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1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1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杜度不明白,当初李植凭这样一个寨子可以抵抗七倍于自己的清军。怎么同样的寨子到了自己手上,就这么不堪一击,被打得没有还手的力气。
  其实杜度不懂,李植当初设计青山口营寨时候,是根据自己的火力优势设计的。整个营寨,发挥的是虎贲师强于敌人的火力。所以清军依靠火力优势防守明军攻寨时候,打得得心应手。三万明军攻寨,被清军的大pào轻松打溃。
  但是李植设计的营寨,却不适合火力处于劣势一方固守。一旦火力处于劣势,看似坚固的营寨寨墙、pào台和护寨沟渠,都会变的处处是弱点,不堪一击。
  那些防卫弓箭的寨墙,岂能经得住大pào的轰zhà?
  清军刚刚在李植面前学到热武器时代战争的一点皮毛,距离得心应手使用合适的热武器战术作战,还有些距离。
  李植的大pào再次装弹,点火,朝清军营寨shè去第三轮pào弹。
  轰隆隆的pào声中,营寨的寨墙一片片地被打碎。pào弹在寨墙后面的几排火铳兵队伍里冲刺,不知道夺去了多少条xìng命。营寨里已经乱成一片,清军根本无法还手,只能一边倒地挨打,士气十分低落。
  鞑子们慌乱中,有人发现飞来的pào弹之所以击伤很多人,是因为pào弹在地上弹跳前进。如果躺下来,就能大幅避免被弹跳pào弹命中的概率。有些鞑子首先反应过来,趴在了地上,果然,pào弹就很少能击中这些趴地的清兵。
  其他的清兵见状,赶紧学去。最后整个营寨里面的清军全趴在了地上。
  李植用望远镜观察着清军的营寨。那营寨寨墙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李植可以轻松看到营寨内部的情况。见清军纷纷趴在地上躲避pào弹,李植冷笑一声,大声喊道:“换开花弹。”
  pào兵们将pào弹换成了开花弹,将这些会bàozhà的pào弹shè进了清军营寨里。
  李植的开花弹外壳十分厚,也能够撞碎营寨的土墙。更可怕的是,这些开花弹shè入寨墙后会zhà开,shè出的霰弹弹丸会横扫周围几米的区域。躺在地上虽然能减少被pào弹zhà到的概率,但如果靠得近,依旧会被pào弹zhà死。
  只听到轰轰的bàozhà声在清军营寨里响起。李植用望远镜看去,看到营寨里冒出一朵又一朵的火花,霰弹弹丸飞溅中,不知道多少鞑子被开花弹zhà死。
  鞑子已经失去反抗能力了,只能一个个趴在地上祈求pào弹不要落在自己身边。
  望远镜里看到李植的开花弹,洪承畴瞪大了眼睛。
  洪承畴听说京营里的pào兵会用开花弹,不过那种pào弹使用起来十分复杂,是将pào弹和发shèyào分别点燃,然后乘pào弹没有bàozhà之前赶紧发shè。为了防止发shèyào的火焰直接引bàopào弹,那种开花弹要在pào弹和开花弹之间垫上好几层土、湿布之类的阻隔物,每开一pào要摆弄好久。而且即便如此,还是很容易zhà膛。
  即便如此,京营的pào兵仍然把开花弹的具体cāo作手法当作机密,从来不向外人泄露。
  而李植的开花弹,pào弹往pào筒里一塞就可以直接发shè,没有zhà膛的风险。而且那些开花弹的破坏力,似乎也远大于京营士兵的开花弹。
  这种开花弹,真是攻打营寨的利器。这样一片一片地zhà过去,清军要被zhà死多少人?
  洪承畴抚须不语,暗道此战之后,倒是要和李植讨教讨教这开花弹的秘诀。就是不知道李植愿不愿意教给自己?
  李植的大pào打了一轮接一轮,大概每分钟打一发,打了八轮,把pào管打得滚烫。打了八轮pào弹后,大pào就太热,没法再发shè了,需要冷却一个小时。
  冷却个把小时候,火pào可以再次发shè。李植让大pào一冷却下来就再次开火,最大程度往小丘上的清军营寨倾泻pào弹。
  从午时打到傍晚,李植的七十门大pào往山上倾泻了两千多发pào弹。清军南面的寨墙已经被打塌一半,半个营寨赤luǒluǒ暴露出来。营寨里面,清军一个个趴在地上躲避pào弹。一旦发现开花弹落在自己身边,就一个个慌不择路地往远处逃奔。
  即便是这样,还是有很多清兵被zhà死。每一轮pào弹在营寨里zhà响,营寨里就响起一片片的惨叫声。被zhà死的清军和还活着的清军混在一起,全倒在地上,也看不出地上的哪些是活人,哪些是死人。
  死人伤口流出的血汇成了小溪,从小丘上流下,把护寨沟渠里的河水染得血红。北风吹过,空气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即便是距离营寨二里的李植都能闻到。
  这已经不是战争了,这是一边倒的屠杀。
  清军只有两万人,明军这边有李植的一万五千强军,还有洪承畴的一万中军。清军两万人不敢冲出营寨来送死。宁愿在营寨里挨pào弹也不出寨。
  郑开成用望远镜观察了一阵鞑子,笑道:“伯爷,今天起码zhà死了几千鞑子!鞑子怎么还不弃寨逃跑?”
  “不知道!也许鞑子准备晚上跑!”北国的冬天天黑得很早,李植看了看越来越昏暗的四周,说道:“收工扎营,若是鞑子今晚不逃,明天就继续pào轰这些鞑子。”
  令旗招展,把李植的命令传了下去。李植的兵马往后退了两里,在清军营寨南面扎营。
  洪承畴的溃兵已经基本被洪承畴收拢回来。这天寒地冻的辽西,除了军营,其他地方可没有吃的。既然后面没有了清军的追兵,溃兵们就一个个都回到了军营中。
  洪承畴重整纪律,带领四万大军在西面扎营。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洪承畴用车马载着一车车的腊ròu、ròu干和各色腌制蔬菜,来到李植的军中犒军。


第0443章 国中之国
  洪承畴带来的ròu菜算得上是十分丰盛。出征在外,鲜ròu是吃不到的。能吃上腊ròu喝上ròu干汤,吃上腌制蔬菜,就是值得庆祝的伙食了。
  洪承畴带领三个总兵走进了李植的营寨,一进营寨就大声说道:“兴国伯今日立下大功,当真是可喜可贺!”
  李植笑道:“区区小功,何足挂齿?”
  听到李植的话,几个总兵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大明军功以东奴首级为重,平日里这些明军能砍几颗首级,便可以发一次捷报报到天子处,炫耀战功。若是能砍几十颗东奴首级,便足以称为大胜。
  而李植今天zhà死了几千鞑子,他居然轻描淡写地说不足挂齿。
  不过对于动辄擒斩上万鞑子首级的李植来说,这打死几千鞑子确实不算什么。他若不是一次次立下惊天大功,又怎么可能火箭似地窜升到兴国伯这样的高位上,仅仅二十六岁就俯瞰其他大明将领。
  三个总兵对视了一阵,暗道人比人气死人。自己这些人在李植面前,活脱脱像是一群只会拿饷吃粮的饭桶。
  李植让士兵们在营寨里摆放椅子茶几,招呼洪承畴等人坐了下来。
  洪承畴喝了一口茶,笑道:“今日得见兴国伯的开花弹,十分惊艳,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