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0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0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悬崖的大明还到了朱由检手上。
  虽然朱由检无数次恼怒于李植的跋扈,恼怒于李植的骄纵,但等朱由检冷静下来了,他还是明白:如今的大明已经离不开李植。说李植是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中流砥柱,豪不为过。
  这一次锦州大战,事关大明国运,不容有失。派锦衣卫给李植的“报纸”护驾算什么?即便是亲自去天津求李植,朱由检也要把李植的虎贲师求上战场。
  这些文臣,朱由检这些年看在眼里,对他们是越来越失望。
  他们想要什么?他们不就是想从摇摇yù坠的大明身上,吸取更多的银子出来吗?这些文官不但贪污受贿,不但从各级将领身上接受贿赂,还要掩护各地商贾不纳商税,掩护多产的士绅不纳田赋,把那些斗升小民逼得投贼造反。
  这些文官们也不考虑考虑,如果大明亡了,他们会有好日子过吗?
  鞑子入关,会不收他们的田赋?流贼若是得了天下,会不把他们的家抄了?
  朱由检想着想着,突然愤怒地一拍桌子,大声喝道:“把这哑巴推下去斩了,诛其三族!”


第0432章 拿人
  十二月二十九,李植率领麾下众将跪在总兵府内,接受新到的圣旨。
  宣旨太监高举着圣旨,大声唱颂:“……今遣锦衣卫一千赴山东,助尔推行办报事宜。尔大军切勿再做逗留,诚宜早发宁远……”
  听到这道圣旨,李植狠高兴。李植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大军在山东陷入泥潭。李植暗道锦衣卫是专门的特务机关,搞起侦查、监视起来自然比普通军士拿手。山东进驻一千锦衣卫,想来能够震慑住那些屑小,让他们收拢阻碍《山东日报》的心思。
  李植恭敬爬起来,从宣旨太监手上接过了圣旨。
  那个太监慈眉善目地看着李植,说道:“兴国伯,这几天朝堂上的气氛,啧啧,咱家不敢说啊。圣上此次顶住了满朝文武的压力,派出锦衣卫来为兴国伯推进报纸,兴国伯再不出兵宁远,就说不过去了?”
  李植点头说道:“请公公转告圣上,李植一定不再拖延,会很快从山东把兵马抽回来,发兵宁远,和东奴决一死战。”
  那个宣旨太jiān tīng到李植的这番话,高兴地满面红光。李植终于开口说会尽快发兵宁远了,他回去可以和圣上有个jiāo代了。这个太监想了想,笑着问道:“兴国伯发兵要多久?一个月?”
  李植笑道:“只需半个月,大兵尽出!”
  宣旨太监哈哈大笑,朝李植一拱手:“有了兴国伯这句话,咱家回去就有个jiāo代了。”
  “公公不在总兵府歇息一日?”
  “不歇了,咱家赶着把伯爷的口信带还给天子。”
  宣旨太监毫不停留,带着几个小宦官,欢天喜地地直接回京城了。
  看到宣旨太监出了门,韩金信拱手说道:“伯爷,今天早上快马来报,说因为天子调锦衣卫协助伯爷一事,文官们jiāo章弹劾伯爷。京城中人心浮动,士子聚集街道讽刺天子,骂声一片。”
  李植点头说道:“这一次可把天子逼狠了。”顿了顿,李植说道:“既然天子派锦衣卫来了,山东只留一千虎贲师兵马协助锦衣卫便可,将其余大军全部抽回来,准备出征锦州。”
  李老四拱手答道:“下属得令。”
  想了想,李植说道:“韩金信,你的密卫如今在天津有多少人手?”
  韩金信拱手说道:“有四百余人。”
  李植点头说道:“派三百人到山东去,协助锦衣卫办案。”
  ……
  密卫朱雀堂第一哨的“侦探”尤世仁一脚踢开了济南府城北冯姓缙绅大宅的侧门,带着五个虎贲师大兵冲进了院子里。
  尤世仁这些天多方打听,锁定了这一户冯姓缙绅,知道这家人就是殴打济南府城东读报人的罪魁祸首。此时证据已经拿到,他便带着大兵上门拿人了。
  不过上门拿人,也没有那么简单。院子里的几十名家丁早有准备,手抓刀剑护在正堂前面,似乎要和冲进来的虎贲师大兵拼个鱼死网破。
  正堂前面,冯家的一名子弟大声吼道:“府城里如今只有李贼的大兵十名!我们有三十多人,不怕他!大家齐心协力,保护老爷。”
  众家丁听到这话,纷纷大声吼叫,抓紧了手上的刀剑,似乎随时会冲上来和尤世仁等人拼命。
  那个冯姓子弟见形势有利,大声吼道:“天津的贼兵,我们山东的士人和你们拼了!”
  那些冯家家丁又齐声大吼了一声,气势如虹,挥舞着刀剑往前逼了一步。
  尤世仁和几个虎贲师大兵对视了一眼,暗道这六人打三十人,自己这边可不是对手。情况有些棘手。
  两边正在对峙,一名头戴乌纱帽,身穿飞鱼服,腰佩绣春刀的锦衣卫昂首挺胸走了进了。
  那些手握武器的家丁一看到锦衣卫的这一身行头,就全部愣住了。
  尤世仁等人见状,对视了一眼,纷纷转身朝进来的锦衣卫拱手行礼,仿佛是下属看到了上官。
  锦衣卫王成粱手摁绣春刀刀鞘,走到尤世仁身边大声喝道:“冯家家主yīn谋打击《山东日报》读报人,证据确凿。今日锦衣卫拿人,只抓主犯不问协同。冯家的家丁放下刀剑,既往不咎!”
  听到王成粱的喝叫,那些冯家的家丁脸色发白,齐齐往后退了一步。他们不敢把刀剑对准锦衣卫,手上的武器一个个耷拉下来,有气无力地抵在地上。
  见家丁们还不退下,王成粱大喝一声:“锦衣卫拿人,哪个敢阻拦。尔等速速放下刀剑,本卫不追究你们的不法之举。”
  指挥局面的冯家子弟见形势不妙,大声吼道:“锦衣卫又如何,我们和他们拼了!保护家主!”
  但他的叫嚷显然没有得到家丁们的认可,家丁们互相看了一眼,脸上已经是惨白。拿刀剑和天津的李贼士兵拼命他们不怕,李贼的士兵也是ròu做的,谁赢谁输说不定呢。但拿刀剑反抗锦衣卫,那可是造反,他们实在没有这个胆子。
  王成粱跨上一步,走到冯家家丁面前五步远,手指家丁们大声喝道:“尔等手持刀剑结阵在此,要造反么?”
  冯家的家丁不敢对峙锦衣卫,丢下了武器,轰一声抱头逃窜。
  见家丁被锦衣卫几句话骂散,指挥家丁的冯家子弟一下子面如死灰,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王成粱冷哼了一声,挥手说道:“进屋拿人!”
  宅院里已经没有人反抗,尤世仁等六人冲了上去,进三堂拿住了冯家家主,五花大绑把家主推了出来。
  冯家的家主没想到自己的几十个家丁会做鸟兽散,知道这次老命休矣,垂头丧气地被押了出来。
  尤世仁推着冯家家主往外走,感慨地说道:“这锦衣卫王成粱平日里只知道逛窑子玩雀儿,一点锦衣卫的侦查本事也没有。没想到关键时刻,这飞鱼服一穿出来,还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