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0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0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时在洪承畴身后的总兵有大同总兵王朴、宣府总兵杨国柱、宁远总兵吴三桂。尤其是吴三桂,从未见过李植的兵马,此时他见兴国伯大军的装备如此精良,看得瞠目结舌,赞叹连连。
  李植的大pào、火铳和铠甲,还有那些被步兵当作骑行工具的军马,随便哪一样拿出来装备某一支部队,都能让这支部队立即变成铁血强军。而这些东西居然同时武装在一支部队身上,这是多华丽的一支兵马?
  也只有兴国伯这样的兵马,才能南灭流贼北据鞑虏,立下赫赫战功。
  终于,前面出现了李植的中军旗帜,洪承畴率领麾下三名总兵,快步迎了上去。
  看到了马上的李植,洪承畴拱手说道:“兴国伯一路北来,路上跋涉辛苦了!”
  李植翻身下马,拱手说道:“为国效力,何敢言苦?倒是李植来迟,让督臣等候了。”
  洪承畴拉着李植的手说道:“听闻兴国伯这个月忙于在山东发报纸,如今如何?”
  “已经顺利发行!”
  洪承畴极会做人,他现在的荣辱生死都在锦州大战的结果上,所以他不似其他文官那样排斥李植的报纸,倒摆出了和李植同心的姿态。听到李植的话,他哈哈大笑,说道:“如此便好。等兴国伯在辽西杀退东奴,便万事无忧了。”
  见洪承畴这么会说话,李植也哈哈大笑,场面一时十分融洽。
  杨国柱走了上来,大声说道:“兴国伯多年未见,兵马更盛于当初了!”
  李植看到曾经和自己一起随卢象升战斗的杨国柱,点头说道:“镇朔将军依旧矍铄,只是卢督臣已经不在了。”
  杨国柱拱手说道:“多亏了兴国伯在天子面前仗义执言,卢督臣方才受到朝廷优恤,我等更被天子免了丧师之罪。”
  两人唏嘘了一阵,大同总兵王朴站了出来,哈哈大笑说道:“三年前某在京畿和兴国伯一起杀奴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今日我们支援锦州,若是能再杀一些鞑子,便是为卢督臣再报了一笔仇。”
  王朴极会说话,一下子就把李植和杨国柱的话题转到当下的战局上去了。
  李植点了点头,拱手朝洪承畴说道:“督臣,既然大军已经齐集,我等便入中军大帐中,商议如何退敌吧!”
  洪承畴点头说道:“兴国伯所言极是,我们便到中军议兵。”
  众人跨上战马,李植和洪承畴并辔而行,往洪承畴的营帐走去。
  一路上路过各军营寨,各军的传令兵便快马冲进营寨中大声喊叫,把兴国伯兵马已经到达宁远的消息传播出去。各营寨里的各镇士兵听到这个消息,都是士气大振。
  鞑子此次大军南下挑战明军,是准备和明军决战。明军这些年哪里曾和鞑子决战过?每一次都是见到鞑子就跑,根本不敢战,明军士兵对这一战的胜负十分担忧。
  但是既然兴国伯来了,形势就不一样了。
  李植在范家庄、青山口大败清军的故事,已经随着说书人和戏班子的演绎传遍了全国,天下谁人不知道兴国伯?各镇的士兵都已经把李植当成了大明的中流砥柱。此时得知兴国伯大军到来,士兵们对这场大决战胜负的忐忑之心,安定了不少。
  那些营帐靠近营寨边缘的明兵,纷纷挤到营寨边,想看一看兴国伯的兵马是怎样的。等他们看到李植军中那大量装备的火铳、大pào,不由得发出一片片赞叹声。
  李植让薛三库率领兵马去扎营,自己则带着三个团长进入中军大帐,和其他将领一起商议杀奴大计。
  进入大帐中,李植看到大帐里中上首摆着两把并列的大椅子,两把椅子上面各铺着一张熊皮。洪承畴进入帐中,指着其中一把椅子说道:“兴国伯请上座。”
  如今李植身为伯爵,位列勋贵之列,已经不是一般的总兵。洪承畴让李植和自己并列而坐,这是把李植列于和自己分庭抗礼的地位。而其他的将领,议事时候只能站在大帐的两侧。
  洪承畴是个做事老道的人,他久在军旅是个老兵,思考问题的方法和一般的文官大不一样。他知道李植不但是伯爵,而且手握强兵,地位不同。他上来就给李植不一样的待遇,让李植和自己平起平坐,十二分的礼遇。
  他这样礼遇李植,李植反而会和他客气客气,尊重他的指挥权。如果他让李植和其他总兵一样站着,李植不满之下哪里会听从洪承畴的调遣?
  李植心里想了想,知道洪承畴的意思,也不客气,哈哈一笑便坐到了右边的熊皮大椅上。郑开成等几个团长,则站到了李植的身后。
  洪承畴也坐了下去,一挥手,一张大地图被四个亲卫举了出来,铺在了两把大椅前面的地上。地图上画着的,是宁锦防线南北东西的山川地理,城池要塞。
  洪承畴一挥手,朝一个将领一指,说道:“吴三桂,你是本地的镇守,对这里的山川地理最是清楚。你来说说现在的情况!”
  李植听到吴三桂这个大名,心里一震,暗道这便是历史上的大汉jiān啊。他抬头一看,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将领走了出来。这个将领身穿白漆鳞甲,背披大红披风,头上戴着一顶凤翅盔,精神抖擞。他生了一个高大的鼻子,眼睛里精光闪闪。
  吴三桂走到地图前面,拱手说道:“末将得令。”


第0435章 算盘
  吴三桂指着地图说道:“我们在宁远,北面六十里是笔架岗,再往北五十里是塔山城。塔山北一百里是杏山城,杏山往北五十里是松山城,再往北五十里是锦州城。锦州在宁远北面三百里。”
  “我军原有四万援军集结在宁远,另有六万人在塔山,二万人在杏山,一万人在松山。兴国伯大军到达后,我军在宁远有五万五千人。”
  “虽然我大军兵多,但鞑子猖獗,各地道路并不通畅。在塔山和宁远之间的笔架岗,就有两万奴兵扎寨阻拦我大军进路。虽然我们仍可以通过海路联络塔山,但陆路却被鞑子阻断,大军无法前进。”
  “其他各城之间,也有大量的清军游骑,道路不通。如今我大军守在各城中,虽无被围之虞,却难以集兵解救锦山之围。”
  “清军虽然只有七万人,但气势嚣张。而且宁锦距离辽东不远,鞑子从沈阳随时可以支援,此战胜负难解。我大军的士气,有些低迷。”
  看着地图,李植心里有些惊讶。他原以为十三万明军大兵集结,虽然不一定能打得过清军,但至少也能推进到前线,和鞑子战略对抗。没想到如今十三万大军分散在诸城,只能死守城池,连城外的道路都顾不上。
  鞑子竟如此嚣张!形势竟如此萎靡!
  李植不动声色,朝洪承畴问道:“按督臣的计划,我大军该如何作战?”
  洪承畴抚须说道:“如今兴国伯大军到达,我军士气大涨。此时正应一鼓作气,攻打笔架山的奴军。待我大军打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