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0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0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宁远和塔山之间的道路后,我十一万大军就能齐聚塔山,肃清宁锦之间的全部道路。”
  “肃清道路后,我军步步为营,发兵锦州支援祖大寿。”
  李植见自己一到宁远洪承畴就发兵,以为洪承畴这是等着自己上战场杀敌。他想了想,不等洪承畴点将就拱手说道:“督臣高见。我部火pào众多,愿为前锋,攻打东奴的营寨。”
  洪承畴听到李植这话,抚须说道:“兴国伯骁勇敢战,实在是国家栋梁。只是虎贲师跋涉而来,旅途疲惫,不适合立即投入作战。本督愿意将兴国伯兵马布置在后方押阵,监督前面的兵马。若是遇到临阵脱逃的兵士,兴国伯的兵马发铳shè杀之,可以稳军心。”
  李植愣了愣,没想到洪承畴居然不用自己。
  自己大军一到,明军士气大振。按照正常的逻辑,显然自己应该作为主力使用,打出声威带动全军。然而洪承畴却把自己布置在后面押阵,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洪承畴要雪藏自己的虎贲师?
  帐中的众将也十分疑惑,杨国柱十分耿直,赶紧拱手说道:“军门,兴国伯兵强马壮,是大军之中坚力量。督战之事,虽然也重要,但随便哪部兵马都可以做。若是让兴国伯兵马督战,未免大材小用,让大军失了锋芒。”
  王朴一挥手,说道:“督臣,某愿意以麾下四千兵马督战,替换出兴国伯一万五千人上阵杀奴。”
  吴三桂心机倒是深沉些,他看着洪承畴,眼睛里有些疑惑,但没有多说。
  洪承畴看着帐中诸将,淡淡说道:“兴国伯是我大军之魂,不能轻用。此番我五万余人攻打二万清军的营寨,大胜可期,不需兴国伯动手。以后若是小战弱敌,兴国伯兵马都应坐镇后方。若是大战强敌,兴国伯兵马方才上阵。”
  听到这话,众将都沉默了。
  洪承畴的意思,是要把所有容易立功的机会,让给其他诸将。而把难啃的硬骨头,jiāo给李植去打。李植要做最苦最累的活,赚最少的功勋。
  洪承畴这是和李植有仇?
  众将心里嘀咕,这样的安排当然对自己有利。有李植的兵马坐镇,明军士气高涨,已经可以和清军野战厮杀。打弱敌抢战功的事情李植又不准参与,战功岂不是全落入自己这些武将囊中。而万一碰到强敌,坐镇后方的李植又会被调出来迎敌,大军没有势弱崩溃的危险。
  这当然是好事。
  只是这样的安排,对李植来说是不是太苛刻,李植会同意?
  李植听到洪承畴的话,脸上也是十分难看。
  这把自己当成什么了?抢战功你上,打硬仗我来,这是欺负自己好说话么?自己和洪承畴没有过节啊?而且以洪承畴的xìng格,他处处把自己高高捧起,不太可能定下这么针对自己的战略吧?他不怕把自己惹急了挥袖而去,大军走了主力萎靡不振?
  李植和郑开成等人对视了一眼,眼睛里满是疑虑。
  而且洪承畴也没有动机做这样的事情啊。无论是自己立功还是其他武将立功,他洪承畴都有运筹帷幄之功。上次自己擅自去青山口孤军作战,最后洪承畴还是得了指挥的功劳,升为太子太师。自己这一次只要在宁锦立功,洪承畴也会得到升赏。
  这样压制自己,不让自己立功的战略,不可能出自洪承畴之手。
  谁怕自己立功呢?又能影响洪承畴的战略呢?
  李植假装发怒,一拍椅子说道:“军门如此安排,本伯就不战了!”
  听到这句话,洪承畴一下子脸上发白。他慌张地站了起来,赔着笑拱手说道:“兴国伯何出此言?这些以多敌少的小功,兴国伯不取又有什么?以兴国伯今日的身份,当然是要在硬仗中立功,才显英雄本色。”
  李植看着慌张失措却不敢改口的洪承畴,确定了这战略一定不是洪承畴定下的。洪承畴背后,必有不能说的无奈。
  洪承畴贵为太子太师,能让洪承畴这样无奈的,只能是天子朱由检了。
  这些年自己步步进逼,如今已经控制整个天津。自己在各地杀士绅杀官员,十分跋扈,显然天子是不愿意看到自己更进一步的。
  既要让自己来宁锦,确保锦州大战的万无一失。又不到关键时候不让自己上阵,尽量不让自己立功。
  天子打得一手好算盘!


第0436章 营寨
  李植静静看着洪承畴,许久没有说话。
  洪承畴有些紧张,看着李植说道:“兴国伯麾下不世强兵,正该在关键时刻才拔出利剑给予东奴雷霆一击。如果处处使用,却有兵老师疲之忧。”
  李植笑了笑,没有说破洪承畴的心思。他站起来看了看地图,问道:“我听说鞑子练了几万火铳兵,在这营寨中,可有火铳兵?”
  洪承畴点头说道:“二万清兵中有一万火铳兵,还有小型红夷大pào十几门。”
  李植围着地图走了一圈,笑道:“这营寨肯定挖有护寨沟渠,里面筑有土墙。”
  吴三桂愣了愣,说道:“兴国伯说得没错,这营寨外面挖有沟渠,营寨边上建有土墙,土墙上面还有木棚防雨。”
  李植点了点头,知道鞑子这是把自己在青山口建造的营寨学去了。他笑道:“好,本伯便在后方督战,看各位的兵马在前方攻城拔寨!”
  洪承畴听到这话大喜过望,扶着李植的肩膀说道:“兴国伯深明大义,当真是国家栋梁。”
  他转身朝其他将领一挥手,大声说道:“诸位这就回去整军,明日一早我大军尽出,攻打东奴的营寨!”
  诸将大声唱诺,各自退出了大帐。
  李植也离开了,带领几个团长往自己的营寨中骑去。
  骑到半路,郑开成说道:“伯爷,洪承畴分明是把我们当苦主来用,攻坚要我们上,争功让我们下。这算什么?”
  李老四也疑惑说道:“东家,洪承畴如此对待我们,东家怎么不据理力争?实在不行,我们便回天津去,不打了!”
  李植笑道:“这不是洪承畴的主意,这是上面人的意思。我看洪承畴十分听从上面人,不会轻易改弦更张。如果我们现在和洪承畴吵起来,到时候弄个将帅不和,这场决战出了一点茬漏就是我们的责任。”
  郑开成问道:“伯爷的意思是?”
  李植笑道:“洪承畴仗着他有四万兵马,不把两万人的鞑子营寨放在眼里。他却不知道,鞑子把我们在青山口筑的营寨都学去了,以火器守寨,这营寨不是那么好攻打的。既然洪承畴怕我们上去抢功,就让他们在前面吃些苦头,见识见识什么叫热武器吧。”
  钟峰听到这里,哈哈大笑。
  郑开成拱手说道:“伯爷高明!”
  ……
  第二天,众军拔寨出征,往东北方向攻去。洪承畴治军谨慎,一路放出无数斥候,仔细侦查周围的情况,花了三天才走到鞑子扎营的笔架山。
  到了笔架山,四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