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1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1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一万五千强兵,对上十万清军应该不落下风。
  辽东巡抚邱名仰拱手说道:“督臣,如今无论如何,我大军该挥师北上,解除杏山的清军围困。”
  洪承畴点了点头,说道:“在塔山修整二日,我大军便北上杏山,解开杏山之围。”
  曹变蛟拱手说道:“督臣,此战不是一朝一夕可胜,势必要打几个月。此等大战,最重要的就是粮草。我大军当紧守粮道,确保后路不被清军截断。”
  洪承畴有些不高兴曹变蛟的话,曹变蛟这话说的,仿佛洪承畴不知道粮道重要似的。
  曹变蛟说完后,洪承畴沉默了许久,才缓缓说道:“本督自然知道粮道的重要。此次大兵所需的粮草,有陆路和海路两个来源。我大军在大笔山攻打东奴堡垒时候,只需要守住杏山、塔山诸城,就能力保粮道通畅。”
  “我调集五万本地关宁守军,放弃大、小屯堡,入驻宁远、塔山和杏山防御,如此可万无一失。”
  洪承畴说的关宁守军,是驻扎在关宁防线大小屯堡中的营兵。这些营兵归属于关宁军体系的大小参将、游击和守备,战力虽然比不上各总兵的正兵营,但人数众多。洪承畴不愿意将战力出众的十四万正兵用来守城,自然就选择了调集这些本地守军来防卫诸城。
  如果清军真的越过明军主力来攻击后方城池,有本地守军支撑几天,前线大军可以回援。
  至于松山城,攻打大笔山清军堡垒时候,松山城就在十几里之外,救援容易,稍微留驻一些兵马就可以守住。
  听到洪承畴的话,众将思索了一阵,都觉得这样的安排比较妥当。
  曹变蛟似乎还有话想说,但看着洪承畴不快的脸色,他最终没敢有开口。
  王廷臣站起来说道:“督臣,如今大军已到。末将愿做前锋,率麾下一万五千人支援杏山城,解开清军围困。”
  洪承畴闻言笑了起来,大声说道:“子冠胆略过人,可以做我大军前锋。我大军修整二日,子冠便率军出发。”
  ……
  二月六日,洪承畴征调来的关宁本地守军入驻了塔山城,七名总兵十一万正军则挥师北上,朝杏山城攻去。
  辽东总兵王廷臣一万五千人马走在最前面,日行五十里,花了两日赶到了杏山城。
  杏山城外,三万清军正用红夷大pào攻打城池。清军这两年造了不少火pào,攻城时候不再用云梯和死兵硬攻,而是用红夷大pào轰击城墙,靠火器力量打垮城墙后再登城。不过这个时代的大pào打了一段时间就要冷却好久,想把城墙打垮,也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事情。
  王廷臣的兵马到达杏山后,清军撤开了杏山的围困,往北面逃去。
  王廷臣和杏山城内守城的蓟镇中协总兵白广恩合并一处,发三万五千人追击拖着大pào逃跑的清军。
  追了十里路,王廷臣在义合屯追上了逃跑的清军。
  清军见明军追来,在义合屯摆开阵势,和王廷臣的兵马对峙起来。


第0446章 伏击
  距离两里多,清军的红夷大pào就发pào轰zhà王廷臣和白广恩的兵马。
  王廷臣和白广恩军中大量装备百子铳、虎蹲pào等火器。但是这些火器最远只能打五百步,没法在二里的距离上和清军对轰。两个总兵率领兵马冲了上去。冲到距离二百步的地方,明军摆下了火器,开始shè杀清军。
  百子铳是一种小型火器,pào口十分细长,重二、三十斤。使用时可以在pào筒里一次填充几十颗弹丸,像霰弹一样shè击百步之外的敌人,故名百子铳。当然,也可以只填充一颗大弹丸shè击,这样的话可以打碎两百步上的战车。
  虎蹲pào则是一种小型火pào,重三、四十斤。为了便于shè击,把pào摆成一个固定的姿势,很像猛虎蹲坐的样子,故得名。虎蹲pàoshè击多是抛shè,在五百步内颇有杀伤力。
  明军虽然没有强悍的红夷大pào,但各色火器数量多于清军。清军阵中只有六门红夷大pào,对shè了一阵,伤亡远高于明军。
  清军不再cāopàoshè击,而是骑着战马冲了上来。
  明军将一千辆四轮偏厢车堵在阵前,防御清兵的骑兵冲阵。偏厢车是一种几米长的战车,车厢木板像是一片城墙,护住了车后面的步兵。只有战车之间的狭小空隙可以过人。清军骑兵冲到阵前无法前进,只能下马步战。
  明军携笔架山大破清军营寨的威风,士气高涨。此时明军人数多于清军,明军也不惧怕清军,和清军战在了一起。
  王廷臣本是一名虎将,他率领一千家丁,手持一把大戟,在清军阵中来回突杀,杀伤无数。受王廷臣身先士卒的鼓舞,明军士气更振,一个个死战不退。
  打了半个时辰,双方死伤都很大,各自死伤了几百人。清军首先承受不住伤亡,鸣金逃跑了。清军丢下了六门笨重的红夷大pào,朝西北方山区里逃去。王廷臣和白广恩哪里愿意放过这立功的机会,也弃了火器追了上去。
  追了五里,进入到一个山坳里,王廷臣突然脸色一边,全身冷汗淋漓下来。
  “中伏了……”
  ……
  李植率领一万五千大军,行到了杏山南面十五里。大军放开斥候搜索周围二十里的军情,摆出长蛇阵在官道上行进。一万五千人以五人一排行进,前后迤逦几里。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如火如荼的旗帜。
  虎贲师士气饱满,大兵们恨不得立即赶到锦州去,和奴酋皇太极决战。
  李植带队走在中军,走着走着,突然看到前面烟尘滚滚。两个明军打扮的家丁策马狂奔,张皇失措地朝这边冲过来。
  家丁策马奔到了李植面前,被李植的亲卫拦了下来。家丁翻身滚下马,急忙忙地掏出腰牌核对身份,卸了身上的马刀,这才冲到了李植面前。
  两个家丁一到李植面前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说道:“兴国伯,我家大帅王廷臣和中协总兵白广恩中了埋伏,被五万鞑子包围在何家坳,请兴国伯速速发兵救援。”
  李植闻言愣了愣,暗道这些明军当真不经事,这又被清军埋伏了?
  一挥手,李植让大军停了下来。
  见兴国伯没有说话,两个家丁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苦苦求道:“伯爷,我家大帅和白广恩守在一个小山丘上,眼看就要守不住了。伯爷速速救援,我家老爷和白广恩一定不会忘记伯爷的恩情。”
  李植一挥手,说道:“拿地图来。”
  两个亲卫跑了上来,把一人长的辽西地图铺开在李植马边的地面上。
  李植朝王廷臣的家丁问道:“何家坳在哪里?”
  那两个家丁看了好久地图,总算看懂了地图,指出了何家坳的位置。
  郑开成凑上来看了看地图,吸了口气说道:“伯爷,那地方全是山区,山上满是树林,不利于我们虎贲师的步qiāng施展啊。”
  李老四沉吟说道:“满是树林的话,步qiāng只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