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0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0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整个队伍的崩溃。宣府镇和宁远镇的明军也变成了溃军,朝南面的中军处逃来。
  三万人在营寨前狼奔豕突,溃不成军。
  清军见明军大溃败,派了五百骑兵冲了出来,在后面威吓明军。
  洪承畴看着大溃败的明军,脸上发白。想不到三万攻寨明军,仅仅被打死了几百人就崩溃了。两道壕沟上架好的几百座木桥,想来很快就要被鞑子破坏。这几百人,算是白死了。
  这样一支溃兵,光是收拢就要费好大的力气,怎么攻打清军的营寨?
  就是大同镇的士兵不经打,牺牲了百余人就zhà了,带动了全军的溃败。这个王朴是怎么带兵的,这带出来的兵马就这么不堪?洪承畴冷冷看了一眼王朴,恨不得拿鞭子抽他一顿。
  王朴感觉到了洪承畴的不满,吞了口口水,看着前面的溃兵,说不出话来。
  溃逃的明军朝来路奔来,最后竟朝一众将领所在的中军冲来。
  溃兵们看到了身后的五百鞑子铁骑,更加慌张,大声呼嚎:“败了!”
  “鞑子杀出来了!”
  “快逃啊!”
  吴三桂脸上一凛,大喊:“军门!这些溃兵朝中军冲过来了,莫要被他们把中军带垮。”
  洪承畴这才意识到,三万攻寨的溃兵这样笔直冲过来,是会把一万中军带垮的。此时前锋溃败军心不稳,中军的士兵人少。中军士兵如果被人多的溃兵一冲一喊,极有可能觉得此战有败无胜,跟着溃兵一起哄散开来。
  如果中军也溃了,那这四万溃兵当真要被清军骑兵追杀几十里,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
  洪承畴脸上一白,大声喊道:“吹号角,鼓舞士气。”
  王朴慌张说道:“军门,此时吹号角有什么用,溃军就要冲过来了。”
  洪承畴怒视王朴,气得说不出话来。
  杨国柱快步牵着洪承畴的军马跑了过来,大声说道:“军门,你先策马离开避一避,莫要被清军骑兵趁乱钻了空子。等溃兵收拢了,军门再回来坐镇!”
  洪承畴看着杨国柱,身子发抖。他实在想不到,这攻寨之战会打成这样。这样的溃兵被五百清军骑兵追杀一阵,要死多少人?两千?三千?就算到时候能把溃兵收拢,士气也全失了。
  这仗怎么会打成这个样子?这清军用火器防守的营寨这么强?
  关键时刻,一直在一边默然不语的李植终于开口了。
  “军门,把中军退下来,让我的虎贲师顶上去。”


第0439章 溃军
  洪承畴听到李植的话,惊喜地看着李植。
  “兴国伯的兵马能顶得住?”
  李植说道:“这等小场面,我的虎贲师当然顶得住。军门赶紧把中军往后撤吧,撤到虎贲师的后面。”
  吴三桂没见识过虎贲师的战斗力,有些不相信地看着李植,想说什么,又不好说出口。憋了半天,吴三桂说道:“军门,不如骑在马上指挥。万一溃兵冲过来,在马上可以立即躲避。”
  显然,吴三桂还是担心李植的兵马被溃兵冲垮。
  洪承畴没有回答吴三桂的话。他看了看李植,咬了咬牙,一挥手说道:“中军一万人退下去,让虎贲师上来。”
  令旗招展,中军一万人退了下去,把一万五千人的虎贲师让到了阵前。
  虎贲师走到了中军前面,陷阵团则列在队伍虎贲师最前面。团长钟峰看着越来越近的溃兵,冷哼了一声:“乌合之众!”
  钟峰一挥手,“上刺刀!”
  四千陷阵团士兵给步qiāng装上了刺刀,将步qiāng举在了手上。阵前一下子刀锋闪闪,阳光shè在刀锋上反shè回来,映出一片青锋冷光。陷阵团的大兵们排成正面一千多米的三排刺刀阵,准备迎接溃兵的冲击。
  在五百鞑子骑兵不紧不慢的追逐下,三万溃兵像是三万头野兽,朝这边冲了过来。
  鞑子的骑兵深谙追逐溃兵的手法,既不能逼得太紧,也不能离得太远。要保持一定的压力让溃兵害怕,又不能让溃兵觉得必死无疑回头反抗。鞑子骑兵都是百战的老兵,娴熟于这种追杀的技巧。
  他们像是赶羊的牧民,在溃兵的外围挥刀驱赶,把那些跑得慢的溃兵斩于马下,吓得其他溃兵张皇逃窜,直直朝虎贲师的方向冲来。
  鞑子要干的,就是驱逐溃兵冲击明军中军,把全部明军冲垮。
  不过虎贲师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冲垮的。
  陷阵团阵中,钟峰大喊:“冲阵者,斩!”
  四千大兵齐声高喊:“冲阵者,斩!”
  溃兵冲到陷阵团阵前,看到这边杀气腾腾,有些慌张起来。他们看着那闪着寒光的刺刀阵,有些害怕。一些胆小的,调头往两边逃去,想绕过这杀神一般的陷阵团大兵。
  但还有一些明兵被鞑子骑兵吓怕了,害怕往两边绕路会被鞑子骑兵砍杀,便直直往陷阵团的刺刀阵上撞过来。他们希望陷阵团和他们一起溃下去,免得自己被陷阵团攻击,就一边冲一边喊:“败了,快逃啊!”
  “鞑子杀过来了,快逃啊!”
  一些明军甚至朝陷阵团挥舞武器,想要吓垮陷阵团的士兵。
  若是一般的明军,看到前面的兵马溃败了,被溃兵这样喊几句,也会立即就失去斗志。士兵们会感觉仗打败了,再不逃会被敌军杀死,会被挟裹着往后面逃。即便是善战的清军,当初在青山口被李植击溃前锋,未参战的后军也是被挟裹着大崩溃,一溃几十里。
  但是虎贲师不同,虎贲师根本就是瞧不起其他明军,不会因为名明军崩溃就觉得打败仗了。
  看着前面三万友军垮下来,陷阵团的大兵却丝毫未受到影响,士气旺盛完整。在虎贲师大兵的眼里,其他的明军和虎贲师的大兵是两种物种。只要兴国伯李植的大旗还立在阵前,虎贲师的士兵就不会崩溃败逃。
  距离一百米,五十米,二十米,溃兵眼看就要撞上陷阵团的刺刀阵。
  钟峰大声喊道:“杀!”
  陷阵团的号角吹响,前排一千多名陷阵团士兵开始杀人了。他们看准了冲过来的溃兵,往前大跨一步,手上的刺刀狠狠往前面刺去。
  虎贲师的士兵们每日都进行cāo练。除了cāo练打靶外,就练野外行军和刺刀格斗。陷阵团的士兵都是入营一年以上的老兵了,刺刀搏杀技能几乎天天练,十分的纯熟。此时千军齐齐向前刺去,刺得又准又狠,只把溃兵当敌人,专门拣要害处刺去。
  每天练兵的效果,和几天一练的明军有天壤之别。那森森刺刀刺过去,溃下来的明军根本躲不开。
  溃兵身上有些穿着绵甲,有些只有一件鸳鸯战袄,哪里顶得住刺刀的突刺。只听到一片惨叫声响起,刺刀刺进了溃兵的心脏、咽喉和胸腹。
  陷阵团士兵一刺后立即收qiāng,将刺刀从伤口里拔了出来。
  刀锋一收,鲜血便随着刀锋狂飚出来。一条条怯懦的生命,便在这简单的几个动作下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