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1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一转眼,就有两百多溃兵死在陷阵团的刺刀阵前。
  溃兵们刹那间就被这铁血的陷阵团镇住了,这杀人的效率,比鞑子的大pào还要厉害啊。后面的溃兵哪里还敢冲击虎贲师?溃卒们看到地上的两百多尸体,吓得面无血色。他们仿佛是汹涌的潮水遇到了坚硬的岩石,一个个慌张往两边绕去,顶着鞑子骑兵的压力往两边溃逃。
  洪承畴看到溃兵被李植的虎贲师分开了,知道中军无忧了,长舒了一口气。
  他朝李植拱手一揖,说道:“临阵杀敌,当真还是要倚靠兴国伯的铁军。若不是兴国伯的铁军在此,如今中军已经全部溃败了。”
  李植淡淡说道:“军门过奖了。”
  杨国柱看到溃兵不再冲击中军,才松开了紧紧抓着马缰的手,舒了口气说道:“幸赖兴国伯在此,否则我等只有仓皇逃走了!”
  吴三桂眨巴着眼睛,看着云淡风轻的李植,吸了一口气。吴三桂第一次知道,部队可以在两倍于自己的溃军面前保持昂然斗志,军纪和士气可以达到这种旺盛的程度。吴三桂看向李植的虎贲师大兵,眼睛里闪现出一片热切的光芒。
  吴三桂也是一名武官,何曾不想拥有这样一支铁军。
  不过虽然溃兵不敢冲击中军和虎贲师了,但还是在鞑子的驱赶下往南面溃逃。钟峰看了看那些驱赶溃兵的鞑子骑兵,冷哼了一声,大声喊道:“第三排装弹!”
  令旗招展,把钟峰的命令传了下去。


第0440章 出马
  第三排士兵在军官的叫唤声中收起了刺刀,开始给步qiāng装弹。
  士兵们装好子弹,瞄准了远处的鞑子骑兵。
  渐渐,溃兵从两边冲了过去。在后方驱赶溃兵的鞑子骑兵进入了陷阵团的shè程。这些鞑子杀砍明军溃兵杀上了瘾,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进入了步qiāng阵前的死亡禁区。
  钟峰一挥手,一千三百挺步qiāng朝鞑子骑兵shè击了。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响起,一千多发子弹向五百名鞑子骑兵shè去。刚才还驱逐着几万人,貌似强大的骑兵,在步qiāng子弹面前像是婴儿一样脆弱。子弹无情地shè进了鞑子骑兵的身体中,血箭在伤口下面的血ròu中冒了出来,从被子弹打穿的盔甲上喷了出去。
  鞑子骑兵像是在马上被点了名,一个个失声惨叫,翻倒于马下。
  只一次齐shè,五百骑兵就被打死了四百多。
  还活着的骑兵被吓得抱头鼠窜,哪里还敢追逐溃兵?他们调转马头,飞快地朝营寨内逃去。
  刚才骑兵们冲出营寨时候,营寨里的鞑子步甲兵扛着两个木桥出来,所以现在壕沟上有两个木桥可以通行。侥幸没被步qiāng打死的几十名鞑子骑兵从木桥上骑回了营寨,再不敢出来。
  没有了鞑子骑兵的追逐,溃逃的明军渐渐没有那么慌张了。虽然还是溃不成军,但他们逃跑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洪承畴见李植的火铳兵shè杀了鞑子骑兵,溃兵后面没有追兵了,放下心来。他派出士兵出去收拢残兵,估计花上一些时间,就能把三万溃兵全部收回,重新编制。
  不过他转身看了看前面的清军营寨,又叹了口气。
  杨国柱拱手说道:“军门,清军的营寨防守如此严密,我们大军怕是难以攻下。”
  王朴说道:“督臣,硬攻清军的营寨怕是不可能,如今之际,只能断其粮草,围困营寨之外,以时日和鞑子久耗了。”
  吴三桂沉吟片刻,说道:“若是我大军耗在这里,被两万清军拦住,恐怕朝廷不会同意。十三万兵马援锦州,每日消耗的兵饷粮草无数,朝廷也支撑不了太久。”
  听到吴三桂的话,洪承畴陷入了沉思。
  如今三万大军已经被打溃,即便收拢回来也无力再攻打营寨。而清军仅损失了几百骑兵,防御营寨仍有余力。看起来,强攻营寨已经不可能。而围困清军的办法,似乎又不可取。朝廷筹措粮草军饷十分艰难,战事拖长了的话,天子根本没钱供养大军。
  洪承畴吸了口气,有些进退两难。
  王朴和杨国柱都是摇头叹息,一时间众将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李植看到众将的无奈,笑了笑。
  洪承畴见到李植的笑容,有些惊讶,问道:“兴国伯何以如此轻松?如今能战的只剩下兴国伯的虎贲师和一万中军,莫非兴国伯有破敌良策?”
  李植笑道:“督臣,我率麾下一万五千人攻寨,五日之内,必将此寨击破!”
  洪承畴愣了愣,半天才反应过来,脸上渐渐映出一副笑容出来。他抓着李植的手,问道:“兴国伯此战,真有破敌的把握?”
  王朴大声说道:“兴国伯,此寨防御严密,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击破的!”
  李植淡淡说道:“五天是保守估计,估计三天之内,鞑子就要弃寨而逃。”
  王朴听到李植的话,被咽得说不出话来。
  杨国柱、吴三桂和其他的副将、参将们,都是面露疑惑之色,似乎不太相信李植的话。毕竟这些天众人忙碌了这么久做攻寨器械,早上攻打营寨却大溃败,清军的强悍是摆在那里的。李植的兵马虽强,难道还真的无坚不摧?
  虎贲师的大兵就不是血ròu做的?
  李植拱手说道:“督臣放心,我这便组织兵马攻打营寨。”
  吴三桂愣道:“兴国伯不要制作攻寨器械?”
  李植笑道:“我虎贲师装备精良,何需制作那些攻寨器械?”
  听到李植的话,吴三桂有些说不出话来。吴三桂不相信李植真的三天之内能打跑鞑子,但兴国伯的威名和权势摆在那里,吴三桂却不敢当面质疑。他一拱手,不再多说。
  洪承畴大声说道:“我便在此观看兴国伯破寨!”
  李植一甩披风,便离开了洪承畴的中军,往虎贲师骑去。
  到了虎贲师,李植召来了三个团长和一个代理团长,笑道:“该我们攻寨了!”
  选锋团代理团长薛三库搓了搓手,笑道:“看那群饭桶在那里乱搞七、八天了,当真是看不下去了。终于轮到我们攻寨了,让这些饭桶看看虎贲师是怎么打仗的。”
  李植点头说道:“薛三库,把你的七十门重pào架起来,让清军尝尝pào弹的滋味。”
  薛三库大声唱诺,便去组织pào车了。
  这一次李植出征,带了四千名选锋团士兵出征。这四千名老兵有二千五百名是骑兵,还有一千五百名是pào兵。李植带出来的大pào,有十八磅重pào七十门,六磅小pào八十门,火力十分强劲。
  清军学习李植组建火器军队,也学李植模样装备小型红夷大pào。清军却不知道李植之所以只装备小型pào,是因为那时候对手几乎没有火pào,靠小型火pào就能形成压倒xìng优势。然而如果双方都有大pào对轰,就要看谁的火pào大了。
  在shè程三里的重pào面前,清军的十几门小pào只有挨打的份。
  李植的十八磅重pào每门重三千二百斤,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