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40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0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求着李植。如今哪怕李植违抗圣旨和朱由检讨价还价,甚至擅自赖在山东不出兵,朱由检都发不出火来。
  王承恩见天子又在翻看李植的奏章,拱手说道:“皇爷,李植这是赖在山东不走了啊?”
  朱由检叹了口气,说道:“也不全是。”
  王承恩愣了愣,有些气愤地说道:“皇爷圣明,奴婢不明白,这李植说以到山东发报为条件支援锦州,如今报纸已经发了,他却赖在山东不走。如何也不全是?”
  李植的所作所为,王承恩也看不下去了。
  王承恩当初鼓动天子同意李植在山东发报纸,是相信李植得了这个条件就会立即支援锦州。谁知如今李植得了便宜还要卖乖,不把报纸搞得妥妥当当坚决不出兵。王承恩有些后悔自己为李植说话,开始恼怒于李植迟迟不发兵了。
  不发兵还公然上奏章来倒苦水,自古违抗圣旨者没有这么嚣张的。
  不过事到如今,天子反而没有脾气了。
  朱由检看了看窗户外的皇城,缓缓说道:“李植的大兵一走,山东的报纸发行就要被士绅打翻在地。李植以在山东发报纸为条件支援锦州,如今大军一走,这个好处就拿不住。所谓商贾,一手jiāo钱,一手jiāo货,如今眼看拿不住这烫手的钱,他自然不愿jiāo货。”
  王承恩愣了愣,问道:“皇爷的意思是?”
  朱由检看着窗户,无奈地说道:“事到如今,只有朕出面,为他稳住山东的报纸发行了。”
  王承恩一脸的惊讶,说道:“皇爷如何帮李植发行报纸?”
  朱由检说道:“朕便派一千锦衣卫到山东去,明查暗访,抓捕那些暗中刁难李植报纸的屑小。有这一千锦衣卫坐镇山东,比李植一万多虎贲师驻防更有效。李植再不需要担心报纸被人打砸烧抢了。”
  王承恩想了想,大声说道:“皇爷,此时万万不可啊!”
  “圣上,李植如今是天下士林严重的贼寇,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李植的报纸,就是李植反对士林的宣传急先锋。皇爷若是出动锦衣卫为李植的报纸铺路,天下士林要如何看圣上?”
  “若是士林把天子和李植划为一体,那朝堂上的百官非zhà了不可。恐怕那些文官们要和天子玩命!”
  朱由检吸了口气,缓缓说道:“如今之际,只能让李植的报纸先不要和天下士绅对着干,每天只登载一些各地新闻大事。这样士绅们也不会觉得这报纸这么扎眼。”
  王承恩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说道:“圣上慎重!”
  “事急从权,此事就这么定了,晾那些文官也不过死命上谏,指鼻子骂娘,玩不出新花样出来。”
  王承恩匍匐在地,说不出话来。
  朱由检站了起来,深吸了几口气。“这深宫中的空气,越来越浑浊了,朕真想御驾亲征辽西,出去看一看。”


第0430章 谁君谁臣?
  十二月二十八日的皇极殿早朝上,百官沉默不语。
  昨天,天子要动用锦衣卫为李植报纸护航的消息一出,满朝哗然。朝中诸公义愤填膺,皆言大明朝立朝二百余年,还未曾有如此荒谬之事。
  这几个月,李贼祸害士绅,已经俨然是天下士林之敌。其报纸言论,足以诛心。若不是外患未平,内患滔滔,若不是大明需要李贼的兵马,文官们就算把皇帝架空,也会调集天下兵马征讨李植。若是调二十万大军征讨李贼,李贼的兵马抵得住?李贼的兵马再能打,一个能打十个?
  也就是看在满清重压之下,国家需要李贼抵御外敌,这才捏着鼻子让李贼继续在天津嚣狂。
  李植因为在天津向士绅收税,被天下士子骂为李贼。京城的茶楼和酒馆里去年经常上演的《青山口》,《范家庄斩岳托》的大戏,这几个月也已经没人敢演了。哪个人还敢演这几处戏,要被士人砸了店。
  这一次,天子征调李植支援锦州,李植迟迟不发兵,已经令朝中文武连章攻击了。李植和天子讨价还价,是通过传旨太监口头传话的,文官们不知道其中详情。但此后天子没有催促李植赶赴锦州,而是下了一道莫名其妙的圣旨,允许李植在山东发行报纸。
  此旨一出,京城的舆论就像zhà了锅似的,沸沸扬扬。士绅皆言李植如今是奉旨发报,其势不可当也。
  文官士绅们对天子的评价,也降到了历史最低点。天子哪里还是那个不动声色讨灭魏忠贤的明君?天子已经变成一叶障目,被李贼蒙蔽欺骗的昏君。
  京城的大小茶楼中,没有天津那样的念报人,却有慷慨激昂的读书人,一个个站出来大声叱骂李贼目无朝廷,天子昏庸无道。其用语之尖刻,措辞之激烈,恐怕天子听了要气出毛病来。
  有士子写了一句讽言,派家人用油漆写在京城要道的墙壁上,叫作“不世明君,十四年南面虚坐,看烽火四起;救国良将,十二月催兵连连,忙山东发报!”京城的士人们围在这讽言下面,击节叫好。京城的衙役捕快们,站在一边只敢跟着叫好,没一个人敢去追查这破坏公物的士人。
  这股咒骂天子和李贼的声浪,随着李贼一天天拖着不出兵,随着李植忙着在山东镇压士绅发行报纸,越闹越凶。而到了十二月二十七,随着天子下诏派锦衣卫护卫李植在山东的报纸,这场声浪达到了最高峰。
  天子居然动用皇家力量护卫李贼的报纸,和天下士人为敌。
  士林中人不再痛骂“昏庸天子”了,士子们感觉到骂已经没用了。舆论已经转向,变成了讨论“天子无道,我辈何如?”,“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非君主之天下!”,“天子与天下人为敌,天下人岂能愚忠?”
  这样的氛围下,就算京城的士人举旗造反,恐怕也不会有人感到惊奇。
  二十八日的朝会上,百余文官铁青着脸步入皇极殿。与其说是百官拜倒在殿中向天子奏明事情,倒不如说是一百多士林诸贤和天子对峙在皇极殿上。其气氛之沉闷,前所未有。
  鸿胪寺官员鸣鞭唱道:“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但半天,都没有一个文官说话。文官们端着牙牌站在那里,一个个默然不语,却又似乎随时可以bào发。
  朱由检不知道该宣布退朝还是继续等文官们bào发,一时竟有些紧张。
  许久,才有一个礼部侍郎许四青走了出来。他走到殿中,脸上僵硬,突然大声说道:“许四青有三事不明?”
  天子朱由检见终于有人说话了,忽略了这个许四青的无礼,好言说道:“何事不明?”
  许四青大声说道:“臣不明者有三!其一,何以大明中流砥柱,视锦州十万东奴围城不援?天子从前见人便说,李植是中流砥柱。如今锦州有警,天子发诏调兵,李植身为中流砥柱,何以不救不援?”
  朱由检听了这话,点了点头。
  李植身为大明天津总兵,兴国伯,在朝廷征调下