不佳,被弓箭shè中了面部,惨叫着倒了下去。医疗组的医生和护士跑了上来,最快速度把这些伤员抬了下去。
  李植见自己生产的全身甲确实挡住了鞑子的弓箭,脸上一喜。这六十多台蒸汽机日日不停地生产盔甲,努力没有白费。
  就是不知道等下正面ròu搏时候,这些钢甲面对刀剑刺砍,能不能保护住士兵的身体。
  鞑子没想到虎贲师的铠甲这么精良,步弓居然无法shè穿,士气一馁。以前李植的士兵可是没有盔甲的,怎么现在一下子全装备上了全身甲,而这种全身甲又这么精良。
  鳌拜骑马躲在后面,仔细观察着前面的战况。他也没想到虎贲师居然有了这么精良的铠甲,若是以前的虎贲师,这一阵箭雨能杀伤几百人!如果虎贲师没有盔甲,清军靠弓箭就能把虎贲师shè垮。
  鳌拜狠狠地骂了一声。
  “朗格图!该死的尼堪!”
  看到最前面的鞑子们士气受挫,鳌拜大声吼叫着,擂响了一面牛皮大鼓。隆隆的鼓声从后面传到了阵前,让冲阵的鞑子们恢复了一些斗志。
  步弓的shè速更胜于步qiāng,前面的清军一边往前冲,一边再次举起了步弓。又是一阵箭雨洒向了李植的回形阵正面。这一次鞑子们专门瞄准虎贲师大兵的脸面shè箭,有七十多名士兵被shè中了脸面,倒了下去。
  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从虎贲师的阵地上发出,受伤的士兵倒在地上,摸着箭矢又不敢拔。
  李植见正面士兵的伤亡不断,心里冒出火气。他一挥手,大声喊道:“火pào霰弹shè击!”
  pào兵们等的就是这一刻。距离鞑子骑兵三十米,正面的四十门大小火pào,开火了。
  霰弹像是一阵摧枯拉朽的飓风,从四十门大pào的pào筒中迸shè而出。
  六千颗霰弹弹丸冲向了咫尺之外的清军,遇到血ròu之躯就是一穿两个洞。距离太近了,不少正面冲过来的鞑子被打成了马蜂窝,血液像是bàozhà一样从各个伤口处迸shè出来。
  虎贲师的阵前,到处都是碎ròu和鲜血。断手断脚的清军在地上寻找自己的残肢,惨叫声和呻吟声此起彼伏,活活变成了一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