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1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1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诸位在塔山守城,辛苦了!”
  众将赶紧作揖拜倒,口中高喊:
  “督臣破贼营寨而来,更是辛劳!”
  “我等六万人守小城,有何辛苦?”
  不过这些总兵们虽然态度恭敬,却没有一个人跪在地上行跪拜礼。
  到了崇祯十五年,总兵们不仅兵马比以前强盛,地位也大大提高了。大明朝以文御武的传统,越来越淡薄。
  比如洪承畴在蓟辽总督任上,就规定实行连刑节制之法:“凡是巡抚、监军、兵备辖下营兵,守城和作战时候均归镇守总兵官统一调度指挥,以集中事权。互不援助而作战失利者,各营将领连坐处分。”
  也就是说,在作战时候,巡抚、监军和兵备道都要听总兵的。
  李植骑行在洪承畴身后,正在看洪承畴和诸将客套,却看到曹变蛟兴奋地朝自己这边走来,鞠躬拜倒,喊道:“兴国伯大军来了,当真是令人心安!”
  李植笑了笑,拱手朝曹变蛟说道:“小曹将军在塔山连番苦战,守住城池,立下了功劳了!”
  曹变蛟哈哈大笑,说道:“杀鞑子虽然畅快,但比不上当初在蜀中和兴国伯一起鏖战!”
  见曹变蛟过来和李植打招呼,其他总兵也挪了过来,向李植见礼。
  “某是辽东总兵王廷臣,见过兴国伯。”
  “某是蓟镇中协总兵白广恩!听闻兴国伯在笔架山用大pàozhà死了两千多清兵!”
  “山海关总兵马科见过兴国伯,兴国伯笔架山大破鞑子贝勒杜度的营寨,威名更盛!”
  李植拱手回礼,笑道:“笔架山区区小战,何足挂齿?”
  众总兵听到这话对视了一阵,心里都在说这李植好狂,打死两千多清兵说“不足挂齿”。那片功未立的其他总兵算什么?
  不过想起李植前些年在范家庄、青山口动辄擒斩万人的战绩,众总兵又觉得两千清兵似乎对李植来说也不算什么。这个李植的兵马战力,实在太妖孽。
  众人寒暄了一阵,便往塔山城中行去。
  塔山城不大,是个周长四里的小城。此城位于宁锦防线中段,是战略要地,城池筑得高大:城墙高一丈七尺,共有垛口一千五百三十七个,全城有敌楼十七座,四座城门皆有瓮城。城外有护城河有三丈多宽。
  众人行到城门口,锦州前线监军张若麒、辽东巡抚邱民仰等文官站在城门口,迎接洪承畴和李植。
  张若麒一看到洪承畴,就拱手说道:“督臣终于来了,如今我等十余万大军汇集塔山,可以直往锦山,和东奴决一死战!”
  听到张若麒的话,洪承畴脸上一黑。
  锦山要援,但什么时候援,怎么援,都还没有定论。这个张若麒上来就催促洪承畴直捣黄龙,似乎对解除锦州危局急不可待。他这一句话,算是越权了。
  洪承畴暗自思索:张若麒是天子派来的监军,难道天子筹措兵饷粮草困难,也有催军速战的意思?
  洪承畴翻身下马,朝张若麒说道:“监军所言有理,只是鞑子狡猾,我等如何救援锦州,还是要从长计议,不可轻言突进!”
  张若麒不曾在军旅中待过,并没有作战经验。听到洪承畴的话,他嘿嘿笑了一声,便不再和洪承畴争论,转而走到李植跟前。
  “兴国伯在笔架山大破鞑子贝勒杜度,当真是威风!”
  李植贵为兴国伯,手上又握有不世强兵,地位和其他总兵大不一样。李植骑马跟在洪承畴身后,隐隐有和洪承畴分庭抗议之势。张若麒和洪承畴打完招呼,立即就上来和李植说话。
  李植跳下马来,笑道:“监军过誉了,不值一提!”
  张若麒嘿嘿笑了笑,说道:“锦州被围数月,危在旦夕,还要靠兴国伯奋勇杀敌,破开敌围!”
  李植见这张若麒又暗示要全速支援锦州,哈哈一笑,没有答话。
  辽东巡抚邱民仰等文官又上来和洪承畴和李植等见礼。一帮人寒暄了一阵,才往城内走去。


第0445章 十万
  进入塔山城,众人走进了塔山分守参将的参将府。这参将府是塔山城中最大的建筑,如今被洪承畴临时充为指挥部。
  进入大堂后,洪承畴坐在中间。李植坐在左首,基本上和洪承畴并列而坐,只稍微居于下首。监军张若麒坐在右手靠下的位置。张若麒下面坐着辽东巡抚邱民仰。其他的总兵则依次往下坐。
  一众总兵中,除了李植便以曹变蛟的官位最高。他是正一品左都督,太子少保。他有心和李植亲近,抢在众人前面坐在李植的旁边,坐在一众武官的最前面。
  众将入座后,洪承畴让人取来了那张大地图,铺在大堂地面上。看了看左右诸将,洪承畴问道:“哪个来说说如今的情况?”
  辽东总兵王廷臣拱手站起,说道:“督臣,某来说一说!”
  洪承畴点了点头,说道:“好!子冠来讲!”
  辽东总兵王廷臣指着地图说道:“如今我大军集结在塔山,有十一万人。塔山距离北面的杏山城一百里,杏山往北五十里是松山城,再往北五十里是锦州城。塔山距离鞑子大兵围困的锦山城二百里。”
  “我军在杏山有二万人,在松山有一万人。”
  “清军目前派三万兵马在围困杏山,攻打甚急,杏山兵马屡次派人来求援。不过杏山城中有支撑一年的粮草,短时间内守城似乎无忧。我等不知道杏山之围是否是清军诡计,一直没有分兵支援。”
  “清兵在松山和锦州之间的大笔山挖壕建墙,修筑工事。大笔山是松山往锦州去的必经之路,我军若要解除锦州的围困,必须通过大笔山。如今此山已被鞑子修成一座大堡垒,难以攻打。”
  听到王廷臣的话,众人都皱起了眉头。鞑子围点打援,布置很有章法。如今明军要解救锦州,就必须攻打鞑子修筑的大笔山工事。仰攻工事本来就是难事,何况鞑子兵马战力强于明军,明军以弱攻强,更是艰难。
  狡猾的鞑子,不但让明军跋涉千里来辽西和清军决战,而且反客为主,逼迫明军攻打清军的堡垒。
  王廷臣看了看脸色不好的众人,缓缓说道:“斥候回报,近日鞑子不断增兵辽西,如今在辽西清军至少有十万人。”
  听到王廷臣这句话,洪承畴和从宁远赶来的诸将勃然变色。
  清军又增兵了。
  七万人和十万人,大不一样。
  大明从各镇抽来增援锦州的兵马只有十四万,加上本地的关宁守兵,也不过十九万人。明军战力比不上清军,机动力也不如清军。十九万人要分兵守城,还要攻打清军在大笔山的堡垒,兵力一下子紧张起来。
  洪承畴吸了一口气,看着地图沉吟不语。
  李植听到王廷臣的话,倒是没有什么吃惊的。清军虽然人力不足,但征服了蒙古和朝鲜之后,出动十万战兵还是绰绰有余的。自己这边有八总兵的正兵十三万,加上虎贲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