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0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0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入塞劫掠也变成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入塞的清军每一次,都被李植打得损失惨重。
  杜度实在不想再见到李植,见到这个让自己害怕的人。
  然而这次皇上调集大军围困锦州,摆出了要和明军决战的架势。既然是决战,自然就免不了要对阵李植。满清的贵族们,都已经有了再次和李植大战的觉悟。
  皇上为了对付李植而练出的三万火铳手,也有一万名在杜度麾下,守卫在这个笔架山的营寨中。
  杜度心里发虚,脸上发白,可又找不到退兵的理由。如果据寨守卫,有一万火铳手还守不住,那这场决战怎么打?
  杜度他不愿意在汉将面前表露出对李植的畏惧,那样会让汉军旗的汉人发现满人的虚弱。他装作轻松地哈哈笑了一声,说道:“当初李植一万人用这样的营寨顶住了多尔衮七万人的进攻,如今我们学会了他的建寨手法,守兵有两万人,何惧五万明军?”
  蒙古正白旗旗主伊拜咬牙看了看明军的旗帜,说道:“贝勒爷,那可是李植啊。听说他如今有大军两万人……”
  听到两万人这个数字时候,杜度脸上又是一白。
  其他的明军,在杜度眼里都不值一提。可怕的是李植的兵马。不知道李植的两万兵马来了多少。若是李植的虎贲师全来了,自己的两万人守这个营寨能不能守住?
  想起那时李植军百pào齐发的景象,杜度心里颤了一下。
  然而此时不能不战而退。事到如今,只能相信皇上的火铳兵,相信这些汉军旗火铳手能顶住李植的兵马了。
  杜度仿佛是给自己壮胆,大声说道:“我们有一万火铳手,守寨绰绰有余。李植便是两万人全来,也不需要害怕他!”
  伊拜和八旗蒙古镶红旗旗主布颜代对视了一眼,眼睛里都有些不安。
  杜度大声喝道:“石廷柱,你的火铳兵练得如何了?”
  石廷柱暗道这是杜度第七次问这个问题了,杜度似乎对这场战事很没底啊。但石廷柱脸上不敢表现出丝毫的异样,跪在地上说道:“回贝勒爷,两白旗的火铳兵打七十步外的靶子,十发可以中九发。”
  杜度点了点头,说道:“如此便好,那便没什么可以担心的了。”
  一挥手,杜度说道:“把红夷大pào推到pào位去,准备迎敌。”


第0438章 红夷大pào
  一月三十日,洪承畴麾下四万明军开始攻打清军营寨。
  明军做好了大大小小的木盾车五百多具,木桥一千多架。王朴、杨国柱和吴三桂麾下的三万人抬着这些器具,朝清军营寨的壕沟走去。
  走在前面的是明军的木桥。木桥的下面还挂着一圈木板做成的木盾,可以防火铳shè击。
  清军的火铳shè程只有一百米,所以那些壕沟都挖在营寨寨墙一百米内。不过清军的轻型红夷大pào却能shè一里。在明军抬着沉重的攻寨兵器慢慢挪动,距离壕沟一百步时候,营寨中的十几门大pào开火了。
  只听到轰隆隆一片pào响,清军的火pào吐出火舌,将几斤重的pào弹shè向目标巨大的木桥。只一轮齐shè,就有八架木桥被打烂。pào弹把木桥下面那一圈木盾打成了稀烂,shè进了木桥下面的明军队列中。
  碎ròu和鲜血顿时飞洒出来,这八架木桥下面的明军刹那间就被打死了几十人,顿时被打怕了。一百多人丢下木桥朝来路跑去,一身的血。
  看到清军的火pào威力,洪承畴和杨国柱对视了一眼,十分的惊讶。
  想不到清军的红夷大pào这么犀利。这样看下来,想在壕沟上架满木桥,要付出不小的伤亡。
  比起清军的红夷大pào,洪承畴军中只有弗朗机pào三十多门。这些弗朗机pào只能打两、三百米,一般是用来发shè散子pào的,没法和躲在pào座后面的清军对轰。
  王朴看到自己的士兵被清军的大pào打中,十分的心疼。他转头看了看李植的兵马,朝洪承畴说道:“军门,让兴国伯的pào兵上去,打掉清军的火pào再冲阵吧!”
  洪承畴捏着胡须,皱眉不语,没有回答王朴的请求。
  战场正面,清军的红夷大pào还在shè击。
  木桥推进到第一道壕沟时候,已经被清军的大pào打了三轮。起码有三十架木桥被打溃,几百名军溃了下去。没有受到攻击的明军将三百辆木桥安放在第一道壕沟上,退了下去。
  后面的木桥跨过第一道壕沟,往前面第二道壕沟走去。
  但是他们才走了十几步,清军的大pào又开始shè击了。
  这一次,清军使用的是散子pào。
  十七门大pàoshè出的散子pào形成了一片弹幕,shè进了几十米外的木桥。木桥下面那些木板做的木盾可以防住火铳手的子弹,但根本防不住散子pào的弹丸。密密麻麻的木桥变成了散子pào最好的目标,一扫一大片。
  惨叫声同时从几十台木桥下面发出,起码有三十多架木桥被散子pào轰到。一旦被散子pào的弹丸shè中,就是一穿两个洞,刹那间就要丢掉xìng命。木桥前排的两、三层士兵刹那间就被打穿,惨死在战场上。
  明军高涨的士气猛遭重击,士兵们胆战心惊,上千架木桥停在了第一道壕沟和第二道壕沟之间,进退失据。
  洪承畴看着前方的战况,脸上十分凝重。想了想,他挥手说道:“吹号角!”
  明军中军吹响了催促士兵前进的号角。前方的士兵听到号角声,知道没法撤下去,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第二道壕沟被放下木桥,后面的明军跨了过去。
  清军的红夷大pào,再次开火了。
  又是一片散子pào横扫,木桥下面的木盾像是纸糊的一样被弹丸撕开。木盾后棉的血ròu之躯暴露在铁弹丸前面,脆弱的躯体被活活洞穿。弹丸在ròu体里笔直突刺,从前面刺进去从后面刺出来,又冲向下一具躯体。
  血液像是喷泉一样溅shè出来,把那拥挤的木桥内部喷得满是血污。
  这样一边倒屠杀的战斗,极为考验攻寨一方的心里素质。没有铁血的军纪,是无法承受这样惨重的伤亡的。
  两轮散子pào轰击后,王朴的兵马率先崩溃了。
  大同镇官兵那因为兴国伯到来而高涨的士气,被消磨殆尽。兴国伯来了明军该打胜仗抢战功的,怎么场面变成了这样冲上去被大pào屠杀?这大pào响一次,就是一百多人死在pào火前面,这是打仗?
  大同镇的一万架桥兵扔下了木桥,撒腿往来路跑去,只想离这可怕的清军营寨远一些。营寨里的清军得到这个机会,瞄准了那些逃跑的明军开始shè击。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响起,无数逃跑的明军倒在qiāng声下。
  还活着的明军更加慌张,一边逃跑一边大声嚎叫。
  “打败了,快逃啊!”
  “鞑子杀出来了,快逃啊!”
  后面举着木桥和推着木盾车的明军见前面的明军溃下来,也丢下攻寨器械,跟着溃军往后逃去。大同镇一万人的溃逃,很快就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